老鴰柿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3日】初冬的時候,我們一行人到豫西鄉間去。

那是伏牛山的深處,山崗起起伏伏的,山上的樹都凋盡了葉子,看上去灰濛濛的。在山腳下,我們見到了許多柿樹。那些柿有的勁幹虯枝,有幾個人合抱那麼粗,有的是掛果沒有幾年的新樹,樹幹泛著灰綠,樹不粗,也不高。

令我們感到奇怪的是,每一棵樹的頂梢,都有五六個又紅又大的柿子,不管那棵樹是參天高大的古柿樹,還是並不高大的新樹,在落光了葉子的樹上,那些鮮紅的柿果就像一個個高挑的紅燈籠,紅得鮮豔而炫目。

有人說,可能每棵柿樹就結了那麼五六個柿子,這裏的農民還沒有來得及採摘。有人說,肯定是這裏的人太笨,他們不敢爬到樹的頂梢去摘柿子,所以低處枝上的他們已全部摘下,而頂梢的那五六個柿子就留了下來。我們都贊同第二種說法。

後來,我們在一個山腳下遇到一位打柴的老農,為了驗證我們的結論,我們紛紛擁上前去對那位老農說:「是不是每棵樹每年只能結三五個柿子呢?」老農笑著搖搖頭說:「怎麼會只結三五個呢?」一棵樹要結上許多的。我們又吞吞吐吐地問:「是不是因為頂梢太高太危險,人們不敢爬到頂梢去,所以每棵柿樹頂梢的幾個柿子現在還留著?」老農淡淡地說:「我們故意留下的。」

老農笑著說:「人們勞作了一年,收穫了小麥、大豆、玉米甚麼的,可以安心在家有吃有喝過冬天的生活了,而那些鳥兒也忙了一年了,大雪封了山,封了地,它們吃甚麼?這是俺們留給鳥兒們的果實,也是俺們這地方的風俗,如果誰要把樹上的柿子摘光了,那大家就會瞧不起他,怎麼和鳥兒爭東西吃呢?」

我們一聽,全愣了,老農看了一眼我們說:「樹上留的柿子,我們叫它『老鴰柿』。」

不是摘不到,而是故意留下給鳥兒們吃的,想想我們剛才的匆忙猜測,想想我們給這裏人下的「笨」字結論,我們的臉全紅了。

眼睛看到的,並不一定就是真實的。有許多時候,許多東西需要我們透過心靈去察看。◇(選自《明慧週報》副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