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一個人是搞政治嗎?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昨天給父親打電話,談到了九評和退黨。父親似乎是很敏感,說了一句,搞好自己的技術就可以了,不用研究這麼多政治的事情,如果能留在國外,將來也不要回來,這些事和你們也沒甚麼關係。

突然感覺心裏很有感慨。其實從小我就不喜歡政治,父親成分不好,受了很嚴重的迫害,雖然成績很好也不能上大學,交往了很多年的女朋友為了參軍和他分手了。我真的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樣承受這麼大的打擊的。在長輩的教育下,我從小也對共產黨沒有甚麼好印象,只知道共產黨沒幹過甚麼好事,政治書上說的為人民服務都是騙人的鬼話。但是我從來不和別人探討這方面的問題,因為父母一再警告我。去北京上學前,家人和親戚都告訴我,到了北京,千萬別談政治,別像89的學生那樣……他們只是說,好好學習,將來出國,出去了就別回來了。我從小就很乖,就這樣,順著長輩的意思,一直到現在,我已經在國外幾年了。

也許是父母沒有叮囑我,到了外國千萬別談政治。不知不覺,我開始經常讀大紀元,經常關心國內的各種動態,非典疫情,法輪功,香港23條,九評共產黨,並不時向家裏彙報一番。好像現在不知不覺,又觸動了他們的敏感神經。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像我家裏人這樣的想法,但是數量應該也不會少。普遍的想法是,在中國不敢談政治,到了外國,覺得中國的情況和自己沒有關係了,也就不用了解了。

其實父母只是告訴我要出國,出去了就別回來,但是他們很少談及為甚麼要這樣。我只知道共產黨不好,但是不清楚他們到底為甚麼要殺人,他們以後會不會突然變好,不再殺人。我也知道外國的政府不是像共產黨那樣,但是不清楚為甚麼,他們將來會不會像共產黨那樣。其實很多父母都不願談及自己所受的迫害,也許是因為害怕中共再來一次文革,把他們這些話又作為罪證;也許是不願再傷害自己,很多經歷回憶起來都是很痛苦的;也許是希望孩子們都快樂的成長,不願談及這些事情傷害幼小的心靈,或引起他們的激烈反應。漸漸的,這些年輕的孩子們很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父母的經歷。他們對共產黨產生了各種各樣的幻想,以至於89的時候,中共用機關槍和坦克才使他們清醒起來,明白過來。歷史僅僅是在重演而已。如果父母能用語言、文字使自己的孩子們就清醒的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我們就不需要付出鮮血和年輕的生命。

給你愛的人都讀九評吧。這不是搞政治,而是因為你真的關心他,希望他不再受到傷害,將來的某一天他會發現這對他的生命是很大的一筆財富。誰能說愛一個人是搞政治呢?(原載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