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罪之有?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日】

千古一度說新生,暴雨來時帶狂風;
兄弟姐妹同患難,同舟共濟五年燈。
大慈大悲善為根,榮辱忘懷淡漠生;
良言相勸「真善忍」,助師普度濟蒼生。

我是2001年冬天離開山西太原市新店勞教所的,記得那天很冷,直到傍晚才放我和另一位同修出來。踏著晦陰的天氣,我們在尖草坪洒淚而別,心情有些複雜,家人也很冷淡,更不用說世人對我們的不解,就連上二年級的小女兒對我都另眼相看。小女說:「你是好人,為甚麼還把你抓到牢裏。」在她腦海裏牢裏只是關壞人的地方,爸爸被關進去了,那爸爸肯定是壞人。我長嘆一聲:「娃娃呀,你沒聽過一首民謠嗎?說你有罪就有罪,沒罪也有罪,說你沒罪就沒罪,有罪也沒罪。」現在有罪沒罪可不是按好人壞人劃分,也不是按犯不犯法劃分,爸爸不就是為法輪大法說了句公道話嗎?現在是一說實話就有罪,就犯法;只要不說實話,想咋胡說咋胡說,沒有罪、不犯法。我說完這些後又覺得有些不妥,小孩幼小的心如何理解和承受這些呢,學校老師不是說不能說謊麼,他哪知道老師的「官」哪有共產黨的官大呢,中共大官逼迫人民胡說,誰敢不胡說,你要是說實話那就是犯法,就有罪,就像爸爸。而且胡說也不是從現在才開始的,當年不是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嗎,一畝要產萬斤糧」,等等。

從上世紀的1999年7-20開始,已是六年了,這期間,我們從上訪到講真相揭露迫害,經歷了幾多魔難、幾多曲折,我們從身體到精神承受了人們難以想像的摧殘和迫害,大法弟子以生命的付出使人們看清了惡黨的偽善,我們以大善之心的和平方式反迫害抗暴政已成為有目共睹的事實。謊言被一層層剝去,騙局被一個個揭穿。在謊言、騙局維持不下去了的時候,惡黨又說起了所謂的「先進性」,甚麼先進性呢,是黑幫的保護傘,腐敗的帶頭人吧。這樣的「先進性」和其黨文化欺騙毒害了無數蒼生,包括兒童。

生在一個古老文明被撕成碎片以後把暴力、血腥、謊言、欺騙當成文明崇拜的土地上,我如何說你才能知道這扭曲了的現實呢,無意中在翻開她的語文書時,書皮上的九年義務制教育跳入眼中,這不是自己上小學的時候就說的義務教育嗎,可記憶中沒有少收過學生的一分錢啊。今天更是甚麼「借讀費」、「補課費」、「學雜費」,反正是不交不行的,還說甚麼義務呢,我說你去問問你們老師:義務是甚麼意思呢,不管甚麼費,收就收吧,為甚麼非要冠以義務兩字呢?這些老師怎麼向孩子解釋,也許根本就不用解釋,因為這不是老師力所能及的事,有句古話「掩耳盜鈴」,這是最好的解釋吧,收了各種各樣的費以後還非要說成是義務,也許此地無銀三百兩就是這樣來的吧。

小孩不懂這些,大人可以告訴她如何做人,如何認識我國古老的文明和傳統文化,可現在「掩耳盜鈴」之風盛行,誰來驚醒這些「掩耳盜鈴」者呢?慈悲是善,揭露邪惡也是善,用我們的正念,讓這些顛倒黑白、殘害蒼生的共產邪靈消聲滅跡,還宇宙一個朗朗乾坤。我們絕不是搞甚麼政治,也沒有反對誰,有人說你這不是明明的在反××黨麼,人們也把它看的太偉大了,它不值的我們反對,我們只是揭露它對善良人的迫害,還原被其黨文化扭曲了的現實,救度那些還有道德良知的有緣人,難道按「真善忍」做事、讓人心向善就是罪,那甚麼是沒罪呢?是不是讓世人都成為坑、蒙、拐、騙,巧取豪奪之徒,才是「同黨保持一致」呢?

說我們破壞法律設施?上訪、上訴是法律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我們依法上訪、上訴,何罪之有?這使我想起秦檜陷害岳飛被韓世忠責問:「飛何罪之有?」時,秦檜卻說「莫須有吧」,莫須有何以服天下?共產邪黨更是圖窮見匕,原形畢露、面目猙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