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江正花的親身經歷

【明慧網2005年5月21日】我叫江正花,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陳鋪村人。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邪惡之徒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手段全是謊言欺騙,栽贓陷害,血腥暴力。我們這一群只想做好人的人一直生活在恐怖之中。現在我把我個人親身所經歷的迫害說出來,予以曝光,為的是震懾邪惡,呼喚正義良知。

我是1996年有幸得大法的。通過學法修煉,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實意義,明白了人要按「真善忍」來做好人的道理,身體上原有的多種疾病也神奇的痊癒,在身心兩方面都受益非淺。所以,對李洪志師父所傳授的法輪大法堅信不移。

2004年9月13日下午2點,我在麻城市區龍池小學附近在與行人講述大法真象時,被麻城市刑偵大隊邪惡幹警發現,派來一輛公安警車和七輛摩托車共12人左右,強行將我綁架至市龍池橋派出所,後得知我是白果人,就又把我綁架至白果派出所。晚9點,由白果鎮派出所所長劉世發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問資料來源,我回答說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給我的。我沒上過學,不識字。他不相信我不識字,我說:「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問村幹部閻耀升。」劉世發說:「你是不是與閻耀升睡過覺?」我回答說:「你是個流氓,你穿著警服,怎麼說出這麼下流的話來?」他惱羞成怒,跳起來左右開弓扇我四個耳光,然後一把將我摔倒在地上跪著,用他的兩手抓著我的兩手對著我的耳心猛打四十幾下。再把我拉起來,拿起裝有師父照片的玻璃框子對準我的頭部猛砸,相框玻璃全部砸碎。我的頭右側被砸開一個血口子,鮮血直流下來至肩上。邪惡的副所長彭宏輝拿起師父的照片當眾用打火機點燃,另一群幹警為分得對大法弟子進行敲詐而得來的錢而爭論不休。

晚上11點鐘,在審訊室,拷打完後,把我的雙手反銬在椅子上至第二天下午又綁架至市龍池橋派出所從新審訊。姓丁的所長反覆問我貼過多少標語,發過多少傳單。在這裏所審的結果與白果所審的結果一樣。本應立刻放我回家,但他們仍不甘心,就想從經濟上對我進行繼續迫害,將我押到市公安局拘留所關押6天,敲詐勒索500元。白果鎮派出所另敲詐勒索500元。我是一個農婦,50多歲,無任何經濟收入。

1999年7月20日以來,我家沒過一天安靜日子。白果鎮政法委書記徐世全三天兩頭到我家來,伙同村幹部,強行照相,看誣蔑大法的電影,兜售反法輪功的宣傳資料,勒索照相費、電影費、資料費。搶走師父的法像、收錄機、書籍衣服等個人財產。我們夫妻二人共被敲詐勒索6000元。為了交付這些款項,我們只好賣掉家中稻穀1200斤,生豬一頭,棉花300多斤,另外多方借債。以上只是無數被迫害案例中的冰山一角。這樣迫害至今仍在我們身邊發生著。望善良的人們警醒,共同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