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麻城白果鎮洗腦班的酷刑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正信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2002年1月8日】2000年正月17日,我們一行4人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車,來到天安門,當惡警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就邊打邊罵地把我們拖進了車裏,搶走了我們的法輪章,不一會兒,車上就又裝進了四川的、大連的、哈爾濱的功友,滿滿的一車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這裏早抓進了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有年過70的老人,也有吃奶的嬰兒。18日,我們被當地警察接領。在北京它們就沒收了我們隨身帶的大法書和錢,我們幾個戴著手銬被分別看管。在火車上,我乘惡警不注意時,拿回了我的《轉法輪》。19日,我們被帶回當地白果鎮派出所。當晚警察就開始了所謂的「審訊」。所長丘元清邊罵我們給它闖禍,邊拳打腳踢過來,它把我的頭使勁地往牆上撞,不停手地毒打,它打累了,又換一個人打,就這樣暴徒們一個又一個地發洩著私憤。打過後,它們脫了我的棉衣和鞋襪,用開水燙我的赤腳後穿著皮鞋踩,把涼水往脖子裏倒,還逼我站在盛有涼水的桶裏,而後把我銬在一個園子的水池中間的涼亭上,一直銬到凌晨一點多鐘。再次提審中,它們看我絲毫沒有改變,惡警劉世發再用酷刑,我吐了一口血,它強令我吞下去,不許吐出來。提審完,把我和另一個功友(我們倆都是女弟子)關進了男監。第二天把我們送到了麻城市第一看守所。

在這幾天,整個白果鎮的煉功人幾乎都被抄家,沒收一切大法資料、罰款(少則幾百,多則萬餘),我家的電視機、收錄機,甚至連一部還沒安裝的電話機都被搶走,大多數學員被抓被打,被關進了所謂的「法教班」。

在看守所裏,大家為了學法煉功,挨過皮鞋,吃過拳腳,進過禁閉室,坐過冷水盆(被脫光衣服,在零下3度的冰天雪地的露天裏)。為了要回大法書,我們經過多次絕食,有一次灌食時,我被弄倒了三顆門牙,喉管被鋼片劃破,以至後來很長一段時間發不出聲音,吞不下東西,和我一同被送到看守所的那個功友被當場灌昏過去。暴徒們怕事情鬧大,5月初5,我們要回了寶書《轉法輪》,剛拿到書就把我們轉到了白果鎮自辦的非法的「法教班」。

剛到所謂的「法教班」,惡人就搶走了我們的寶書,我們開始絕食抗議,我們一同轉去的三個弟子被單獨看管。早在麻城時就聽說這裏非常恐怖。在這裏沒有一頓飽飯吃,每天還要承受各種各樣的折磨:有的被綁在摩托車後拖,有的吊起來,有打破頭的,有折斷胸腔骨的,有被打得幾天睜不開眼張不開口的。在這種滅絕人性的折磨下,一些學員被逼得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交了罰款(3-6千元),有的兩口子都煉,就被逼交了一萬多元。我們在路上已經做好充份的準備,一定要在這個魔窟中開創出我們的環境。書沒有了,我們就在各自的房間裏開始煉功,任憑暴徒怎麼用大棒毒打,我們絲毫也不理會,後來暴徒就把我們綁在窗戶上,一綁就是一個星期,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好在5月初2就已開始再次絕食)。每到白天,惡徒徐勝強等人就來逼我們罵老師、罵大法,讀揭批書。我心中有法,一樣也沒讓它得逞,它氣得天天用開水燙我的嘴,為了要另一個弟子吃飯,歹徒在她面前用手腕粗的棒子毒打我,還說:你們不是要為別人著想嗎?只要你答應吃飯,就不打她。也許當時離法的要求太遠,經歷23天的絕食還是沒有要回寶書《轉法輪》,她們兩個支持不住吃飯了,我有點悲觀,就自己安慰自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開始吃飯。

過了一段時間,外邊的弟子因傳遞師父的《走向圓滿》等經文,被暴徒知道了,又抓了一批大法弟子送到了「法教班」,血腥的迫害又開始了。一個惡棍對我們說:「如果你們不儘快轉化,我要叫你們知道甚麼黑色的6月!」這個炎熱的6月可真黑,不給水喝、不給水洗,上午跑馬步或金雞獨立,昂起頭正對著太陽,下午對著西邊曬,晚上跑步跑到天亮。我們一個個都被曬得臉又瘦又黑。由於長時間沒洗,我們身上都發出很濃的臭氣。可是老天有眼,隔一段時間下場雨,我們脫下身上的衣服,把衣服伸到外面淋濕,再把水擠到頭上,算是洗個澡。無論暴徒怎麼變著招術,事實證明絲毫動不了我們心中對大法的堅定正信,在「法教班」關了6個月後,我被非法判沙洋勞教。現在我已重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來。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