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白果鎮洗腦班真相

【明慧網2001年7月18日】2000年正月19日,麻城市白果鎮由於有6人進京上訪,講清真相,為此白果鎮政府政法委書記徐世前、派出所所長邱源清在地區性大會上挨批評、受處份,並罰白果鎮政府60000元人民幣。於是白果鎮政府不法歹徒為了發洩私憤,也害怕再有大法弟子進京上訪,於正月20日開始大批劫持大法弟子進洗腦班,洗腦班地點設在當地猴子山敬老院。

大法弟子到了洗腦班,遭到歹徒們不問姓名、不分男女的一頓毒打後,歹徒們再請當地蹲過監獄的流氓、惡人對大法弟子們進行所謂的「幫教」:他們強迫大法弟子們跪在地上,脫下鞋打弟子們的臉,邊打邊要弟子們跟著他們罵師父、罵大法。如果不罵的,就用紙塞住嘴,並往嘴裏灌煤灰。被打傷的大法弟子不准親人探視。

在洗腦班中,每一個大法弟子被勒索5000-10000元,另交3000元保證金,政府中的歹徒和惡警到大法弟子家中搶劫,看到大法弟子家中有冰箱、彩電等電器時,大聲說:「喂,他家有錢,罰款10000元。」有位弟子是靠種蘑菇菌種勤勞致富的,歹徒看準了他家有錢,一次又一次的將其非法拘留,每次拘留都要其家屬交納上萬元的罰款,若不交,就殘酷地折磨該弟子,他的腿被徐世前踩斷過,頭被徐世前用玻璃杯打傷縫過針,致此歹徒們仍不罷休,強押著該大法弟子到信用社提款後才放人,並揚言說XX黨讓其富,也可以讓其窮。

歹徒們把兩名男大法學員雙手銬在飛馳的摩托車後跟著跑,速度很快,群眾見後無不驚恐。

歹徒們還每天要大法弟子學習、背誦污衊大法的資料,若不從就會換來一頓毒打,同時還不讓睡覺,並強行用給大法弟子們灌酒等方式體罰大法弟子。他們對外卻說從不打罵大法弟子,只進行「思想教育」。最後弟子們以絕食來拒絕邪惡的迫害,他們卻幸災樂禍的說:我們不怕你們餓死,上面說了打死你們都不算犯法,何況你們自己找死!

這個邪惡的洗腦班從去年正月一直到現在還在繼續,到現在為止仍然有許多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裏面,最近惡警們不讓弟子們用水,包括洗口、洗臉、洗澡、喝水等,不准出來上廁所,並把弟子鎖在單獨的房間裏,很遠就能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每餐只給一小口飯吃。每天只能睡在水泥地上,任憑蚊蟲叮咬......

大法弟子楊玉峰(又名楊桂花),女,醫生,2000年初在家組織學員學法,被拘留7天,後家人交了1000元的保釋金將其領回。2000年正月19日在家無故被強行抓進洗腦班,由於不配合邪惡,一陣毒打後,被送往拘留所刑事拘留。在7個月的非法拘留期間,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全身半癱,生活不能自理,不能進食,枯瘦如柴。其家屬為此去要人,政府負責人說不關他們的事,叫家屬去找派出所。然而派出所也推說不關他們的事,這樣推來推去,其家屬悲憤的說:再不放人,會死在拘留所裏。派出所所長回答說:「死一個法輪功算甚麼,社會上已經死了那麼多了!」最後在其家屬的強烈要求下,交了1500元生活費才把她領回。周圍的鄰居見到她時,無不流下同情的淚水。楊玉峰在家休養期間,派出所、居委會三天兩頭到她家清查,2000年10月又以她繼續修煉法輪功為由將其非法勞教兩年,丈夫迫於壓力與她離了婚,家中只剩下一個10歲的兒子在家無人照看。

大法弟子羅學林,男,69歲,由於他自己修煉法輪功受益,於是帶動全家一起修煉。2000年正月中旬,羅學林到鎮政府辦公室上訪,被非法判勞教三年。當他被抓到白果鎮派出所時,以邱源清為首的惡警們輪番對羅學林進行審問,三天三夜不許老人睡覺......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7月16日



附:救救正在被毒害、矇蔽的孩子們!

湖北省麻城白果鎮的不法人員聲稱:在反對大法的活動中簽字只能算作小菜一碟,辱罵、嘲弄大法有獎金。麻城市白果鎮中學的莘莘學子們正在被灌輸誹謗法輪大法的種種「好處」。以麻城市白果鎮鎮政府王義階、羅學春為顧問的、由白果鎮中學、白果文化站主辦的《問路》刊物刊登了三篇由白果鎮中學初二(四)班的劉偉、初二(八)班的萬瓊、周燦所寫的辱罵大法的文章,其語言及思想極盡無知、齷齪。此舉由鎮政府提出並且要求每個學生必寫,寫得好的有獎勵。白果鎮中學全校有近兩千名學生。

以前在這座小鎮上有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在修煉,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後,有的弟子被打死、整死,有的至今被關押,受盡折磨,希望見到此文後的同修們能救救以上的幾位小同學,啟迪他們被埋沒的本性,清洗他們受污染的靈魂。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