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呼蘭地區大法弟子遭受邪惡嚴重迫害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9日】眾所周知,呼蘭地區最近有兩處資料點被邪惡瘋狂的破壞掉。從跡象表明,邪惡已經蓄謀已久了。

對於這件事情,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怎麼想的哪?是要站在法上認真反思一下了。那麼,我就談一談接觸的周圍同修對於此事的看法。

1,一些同修對於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夠,甚至對修煉的概念還是沒有明確,對於修煉成佛的目地以至抱著懷疑的態度。

有時看似比較堅定,在安逸心的作用下,在思想業力的干擾下,對師父、對大法在思想深處產生疑問。這些同修,難免對於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一切事情上,用人心對待。這是整體昇華、整體提高的一個強大的障礙。這些同修的表現,往往是關心甚麼天象變化,關心甚麼社會動向,關心甚麼新聞,對師父的新經文最關心的就是看看甚麼時間結束這場迫害。沒有找到自己關心的焦點,往往就丟在一旁不想了,而不是去多學多看,體會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義務,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無上殊榮,更體會不到師父對我們的殷殷期盼。對於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重視不夠。學法不能保障,煉功可有可無,發正念馬馬虎虎、迷迷糊糊,講真象怕心很重。嚴重的固守自我,用自己的觀念衡量別人。平時的表現嘻嘻哈哈,舉止上東倒西歪,主意識不強,沒有大法弟子的祥和、慈善,金剛不動。

2,在正法中隱藏著自己的私心,等靠要的思想嚴重

其實,我們想過嗎?這兩個資料點的工作壓力是非常大的,我們想到了為他們分擔甚麼了嗎?可能說:我不會電腦、不會刻錄,可是刮絲網是非常易學的,咱們為甚麼不去主動把刮絲網的工作分擔過來哪?買耗材也是許多同修能夠做到的,可是我們想到去為他們跑市場買耗材了嗎?他們供應那麼多位同修的經文、《明慧週刊》,這個任務量是相當大的。不管我們甚麼理由和藉口沒有主動配合,其實,往深挖,背後都有一顆私心在作怪,特別是「怕」。

還有,在發正念的時候,我們經常加持這些資料點的同修了嗎?坦白的說,我沒有完全做到發正念時經常加持他們,和平時的證實法工作中很好的配合他們。他們固然有固守自己觀念的地方,但是非得要他們先修出大慈大悲來包容了我們,我們再去和別人配合嗎?我們為甚麼不能先修出大慈大悲來先包容別人?況且他們承擔著那麼重的證實法工作,邪惡時刻在虎視眈眈。慈悲心是覺者必須具備的,那是佛性啊,早晚必須修出來,不然不會成為覺者的。

還有的同修強調,家裏常人對自己束縛的如何如何,使自己不能做某些工作等等,其實也是藉口,一種順水推舟的藉口。我們想過嗎?家裏親人的障礙是針對我們的某顆心的,我們不突破,他們就干擾下去,這同樣是在坑害他們,我們一突破,他們就不干擾了,在修煉中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了。一直到法正人間時,家裏人還是在一味的干擾,那他們今後的生命往哪裏擺放?這樣看看,我們是不是在坑害他們。是因為我們的修煉不好,使他們沒有得到更好的未來。

3,嚴重固守自我,整體配合差

在證實法工作中,哪個地區、哪位同修也都出現過矛盾。但是,只要在法中提高,都會過去,只是過得快慢而已。同時,這些矛盾也必須過去,誰也不能帶著矛盾去圓滿。只是,我們地區暴露出來的矛盾,持續的時間比較長。這與我們自身提高得慢有關係。產生分歧先是爭執,沒有達成一致,最後就老死不相往來,採取常人的一套。這樣的證實大法的工作如何配合可想而知。其實,工作中不見得有太多的配合分擔,著重是我們的場能否彼此容在一起,如果都能容在一起,邪惡就沒有存身的地方,那它們想搞事也是非常難的。別說搞事,就是它們的存在都成了問題,因為我們正的場中是不容它們的,它們會被立即解體。

4,沒有重視學法,個人修煉中提高的慢

其實關於學法的重要性,師父已經強調的無數次了。可是同修中還是有人不重視學法,學法時間沒有保障,光顧忙於個人的事情,說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可是越是不修煉好自己,越不重視學法,個人工作也是越幹不好,最後焦頭爛額。這時對邪惡的干擾、迫害認識不到,沒有想到讓大法弟子焦頭爛額,是邪惡的一種變相的迫害。更甚者,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反應長期過不去,這些都是邪惡利用大法弟子的不足,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在干擾迫害,突破的辦法只有學法和紮紮實實的修心。

學法跟不上,心性自然提高的慢,容易形成固守自我,容易出現同修之間的爭執,容易在社會上、家庭中做的不好,給世人留下不好的形像,同時其他兩件事──講真象、發正念也難以到位,或者效果不好。

不是說三件事學法是第一位的,是三件事都得做好,才是整體昇華上去的關鍵。

有時學法跟不上,對自身的修煉不重視,家庭矛盾就大,這些方面也容易被邪惡鑽空子迫害。

還有學法中突出的問題是犯睏,和思想溜號。這些都是我們要突破的東西,就是加強主意識,用意志克服,沒有捷徑。

5,人心重,幹事心重

一些大法弟子不能走出來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總是用人心對待修煉,用人心對待邪惡的迫害,用人心對待講真象。人心重,悟性上不去,悟性越是上不去,人心越重,再加上不重視學法,人心自然難以去掉。在人心的干擾下,當然是怕心重,在怕心的作用下,以種種藉口不出來講真象。怕影響子女前途、怕受到迫害承受不住、怕抄家罰款、怕坐牢等等等等。為了掩蓋怕心,編出種種藉口不出來講真象。這些同修啊,你是在大法中修煉嗎?為甚麼不好好看看師父最近的經文哪?師父的話都不聽,還是師父的弟子?

與此相反的,一些大法弟子雖然走出來幹證實大法的工作,但是,幹事心很重。基點不是站在正法弟子的角度、救度眾生的角度來看問題,而是抱著與邪惡之徒的爭鬥心在幹,把幹的多少看得很重要,而不是把純淨心態下幹大法工作看成是主要的了,使做出的資料沒有壓進更多的正的能量,發揮不了最大的救度眾生的效果。不是資料髒亂、就是資料很容易被常人毀掉。試想,我們真的抱著對眾生負責的心,那些資料是不是都帶著這些信息?帶著這樣正的能量?這樣的資料,大凡有一點正念的常人,能不看嗎?

可是,帶著爭鬥心、氣恨心的真象資料,常人能喜歡嗎?反迫害不是人和人對著幹,而是證實大法、消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救度眾生。沒有邪惡的操縱,表面的邪惡之徒甚麼都不是,在修煉人面前它們是非常脆弱的。咱們讓它幹啥它就幹啥。

在幹事心的作用下,表現自我的心、自命不凡的心、歡喜心都有所抬頭,心裏特別浮躁,沒有法的充實的力量的正念感覺。導致邪惡鑽空子,在邪惡鑽空子的時候,自然想不到立即銷毀邪惡、解體邪惡,更想不到要定住它們這些人間的邪惡之徒了,最後一切默認了邪惡的迫害。

6,榜樣心一直存在

我們地區過去因為榜樣心,使多少同修遭到迫害呀。今天這個做的好的,遭到非法抓捕,明天那個當面講的,受到邪惡的迫害。誰的一時的正念正行,就被當做榜樣。其實,咱們不是不鼓勵同修做好,而是怎麼看待這些做好的地方。同時,這些大法工作中的正念正行的同修,自己也不要不理智、起人心。正念強的時候,當面講;正念不強的時候,抓緊時間學法調整自己,同時背地裏發材料也很好嘛。因為修煉中往往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誰都有正念強或者正念不強的時候,但不能放任。

關於榜樣,這方面師父的講法已經非常明瞭了,應該引起重視。那麼我們反思一下,我們對這兩個資料點的同修有沒有榜樣心?對X同修有沒有『特殊身份』的看待?據我所知,一些同修是有的,從不經意的言談中都有表現。我們沒有把他當成一個普通同修看待,也容易影響他自己正確看待自己呀。這些是不是邪惡鑽空子的一個方面哪?

7,沒有注意安全問題

出事後,有同修說,我們地區的同修修口不夠。因為在很遠的外地,都聽說了呼蘭這個地方資料點是一個殘疾同修在幹。這些是不是我們不經意間傳出去的哪?很可能的。還有,一些同修的個人要大家保密的地方,比方用代號稱呼啊,哪個同修搬家到哪裏去了,哪個同修在哪裏租房子了,等等,對於這些是需要保密的,可是一些同修就是大咧咧的隨便傳,很快全地區幾乎都知道了。其實,多知道消息有甚麼用哪?還是做好三件事為大,傳話甚麼的不是好事心嗎?

還有打電話,一些同修非常不注意,電話裏甚麼都說。大家知道,邪惡在電信系統下了很多工夫啊,甚麼敏感詞過濾等等,還是注意一下好些。其實,一次兩次的說了敏感詞也不一定就被盯住,因為常人在電話中也說這些,可是一直這樣說,是不是就不太理智了?不是怕不怕的問題,為了表現不怕,就逞能的說些敏感詞,那可是人心在作怪。而邪惡迫害一瘋狂了,又在怕心作用下提心吊膽的,這是修煉不成熟。

這些年中,一些資料點的人來人往,大包小包的,都是在安全上麻痺呀。如果我們當初化整為零的做證實法工作,把那些集中的一個點上的設備分開到幾個點,是不是能夠避免這次巨大的損失哪?

8,觀念轉變慢

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和常人是有本質的不同,所以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可是,身邊總是看到同修一有問題了,就是常人的基點。採取常人的措施。我們是神,應該時刻把自己當做神,一切事情用法來衡量,用超常的理來衡量。比方為了安全,手機不用了,電話不用了,一出門就認為鄰居一夥人在看著自己,等等等等,其實每次掛電話都發一下正念,是不是利用電話搞迫害的邪惡就被解體了哪?老認為鄰居盯著自己,那可能真的鄰居就會注意你。這是自己求來的。

還有怕心的問題,常人中的概念是,在危險的時候產生了怕心,才能安全,而且危險狀態下的怕也是自然的表現。可是修煉人不應該這樣,越是怕,越是不安全。反倒沒有怕心,才安全。那些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都是破除人的觀念下的行為。而且,都知道修煉要放下生死,真的放下生死了,也就沒有怕了。當有怕心的時候,挖一挖是不是自己還有沒放下的東西?

擺脫不了人的理,就不能成為神。神是不用人的理看問題的。

9,安全問題

關於安全問題,一直是多年來正法中大家不斷關心的話題,也是阻礙一些同修走不出來做好三件事的主要障礙。其實,這方面我這樣看。

首先是走正自己的路,所言所行符合法的不同層次要求,邪惡就沒有藉口迫害,沒有藉口考驗。其次是否定它們,我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別的其它的都不要,對邪惡就是不承認,從思想深處徹底的否定它們,不但否定,而且銷毀它們,這樣,邪惡的迫害就強加不了。只是有時嘴上說否定它們了,可是思想中一些地方認識不到,沒有真正徹底否定,這樣邪惡有時還鑽空子。可是在關鍵時刻,哪怕最後的半秒鐘,都知道發正念滅掉它們,不承認所謂的考驗,情況都會出現轉機,它們的迫害成功,都是我們默認了造成的。做的不好同樣是對它們的一種默認。最後,是表面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但是不產生怕心。

10,關於九評

大法弟子正確認識九評非常關鍵。正法到了今天,就是要解體、銷毀、鏟除這個共產邪靈了。上面是舊勢力在干擾正法,背後是邪惡在操縱壞人迫害大法弟子,而下面是共產邪靈在直接幹著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的罪惡勾當。這個罪是非常非常的大的,罪不可赦。無數的眾生被毀掉,都是這些邪惡幹的。

這不是參與政治,因為我們對人間的權力根本沒有興趣。這是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對於比魔都壞的東西,哪個佛不去銷毀它,哪個佛就是有問題了。這個佛是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了嗎?能是宇宙的保衛者嗎?如果不是,還配在佛位上嗎?

從另一個角度說,師父的話不聽,還是師父的弟子嗎?所以,正確認識九評,積極散發九評,是我們現在正法中的一個部份了。

也不要以為九評刺痛了它們,它們要如何的瘋狂了。其實不是刺痛,現在是銷毀、鏟除它們的時候了。而且在被銷毀中,也不允許它們瘋狂和掙扎,師父和大法弟子都不承認這種垂死掙扎,那它能掙扎起來嗎? 它要掙扎就會害眾生,我們不能再允許它們迫害世人、迫害大法弟子了。如果思想中允許它們瘋狂,那它們真要瘋狂起來看了,那將是慘痛的後果。

以上只是從我們整體存在的問題,探討一下造成這樣損失的原因,這些被鑽空子的同修具體是哪裏有漏,還有待於他們自己總結。

不管怎樣,我們不能在這個時候埋怨他們、指責他們,只能是正念加持他們、幫助他們,使我們被迫害的同修早一天闖出魔窟。我們對待他們的心裏越是純淨,發正念幫助他們的力量就越是有效。

我們地區的同修下一步要逐步的做到整體提高,整體配合,圓容在一起,在正法中發揮更大的法力。陸續用正念營救被邪惡非法關押的同修。鼓勵那些不精進、走不出來的同修,別錯過這萬古機緣,別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了。

個別同修所見,和大家切磋。不當之處請指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