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吉林市二道鄉邪惡繼續迫害當地大法弟子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1日】2005年春節前,二道惡警在鐵西村非法綁架了四名大法弟子,在正法已快結束、邪惡生命和因素越來越少的今天,為甚麼還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在我們二道鄉發生?當我聽到這消息後,心情一直很沉重,同時有一種壓抑感和責任感。經過一段時間冷靜的思考,覺得很有必要把自己的認識寫出來與家鄉乃至全體同修交流,儘快找到不足、修正自己,儘快的達到整體提高,更好的把師父教我們做的三件事做好。在正法已近結束的這段寶貴而又有限的時間裏,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把家鄉正法修煉的環境開創出來,盡一切所能把本地的揭露迫害、講清真象的正法工作做的更好,全面展開幫助以往由於各種原因沒走出來的(7.20前得法的)昔日同修,讓他們從人中走出來參與證實大法講清真象、做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才能不辜負師尊為我們承受的一切巨難以及給予我們最高境界的一切。

二道鄉在7.20前得法的人很多,有400多人。邪惡迫害一開始就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不敢煉功了,剩下的幾十名大法弟子在突如其來的這場迫害面前也都不知怎麼做才對,茫然不知所措。在當時那種迫害中,我們鄉的大法弟子處在了一種非常被動的環境中,雖然後來通過與外地同修交流後,有幾個人去北京上訪,但目地旨在為了自己或帶著各種執著心、怕心走出去的。沒有起到證實、維護大法的作用。當時雖然帶動了一部份人去北京。由於走出來的同修是效仿或帶著圓滿自己的私心去北京的,所以就成了舊勢力迫害我們的藉口,在99年到2000年去北京的絕大部份同修都遭受了迫害被勞教。

這慘痛的代價和後果給二道鄉在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帶來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難以挽回的損失和負面影響。邪惡在一段時期在二道鄉非常瘋狂,甚至是肆無忌憚不可一世的幹著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家鄉的父老鄉親被當地派出所、鄉610惡徒在迫害大法弟子時使用的流氓、劫匪的恐怖手段嚇得不敢接觸大法弟子和大法的各種資料。給我們後期講真象帶來了許多干擾和負面的不利因素,二道鄉成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樂園、為所欲為。這種負面的影響和干擾直到今天尚且存在。

這一切的表現都與二道鄉的每一個大法弟子那一時期心性的標準有關,和本地大法弟子信師信法的程度、學好法的堅實基礎有著密切的關係,絕不會是因為外地的同修的表現而出現的,我們所有的家鄉同修都找一下自己就很容易找到答案。這裏不是一個或幾個同修做的好與做的不好所促成的,是我們沒有形成整體,正法修煉意識不清楚,學法不實、不精進促成的。我們都在其中,也都負有一定的責任。

5年多來,在二道鄉講真象這件事上,我們一直做得是被動的。我們一直在「等、靠、要」,沒有發揮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有的作用,我們靠外地同修給我們送真象傳單和明慧週刊、師父的最新經文和講法。5年多的時間裏,我們還沒有從為我為私中走出來。其他地區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和巨大的付出印出的資料當我們接到的時候,我們在看到資料內容的同時,我們可曾想到、看到歷盡艱辛輾轉到手中的資料是同修默默無聞、無私奉獻那種純淨高尚境界和為他的心性標準正像一面鏡子一樣照到我們的不足和找到與同修之間的差距。我們看資料時是看熱鬧、新奇,還是通過交流找出差距。其實從我們接到資料到看的全過程就是一次比學比修提高認識的過程。每一件小事都能看出我們當時的心性標準。

二道鄉現在還有許多不明真象的世人,就連法輪功是甚麼功法還不知道。「天安門自焚」真象也不知道,甚至當地惡警、惡徒毒打、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真象也不知道,被惡毒謊言謠言所矇騙的世人還有許多。這一切都需要我們放下人心後去做。家鄉的世人與我們的緣最近,有許多甚至是有約而來的,所以我們要抓緊機緣快講。當更多的家鄉世人明白真象後,邪惡就沒有空間就會全部被清除。迫害就會停止。大家一定要認識到講真象的重要性。

從7.20到現在,在邪惡的迫害中有部份同修在高壓下違心的簽了保證書。還有的配合邪惡邪悟了。有的甚至是大家認為學法好的學員,有的被勞教後,被拘留後,被在洗腦班迫害後產生了怕心、顧慮心,一直不敢走出來證實大法和講真象。有的被惡警惡徒一問『你還練不練了?』就嚇得連聲說『不練了。』有的同修一直都沒有走過這一關,過後一遇到機會也與常人講真象。這怎麼能行呢?帶著怕心講真象能有甚麼好的結果。聽真象的人知道你是一個妥協的修煉人,怎麼認識和理解大法呢?正法修煉出來的智慧和放下生死,可不是常人的奸猾、曲線救國和一勇之夫。正法修煉是極其嚴肅的,是不能攙雜一點人心的,我們所要達到的是宇宙中大法的標準:真、善、忍。我們做甚麼都是用法來衡量的,而不是用人心去衡量的。

還有的同修通過看7.20以後師父的講法、解法。轉變了自己以前邪悟的狀態。雖然知道了自己不參與證實大法是不對的,由於長時期封閉自己,被舊勢力安排的間隔所障礙,一直不能和同修交流,甚至沒有機會參加一次法會,狀態始終不好,在講真象時只能是背地裏做點或講點。由於講真象的基點和心態不對,不是站在證實大法的角度講的,所以講出來的多是證實自己。雖然參與了講真象但只是走形式(自己不被拉下的心),實質的效果並不好。而且這一問題是普遍存在的,也非常的重要,希望所有家鄉的同修靜心學法,多看師父的後期講法和明慧文章,多與同修交流就能做好三件事。

在這特殊歷史時期,做好三件事是師尊交給眾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只有按著師尊的指示去做才配得上這宇宙中最殊勝光榮的稱號。在做的過程中,做好、做正就是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否則的話,儘管你掛了名,也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怎能達到進入新宇的標準呢?

也有一部份同修時好、時壞,心性一直提高不上來,有的在正法已快接近結束了還打針吃藥。大法的書怎麼看的呢?而且又都是老學員。當聽到這些後,我也看到了自己存在的不足,還有放不下的人心或執著心。有的同修參與了賭博(儘管是自家人也不行),甚至有的喝酒、抽煙。見到煉功人說:自己是「修煉人」到了常人的場合架不住三勸,就隨其自然的喝上了、抽上了。這怎麼能是大法弟子的所為呢?這些曾經是邪惡為了破壞大法的聲譽、強制讓學員做的事而都沒有能達到的,怎麼就這樣輕易的被幾句軟話所打動了呢?同修啊,真得想一想自己的所為是否還是一個修煉大法的人。要為自己生命的全部負責呀。且不要因為常人中的執著心不去,在法正人間到來之時給自己留下任何悔恨和遺憾哪。

正法越接近結束,對我們的要求也就越嚴,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嚴格要求自己,使自己早日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

幾年來,每噹噹地的某同修遭受迫害時(無論是被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勞教、拘留),其他同修處在一種無能為力的狀態中,對邪惡的迫害聽之任之,這也是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如果當地同修能形成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迫害他就是迫害我、迫害法),發出這樣純正強大的正念就能震懾邪惡、窒息邪惡,從而減少和消除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當初二道鄉400多人都走出來證實大法,邪惡早就被清除沒有了,更不會使迫害持續了這麼長的時間,也不會使迫害這樣的嚴重。幾年來就是因為我們帶著各種常人心、怕心在參與正法修煉,所以才受到邪惡的迫害,才使我們在這段歷史的過程中經歷了許多不該承受的痛苦和迫害,這段路走的真是太艱辛了。回頭看去,都是這顆沒修去的人心促成的。

年前這幾位同修被迫害,可到如今還沒有上網揭露迫害,連姓甚麼都不知道。可見我們的那顆不負責任的人心、怕心,有多麼嚴重。明哲保身、知難而退在常人中都是令人不齒的行為,作為修煉的人就更不應該有這樣的思想。只有在關鍵時放下自我,放下生死保護同修才是大法弟子的所為。才能改變和開創周圍的環境,也才能更安全。只要我們做得正,師父就能保護我們,邪惡就迫害不了,邪惡就會被清除。

5年來,二道鄉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與正法進程的差距與不足在此指出來,並非是指責某個人如何,而是考慮到整體提高的重要性。找到不足去掉它,迎頭趕上正法快速發展的進程,這才是整體精進的表現。由於5年來二道鄉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在本地區是很嚴重的。所以覺得把自己的一點認識寫出來與家鄉及全體同修交流,是很有必要的。通過交流讓我們認識到存在的許多問題,使我們在做好三件事中,開創新的、好的環境,修正不純,形成金剛不破的整體,更高的完成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使命非常重要。

二道鄉各村大法弟子,可根據自身的條件,儘快形成學法、煉功點,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作為弟子能否做到這一點是對我們心性標準的考驗,但切記要理智的去做,更要注意安全,不能掉以輕心,總之,不能用人心對待正法修煉之事。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在大陸這種迫害的環境下,邪惡不准我們集體學法、煉功。我們堅持集體學法、煉功,就是按師父教的做,就是在否定舊勢力強加的這場迫害,同時在集體學法、煉功那個環境中能使同修們更加精進,也能帶動那些沒有學法、煉功環境的同修和那些後出來的同修。這個環境可以改變人、熔煉人,也能使我們提高的更快。法輪大法這曠古未有的高德大法我們有幸聞道而又在其中修煉,要倍加珍惜這恆古的機緣。只有在這段難得的宇宙歷史的更新中、在正法修煉中做到,我們才能得到我們的慈悲師尊給予我們的一切。抓緊時間做好該做的一切吧,更加勇猛精進啊,可貴的同修們!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淺見,如有不足之處,希望同修給予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