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同修不要再錯過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2日】從整體上來看,濟南當地證實大法、揭露邪惡的形勢並不樂觀。不但與東北三省、河北等地的同修相比差得遠,就是與青島同修比起來也有很大的差距。每當濟南同修們在一起切磋時都很焦急,如何才能有效的提高整體狀況,不負師尊的重望,圓滿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的問題總是揪著同修們的心。我想談一點自己的看法,分析一下濟南同修目前存在的一些法理上認識的不足和具體行動上存在的漏洞,片面和錯漏之處請同修指正。

2001年之前,濟南同修們的整體協調能力還是相當強的,同修們基本上能夠最大限度的放棄自我配合做一些揭露邪惡、證實大法的事情,曾經一夜之間在惡警及便衣眼皮底下將橫幅、不乾膠貼滿了濟南最繁華的商業街泉城路,極大的震懾了邪惡。但後來隨著大量的走出來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及強制洗腦轉化以及資料點的被破壞,出來做真象資料的少了。可以說經過了相當長的低谷期,最近一、兩年間才逐漸恢復了平穩的做好師尊叮囑的三件事的局部環境。但情況較之先前複雜了,能夠堅持修煉的有的精進,有的差強人意,遲遲不能主動做好三件事;有的帶修不修,甚至一直抽煙、喝酒、打牌;有部份邪悟的,借安利、保險、遠程教育勾學員的執著心,用既得利益逐漸引誘學員放淡修煉之心,甚至以所謂的「定位」拉人入魔道。

面對這個舊勢力造成的混亂局面,不同的心性標準表現也不同。有的明確認識到種種表象都是舊勢力在拼命阻隔我們救度眾生,是垂死前的掙扎,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智慧,主動在大法中做著自己該做的事,不斷排除干擾,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同時自己的修煉境界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昇華。

有的學員法也在學、功也在煉(其實有的連學法煉功都沒能很好的堅持),偶爾也講一下真象(效果就不得而知了),但主要的心思被常人中的名、利所牽累。有的事與願違,到了連生計都成問題的程度。不想想,這不就是舊勢力在加倍迫害嗎?它就是陰險,讓你整天為生計忙忙碌碌,沒有心思和精力去做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事,越做不好證實大法的事就越有藉口迫害你,師尊看著這樣的弟子該多著急啊,一再的點悟、一再的給機會,還是不悟,哪有這樣修煉的啊?師尊已經給我們講過了相關的法,難道那些長期在磨難中給自己找這樣那樣藉口的同修看了就無動於衷嗎?如果仍舊帶有個人對錢財、名利的執著以及假想中對人世美好生活的嚮往,他也許會追求到希望的,也許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但失去的將是永遠都不可能再得到的。

有部份同修看到師尊講的法,知道時間不會永遠這樣拖下去,也知道自己一直做得不足,用人心去做大法的事,把講真象、救度眾生這麼神聖嚴肅的事當成像掙工分一樣,即便是在不純淨的心態下捎帶著做點還意識不到不對頭。這部份同修長期以來只注重做了多少事,而不嚴格要求在個人修煉境界上的提高,三件事沒有圓容的做好,給舊勢力以迫害的藉口。而且由於這部份同修不注重修心,沒有堅實的心性基礎,出現魔難後正念沒了,又用人心去對待,甚至魔性都起來了。年前有一對老學員,因為孩子找對像的事不如意,老頭拉老伴出去散散心,「順便」講真象。結果被惡人舉報。派出所惡警迅速抄了家,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及大法資料被席捲一空,據說所有的大法資料就在明眼上擺著。老兩口被送洗腦班後很快就轉化了,而且轉得很邪惡,甚至對惡警說那些資料是已經被迫害致死的一個同修做的。回來後神志恍惚,對同修連家都不讓進。也有的同修自己開公司,同時做大法資料。時間一長,做的範圍一大,歡喜心、顯示心、自滿的心都起來了,聽不進去同修的忠告,公司也矛盾重重,經濟窘迫,簡直到了四面楚歌的境況。這個時候如果她能靜下心來理順一下,從新規正一下,也許不會出現後來全公司員工都被非法抓捕的程度。其實,後來在她被非法關押期間,同修們加緊了發正念及採取營救措施,並在審判她們那一天到法院外集體發正念。但那時她的正念沒了,只想快點宣判,到了監獄裏就「踏實」了。這哪還是一個正法弟子的所為?!最終導致被舊勢力抓住了迫害的藉口而判了重刑。

還有部份同修水水湯湯,沒有抓緊救度眾生的緊迫感。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三件事只做了一件或兩件,提高緩慢,舉步維艱。有的長期過「家庭關」,家庭關係搞得非常緊張,甚至有的老同修連傳單都不敢在家裏疊,都是讓同修疊好了送給她,怕老伴發現跟她打仗;有的長期以來被「病魔」所困,自己不能下定決心加強正念,反而哼哼唧唧的怨天尤人,不但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還因為家人同修及其他同修輪番切磋、長期接力棒式的對其發正念而牽掣了整體的力量;有的只在家裏等同修將資料送上門來,好像應該的,告訴他們要盡可能的創造條件、成立小型資料點時也不見有反應;甚至有的年輕夫婦二人都是同修,也沒有這種意識,天天圍著孩子、房子轉,不知將來當他們看到自己錯失的是甚麼時,將如何後悔曾經的懈怠;有的同修學法多年,講真象的事以前做得還算積極,但自從師父《不是搞政治》等經文發表後,加之《九評》的廣泛傳播,反倒把他嚇住了,連同修也不敢接觸了,經文、資料也不敢要了,嚴重脫離了正法進程。這不是隱藏很深的根本執著心暴露出來了嗎?

個體的不足導致了整體的孱弱。濟南整體上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影響了我們進一步加大力度的揭露邪惡、講清真象,也耽擱了濟南當地證實大法的進程。時至現在,仍不斷有同修被壞人舉報、非法抓捕。但濟南同修們很少能迅速展開營救行動,不像明慧網報導的做的好的地區,張貼公開信、傳單、不乾膠、橫幅,曝光主要違法人員的信息,上門講真象,聯合親屬一起去專政機關要人等等,大多限於發正念,反而分析同修的不足時發出的不純淨的思想又抵消了我們正念的力量。如果損失還沒有發生,我們盡可以提出忠告,可同修已經身陷囹圄,被邪惡掐在手裏了,互相抱怨只能讓邪惡得逞。怎麼辦?只有迅速採取行動震懾邪惡,絕對不能默許黑手爛鬼對同修的迫害!

平時主動去追找邪惡、鏟除黑手爛鬼的事情也做得很不足。省監獄、省女子監獄、勞教所、洗腦班、派出所、法院、檢察院、政府大院、黨校、報社,還有將要成立「山東省網絡監測中心」的省圖書館,甚至專政機關部門的宿舍,都是黑手雲集的所在。如果濟南同修都能同心同德的集中精力發正念清理當地邪惡、講真象揭露當地邪惡,濟南的整體形勢必然會有一個大的改觀。

真象資料的數量和質量的不足也制約著整體上證實大法的效果。自從明慧網提倡大陸同修資料點遍地開花之後,濟南當地的小資料點、家庭資料點相繼綻放。但總體上來說還是不夠。大多數同修仍舊處於等、靠、要的狀態。原因除了經濟上的,主要是更多的同修沒有做到主動去創造條件,在無可奈何中喪失了一次次珍貴的機會。其實,上網、打印、刻錄、印刷都不是甚麼高不可攀的技術了,我們掌握的技術足以應付相當的挑戰。主要看你能不能橫下一條心邁出這一步。舉個例子來說吧,同修們大多都有從單盤到雙盤的那一個痛苦而又難忘的過程。當你把另一條腿搬上去的時候,是不是你自己下定的決心呢?是不是你自己命令自己再堅持一會兒,再堅持一會兒呢?當你終於戰勝了最初認為不可逾越的鴻溝時,是否因為妙不可言的感受進而體會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從而為自己當初下定決心邁出這關鍵的一步而感動得落淚呢?!其實,每一個階段法都對我們有更高的要求,如果有能力而不做,那是心性問題;如果有潛力而沒有決心,也是心性和悟性的問題,能大言不慚的自稱師尊的弟子只想從法中獲取而不願意為法付出嗎?所以,我建議具備上網條件的同修儘量都上,不能上網的可以委託其他同修用國外郵箱訂閱明慧每日新聞、《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和明慧網提供的各類小冊子和傳單等等,再花幾百塊錢買個打印機就可以自己做真象資料了。是不是很簡單?

就現有的資料點做的資料而言,我認為在品種和質量上也應當改進。最突出的就是揭露當地邪惡的資料做得太少。去年明慧網上曾發表過一個揭露天橋區610頭子李梅的傳單,但製作上比較簡單,內容不是很豐富,就使效果大打折扣。而且只做了很短一個階段以後就放下了,沒有連續不斷的做下去。揭露山東省女子監獄、省女子勞教所、王村勞教所的彩色不乾膠明慧網上登過幾次,很適合用來做真象資料,但濟南的資料點卻很少有做的,基本上見不到哪裏有貼的嘛!交流中,發現很多同修對用酷刑不乾膠揭露邪惡的重要性認識很不足,甚至麻木,但還找出各種各樣的藉口推脫,拿走的不乾膠竟然再退回來。而省內一個小於濟南的城市,有個資料點年前一氣趕做了幾千張A4那麼大酷刑不乾膠,仍舊供不應求。

同修啊,想想吧,差距不就看出來了嗎?同是師尊的弟子,同樣肩負著重任,為甚麼人家能做好,而我們還用各種各樣的藉口為自己開脫責任呢?!最近《明慧週報》有一期濟南專版,很適合大面積的做,希望濟南同修不要再錯過機會了。

在這邪惡即將被除盡,大法弟子在世間助師正法的關鍵時刻,濟南大法弟子同千百萬大法弟子一道,肩負著久遠的使命,關係著將來宇宙的眾生,所以我們一定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氣餒。雖然我們以前沒做好,但有師在,有法在,外地同修能做好的事,我們一定也能做好。關鍵是我們一定要按照師尊的教誨,放下一切人心的執著,走好每一步證實大法的路。常人還說: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講:要實實在在的修。我認為濟南同修在下一步證實大法的進程中需要注意如下幾個問題:

一、精進起來,主動走出來,採取多種方式證實大法,講清真象;
二、放下自我的執著,主動配合,集合優勢,結成整體,不容邪惡破壞;
三、創造條件恢復集體學法和小型交流會,按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開創環境;
四、加大力度向公檢法及政府部門講真象,有條件的同修責無旁貸;
五、繼續增加資料點,人人負起責任,沒條件的同修主動配合提供便利;
六、大量設計製作揭露當地邪惡的真象資料,每次針對一個或一夥邪惡的揭露要持續一段時間;
七、集中針對邪惡聚集地發正念和講真象,住在周圍的同修更應當重視。例如,請歷下區同修關注漿水泉女子勞教所,歷城區同修關注省監獄,槐蔭區同修關注中共邪靈聚集地──省委黨校,市中區同修關注劉長山勞教所、看守所和「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
八、勸說被綁架的同修的家人理直氣壯的去要人,並通知同修正念與資料的支持;
九、有條件上網的同修積極撰寫與收集上網的稿件,充份發揮明慧信息平台的優勢。最好在每期的《明慧週刊》之外附加一份《本週濟南快訊》,將一週內有關濟南的信息和濟南同修的切磋文章整合在一起;
十、帶著正念主動走訪放棄大法或邪悟的昔日同修,師父不放棄,我們就要去幫他們;
十一、正念制止邪悟者妖言惑眾,鏟除其背後的黑手爛鬼,正告其背棄大法、神魂顛倒的可恥行為必將受到天理、人道的懲罰。對那些至今仍在癡迷的散布邪悟謊言的,一定要將他們的電話、家庭住址、基本情況及時曝光,以便窒息邪惡。

師尊在《不分正法工作項目 大道無形有整體 ◎師父評語》中講「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只要我們濟南同修儘快認識到差距,並人人從自我做起維護大法,救度眾生,我們一定會用我們最博大的胸懷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