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植物會思考

【明慧網2005年3月18日】有些植物在生長過程好像很「聰明」,它們似乎能思考,能對自己的生長發育做出合理計劃。難道植物真的有「思想」?還是只是在花盆裏繁殖的簡單生物體。這是科學家一直在爭論的問題。

據北京科技報報導,今年5月,在意大利的佛羅倫薩,科學家還將舉行關於植物神經生物學這一新研究領域的首次會議──首屆植物神經生物學論壇。植物「大腦」的主題在植物學討論會上也已經成為爭論的焦點。

一些科學家認為,植物群能夠審慎地考慮它們的生存環境,預測未來,征服領地和敵人,有時候讓人覺得它們有未卜先知的神力。

芥草是一種只能存活六週的普通植物,如果將其根尖上的一種顏色淡淡的寄生小植物切斷後,它就無法存活。而這種小植物似乎還能感知周圍朋友、敵人或食物的存在,並且能迅速做出怎樣靠近它們的決定!這種小植物被認為是芥草用來與外界其它植物進行溝通的澱粉狀「大腦」。

一種生活在美國西北部的植物盾葉鬼臼可以根據對天氣特徵的估計,計劃未來兩年的生長狀況。

由於科學家們已經獲得了一些很有價值的發現,即使那些持進化論觀點,對「植物智力」持懷疑態度的人也不得不承認,下至最簡單的木蘭、蕨類植物,整個植物群都對大森林裏的情況「瞭如指掌」。

英國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植物生物化學家、著名植物智慧學者安東尼。特萊瓦斯說:「人們對待智力的態度發生了實質性轉變。人們對智力的概念正在從狹隘觀點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相信並不只有人類才擁有智力,其他生命體同樣擁有這種屬於人類的東西。」

已逝植物遺傳學家、諾貝爾獎得主芭芭拉•麥克林托克稱植物細胞「具有思想性」。達爾文就曾寫過有關根尖「大腦」的文章。

科學家們現在說,植物不僅能彼此間進行交流,通過編製氣體蒸發密碼與昆蟲交流,還能通過「細胞計算方法」完成歐幾里得幾何學的計算。另外,植物似乎還能像易怒的老闆一樣,把芝麻大的一點小事牢牢記在心裏。

越來越多的生物學家知道植物可以對其他物種提出挑戰並向其施加影響這個事實,本身就足以證明植物具有基本的智力。

實際上,有關植物如何「研究」它們所處的環境並對所處的環境做出反應的一些非同尋常的新發現,也為大自然本身究竟有沒有「智力」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

位於鹽湖城的猶他大學的生物學家萊斯利•斯泊斯認為:「如果智力指的是掌握和應用知識的能力,那麼,植物絕對具有智力。」但是人們好像一直沒有人認真研究過這個問題。

從同一個母體植物上切下來的兩個切片或從同一個母體植物上克隆的兩株小植物,即使在相同條件下對它們進行培育,它們也會表現各異。因為植物擁有自我識別的這種非同尋常的能力。

在當今科技發達的美國,許多大學建起了一個又一個植物研究實驗室,有的專家在揭示遺傳的奧秘,有的專家則通過激光顯微鏡分析有生命植物的內部工作原理,有的植物生物學家仍在探索「信號轉換」之謎或者遺傳、化學和激素序列如何分散為植物的複雜行為。

儘管科學家對植物的研究日益深入,但植物的複雜指令如何被明確表達和執行,至今仍不為人所知。

美國宇航局給予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資金用於研究重力對農作物的影響,他們最新發現植物具有與人類非常相似的神經傳遞素。猶他大學研究人員發現的新基因「Bypass-1」。 或許有一天一些生活在地球上的農場主有一天可能通過與植物進行交流,確定農作物最終的生長日期。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已撥款500萬美元用於查明植物分子「時鐘結構」,破解植物為甚麼知道何時生長、何時開花。

人們對植物「智力」的討論正在快速超越理論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