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正念正行營救同修


【明慧網2005年3月17日】

正念斥退惡警

2001年年初,在看守所有一個年輕的惡警嘴裏胡言亂語對師父、對法不敬,衝著我喊問:「你們煉法輪功的最自私,為了個人圓滿不顧家人痛苦,你們還做好人,好到哪啦,說給我聽聽!」──都是邪惡宣傳中的那一套。我說:我是個修煉的人,我不願意表白自己如何如何好,但是有一點,我就比你好,你根本就無法和我比。惡警說:我怎麼不好啦?你給我說說!我說:我不想和你爭鬥,你也別逼著我說出來,我要真說出來,你就沒法在這屋呆了,你最好該幹甚麼幹啥去!話音剛落,這個惡警就乖乖的出去了。另一個老年警察意味深長說:年輕人不知深淺!你以為你幹的事別人不知道嗎?!

正念正行營救同修

2005年年初,為了營救本地兩位同修,我們兩人會同被迫害同修的家屬一起去外地某縣公安局要人。開始大隊長不在,後來有人把他叫來。一進屋,這個邪惡的大隊長表現得非常不耐煩,根本就不接待我們,更為嚴重的是還攆我們走。一看我們不走,就親自動手往外拖兩位家屬,並下令兩個年輕的惡警把我們都拽出去。

我們不被惡警的邪惡所動,加大力度發正念,結果這兩個年輕的惡警在座位上站起來,只往前走了兩步,就像定住了一樣站在那裏再也不動了。

過了一會兒,這個大隊長把被迫害者家屬推到門外。我們隨即跟到門外,一人與它們面對面的評理,另一人對著惡警面對面的發正念。此時走廊裏已聚集了多個警察。儘管如此,大法弟子的正念抑制了在場的所有惡警,除大隊長之外無一人說話。一會兒,這個大隊長就招架不住了,以不接待我們為藉口轉身就走。同修緊隨其後。這個惡警一看,就鑽進廁所不出來;咱們同修就站在廁所門口,一邊等一邊發正念。大隊長一看更加驚慌,在廁所比劃兩下(其實根本沒解手),就從同修身邊擠出廁所門,撒腿就往樓上跑,鑽到屋裏再也不出來了。

接著我們從公安局出來又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我們在意念中與被迫害中的同修的思想連在一起,內外形成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解體一切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

在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正行面前,惡警再也承受不住了。下午三點多鐘,就把被迫害的兩位同修從該縣的看守所提出來送往市看守所。此時,全市的大法弟子為營救同修加大發正念的力度。

被迫害的兩位同修被送到市看守所後,市看守所堅決不收,沒辦法只好又拉回縣看守所;然而縣看守所說甚麼也不收,只好又拉回市看守所;無論有關領導怎麼施加壓力,市看守所就是不收,沒有辦法只好放人。

這時被迫害的同修說:「那不行!你們得把搜去我們的錢還給我們。」惡警說:都這麼晚了,財務也下班了,我們到哪兒弄錢給你?等明天給你不行嗎?同修義正辭嚴的說:「不行!你們收我們錢的時候,根本就與財務、上下班沒關係!錢都裝到你們的腰包裏去了。現在放我們走,必須把錢還給我們!」惡警沒辦法,只好向看管同修的警察湊夠了200多元錢,還給了同修,並開車把兩位同修送回了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