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大陸軍校課堂講真象


【明慧網2005年3月14日】我在軍校課堂展現法輪功真象,正面宣傳大法,已經幾十次了。去年一學期,我有計劃地總共對一千人左右講過,主要是穿插在授課內容中講。講孔子時講過,講屈原時講得最為詳細。

我用幻燈的形式,列舉司馬遷、岳飛、譚嗣同、張志新,說明真正愛國者,並不一定為當權者所愛,因為有些當權者是雪人,司馬遷、岳飛、譚嗣同、張志新這些人卻是太陽,雪人會說太陽罪大惡極。然後自然而然轉到現實中來,既然現實中各種貪官污吏背後都有最高的保護傘,那麼最高層中就會有雪人存在,他們用媒體炒作出來的某某罪大惡極,就值得我們去深思。接下去我以第三者的身份講了法輪功真象:包括天安門自焚疑案、法輪大法洪傳情況、在中國受迫害的事例等等。學生沒有不聚精會神傾聽的。

軍校開有藝術課,幾十年的共產黨的教育使人不知中華文明的根本,不知傳統文化的博大及藝術背後的儒、釋、道的思想,我便播放了《梅花詩》前六節,以引起學生們對傳統文化的足夠注意。我到教師休息室,和一位素不交言的教師竟然談了十分鐘。回到教室,學生們正在盯著投影屏幕偷看《梅花詩》,趁我休息時,他們摸出我包裏的光碟,自己放映起來。我一進教室,七八十人齊聲央求不要關,我也樂得讓他們了解一下法輪功真象。

這七八十軍校學生們看得很認真。下課以後,有學生要碟子去拷貝,他們說很容易接受,以前有所耳聞,他們想由《梅花詩》知道中國的前途在何方。這正是當今所有大學生的一個困惑。

下午,我在另一個班講馬克思哲學課,我還是穿著軍裝。首先我提了一個問題:「同學們,江××在答外國記者問時,曾說:‘我年輕時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實現,但現在不這樣想了’,大家認為共產主義會不會實現呢?」有個學生回答說:「我──認為共產主義不會實現。」在我的追問下,他鼓起勇氣說:「不是現在不能實現,是永遠不能實現!」我隨即問大家:「你們是不是這樣的看法?」

結果是很有氣勢的齊聲回答:「是──!」我看這幫學生,原來並不吃共產黨那一套,我就應他們的要求,把《梅花詩》的後四節放映了一遍。我又補充了一些真象片。課後,有的學生說,哲學原來也這麼有趣。

有次搞講座,學生們坦誠心曲:「活得很鬱悶。」無意中又給了我以講真象的機會,我說:「你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有個學生現在還在監獄裏,因為信仰法輪功,有時候五天五夜不能睡覺,而你們又有甚麼好鬱悶的呢?或許是因為生活在一個不自由的社會裏面了吧。」隨後我就把真象給講了。

有時學生找我談心,我就守著他們看完《風雨天地行》。有的看完還要光盤、書籍,有個山東的信基督的學生感嘆道:「真想就此寫篇論文,不過目前還不能發表,……」

春節初四,一朋友自駐港部隊回家探親,說:胡錦濤在南方某部隊會議上講,中國的思想政治工作是失敗的,比不上古巴、朝鮮。這使我想起,去年春節前,有個老師在教務部辦公室寫入黨申請書,寫著寫著旁邊一老師拍著她的肩膀說:「怎麼,要加入共匪嗎?」還有位黨校調來的老教師,經常慨嘆:現在的社會是封建社會主義;上黨課不談點腐敗故事就沒人願意聽課了。這不是要加強思想政治控制的問題,而是要敢於正視現實和及時認清真象的問題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