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農曆新年到 千家萬戶難團圓(二)

【明慧網2005年2月5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又逢農曆新年,闔家團聚,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刻。

自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今年是第六個農曆新年了。這六個新年對於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來說,是在淚水中追思被無辜奪走生命的親人的時刻,也是牽掛正在無辜遭受迫害的親人的時刻。過年,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而言,已經沒有了溫暖、歡樂和團聚的內涵。

恐怖迫害使無數家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許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親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親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著的人承受著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許多家庭中親人無辜被關押、勞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有許多家庭中的親人為了抵制非法抓捕、騷擾和迫害,有家不能回;還有許多家庭的親人,因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無理拒之國門之外,無法回國盡一份家庭成員的義務,親人間只能隔洋遙寄對親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破壞了無數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讓我們僅以1999年7月以來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團恐怖迫害中的真實經歷,來看一看在中共「歌舞昇平的歡宴」和「人權最好時期」的背後,真實的人民生活狀態究竟是甚麼樣子。

(接前文)

二、蒙受幼年喪父母,中年喪偶,老年喪子之巨痛

人生的巨大痛苦莫過於幼年喪母,中年喪偶,老年喪子。在五年多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一幕幕人間悲劇發生在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裏。

從1999年7月至今,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的被迫害致死的1300多名法輪功學員中,他們的平均年齡為45歲,絕大多數身後留下未成年子女、風燭殘年的父母。失去親人後的家屬們在艱難的支撐著被摧殘得支離破碎的家;還有的家庭夫妻雙雙被迫害致死,或一方被殺害而另一方還在非法關押中或被迫流離失所,家中年幼的孩子、年邁的老人境況悲慘,令人堪憂。闔家團圓、天倫之樂對這些法輪功學員們的家庭而言已成為遙遠的過去。

* 楊家小兄弟:快過年了,好希望爸爸、媽媽回來!


李淑花(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

一年多前,吉林榆樹市10歲和11歲的小兄弟楊凱和楊航失去了慈愛的母親。母親李淑花僅僅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於2003年10月9日被榆樹市公安活活打死,年僅32歲;父親楊佔久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仍被關在吉林省四平石鈴子監獄。小兄弟對大紀元新聞網記者說:快過年了,好希望爸爸、媽媽回來!

楊凱和楊航現在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生活十分艱難。孩子的外婆說,現在東北已經很冷了,若不是當地功友送給他們禦寒的衣物,兩個孩子根本無法上學。前幾天女婿楊佔久也從監獄裏捎信給孩子,鼓勵他們好好學習,做個好孩子,不要為他擔心。

快過年了,好希望爸爸、媽媽回來!如同天下所有的孩子一樣,盼望和媽媽、爸爸在一起,是孩子們心裏最純真的本願。對法輪功的迫害,殘忍的奪走了孩子們的父母,這場迫害的邪惡性質不是昭然若揭嗎?

* 四歲的融融已幾經生死離別

融融99年11月出生時,她的爸爸不在跟前。10月底,爸爸因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一回青島就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來。

融融的爸爸鄒松濤是一個學業優秀、為人謙和的人,畢業於南京大學,後來又在山東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專業讀研究生,於1999年獲碩士學位。99年7.20以後,鄒松濤多次被非法關押,曾被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銬在鐵椅子上,用鞋底抽打頭面部,致使頭部腫大幾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20多分鐘。 2000年7月鄒松濤被騙至青島市公安局,隨即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勞教所。9月底被轉送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4個月後的11月3日上午,王村勞教所警察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他,當日鄒松濤墜下樓來,死時年僅28歲。當時融融才十一個月。


融融

融融父母鄒松濤、張雲鶴

融融的媽媽叫張雲鶴,原在青島德瑞皮化公司(德國獨資)任主管會計,工作出色,因為她修煉法輪功,公司在各方重壓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張雲鶴因為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發現,被迫流離在外。很久沒有她的音訊,後來聽說她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看守所,但至今家人沒有她的消息。

小融融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為命。不久,年已6旬的外婆,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2001年8月也黯然離開了人世。

爸爸、媽媽、外婆,融融身邊接連失去了三個最愛她的人。當融融思念親人時,四歲的孩子會墊著凳子,趴在桌子上去親一親爸爸的骨灰盒。

* 一歲半就和媽媽訣別的小黃穎


小黃穎(乳名:開心)親吻著媽媽的照片說:想媽媽


媽媽羅織湘被廣州市天河區610歹徒迫害致死

媽媽羅織湘和爸爸黃國華

照片上的小女孩黃穎 (乳名:開心),2001年5月18日出生,一歲半時就被奪走了媽媽。

媽媽羅織湘,原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設計室規劃工程師。2002年11月22日被廣州市天河區「610」及興華街派出所劫持去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她絕食抗議迫害,後被送去天河中醫院,12月4日含冤離開人世,年僅29歲,死時懷有三個月身孕。

開心無法和爸爸在一起,爸爸黃國華因堅持講法輪功真象,遭到當局非法監視和關押,被迫逃離家,目前逃亡到了泰國。

現在,開心住山東省臨朐縣五井鎮茹家莊村(新村12號),一間昏暗將要倒塌的土坯房內,與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爺爺奶奶艱難度日。

開心在外婆面前從不透漏媽媽去世的消息。 開心說「外婆會哭,哭的好傷心好傷心的!」(外婆一家都不讓外婆知道女兒已去世,外婆身體不好,家人怕外婆承受不了。)只要外婆不在身邊,任何人問:「媽媽在哪?」開心答:「媽媽被壞人害死了!」

一次在一大法弟子家的客廳裏看到《羊城小故事》真象小冊子裏「廣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媽媽照片時,開心會說這是媽媽。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後又蹦蹦跳跳的自己玩去了。大人們以為她還不懂事,慶幸她還未受太大傷害。但是,在大人們都進了房間後,開心一個人又重新拿起小冊子望著媽媽的照片偷偷的流淚……

* 山東濰坊15歲女孩母親被殘殺 父親遭冤獄 親人們被非法關押

照片上的女孩叫紀亞娃,今年15歲,是山東濰坊市的一名初中學生。她原本有一個幸福的童年。照片上幼年的她在媽媽的懷裏與媽媽一起歡笑著,當時是爸爸手舉照相機給他們拍的照片。

紀亞娃的爸爸是1994年修煉大法的,那時亞娃還小。亞娃的爸爸得了乙肝,整天痛苦的上不了班,三十多歲的年紀就到處療養,吃藥,家裏的事都媽媽一人幹,媽媽也沒了歡笑。亞娃的爸爸修煉後,就像是換了個人,媽媽看大法這麼神奇,也修煉了。亞娃說:媽媽自從修煉後,再沒有對亞娃發過火。

歡樂的少女本應有著花一樣美好的歲月,然而,1999年7月20日,打破了無數幸福家庭的歡樂、安詳;也打碎了無數童年的純真、美好。


婁愛卿

媽媽婁愛卿,於2000年12月24日被迫害致死,當時亞娃才11歲。

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紀亞娃爸爸被非法勞教;姥姥范福美,67歲,2000年因去北京為法輪功冤案上訪,被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小姨婁紅梅和姨父李天民至今被非法關押,受盡折磨。

這場持續五年多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性迫害,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目前還是個未知數。自明慧編輯部2004年9月15日發出《關於收集孤兒資料的通知》至今,已有100多位遺孤的詳細資料突破中共嚴密封鎖,匯總到明慧網,其中有襁褓中的嬰兒、學前兒童,也有小學生和青少年。這些無辜的孩子,因為父母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迫害而被奪走了童年的幸福。

白髮送黑髮,法輪功學員年邁的父母們,在殘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子女,在思念的痛苦中煎熬。

*長子被虐殺 次子遭酷刑 白髮老母親欲訴無門


白曉鈞

吉林省長春市大法弟子白曉鈞,男,35歲。吉林省東北師範大學教師,哲學碩士。自從99年7.20後因堅修大法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因依法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1年,關押在吉林省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關押期間受種種酷刑折磨,被嚴重打傷。2002年1月在超期關押了7個月之後,因不放棄修煉,被強行送往長春市興隆山洗腦基地,後被送往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關押。因拒絕洗腦,在全身長疥瘡、體無完膚的情況下被警察指使犯人用鹽水澆。白曉鈞於2003年7月18日在朝陽溝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白曉鈞之弟白少華,中國人民大學本科畢業,因堅修大法多次被非法關押。2003年3月,白少華再次被非法勞教,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受到種種酷刑折磨。

他們的母親已經70多歲,中國自古雲:人到七十古來稀。這樣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失去了大兒子,二兒子也生離死別,在強權暴政的壓迫下,欲訴無門、欲靠無人、欲哭無淚。

* 電視插播先驅者劉成軍被虐殺 父母承受致命打擊


劉成軍

為了把真象告訴那些被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的人們,32歲的吉林省農安縣大法弟子劉成軍和同修在長春插播了電視真象片《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遭到謊言中共江氏集團瘋狂報復。

被非法抓捕後,被用碗口粗的木棍往死裏打;在獄中被綁在「老虎凳」五十二天,後又用手銬銬在「死人床」上,腿被打成殘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個月酷刑折磨後,2003年12月26日劉成軍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遺體被強行火化。兒子被殘酷虐殺,父母遭致命打擊,老父親當即喉嚨處鼓起一個大泡,把喉嚨擋住,呼吸困難;母親哭得幾次昏厥。

*黃曌的老母親手捧遺像上街哭訴冤情


黃曌

黃曌,1972年出生,武漢市礄口區糧食局職工,家住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漢中街上閘社區。

2004年4月19日,在武漢市礄口區街頭,幾位年邁的老人手舉著被迫害致死的年輕的大法弟子黃曌的遺像在街頭向圍觀的群眾哭訴著:她是被礄口公安打死的,因為她修煉法輪功。黃曌的老母親撕心裂肺地仰望蒼天哭喊道:我問蒼天,我問大地,我的女兒是怎麼死的!在黃曌被害死以後,公安企圖掩蓋事實和栽贓,居委會出三萬元救濟費,希望家屬封口。黃母哭著說:「我要對大家講,我要對大家講,我女兒是被打死的,我女兒是冤枉的。」

* 邵慧兩年前被殺害 公安至今對家屬隱瞞

吉林省樺甸市邵慧因煉法輪功2000年12月被判三年勞教,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遭酷刑折磨。2002年3月底邵慧從勞教所逃出後,當局派出大量人力搜捕。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局跟蹤,當晚在租房內被迫害致死。公安至今沒有通知家屬 ,邵慧年老多病的父母仍在苦等孩子的歸來。


邵慧一家三口(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迫害致死)

邵慧的妻子穆萍同樣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勞教,生命垂危時於2003年10月以所外就醫名義放回。為了查清丈夫的情況,身體虛弱的穆萍四處申訴,目前生活十分艱難。

* 潘建軍的母親因失愛子悲憤離世 父親癱瘓

大法弟子潘建軍,男,33歲,湖南省沅陵縣馬底驛鄉方子埡村人,畢業於師範大學,於2004年1月23日,在常德市所屬津市監獄的攸縣網林園藝場七監區被迫害致死。

潘建軍遇害後,父親受打擊腦溢血癱瘓,母親悲憤撒手人寰,淒慘至極。潘家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潘建軍的兩個弟弟務農,姐姐因看護癱瘓的父親,也無法外出打工。

* 噩耗使蒙瀟的父親癱瘓 母親神志不清

大法弟子蒙瀟,37歲,成都鋼鐵廠職工、工段長,在經受了嚴刑逼供、強制灌食、捆綁、被注射大劑量有毒藥物等種種迫害後,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於2004年1月8-12日期間在成都金堂縣被迫害致死,布滿傷痕的遺體沒有通知家屬就被馬上火化了。噩耗傳來,蒙瀟父親癱瘓在床、母親已神智不清。

* 失子之痛使陳承勇的老父親含悲離世

被廣東當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陳承勇的父親,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醫治無效被中西醫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修煉法輪功後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癒了。但在滅絕人性的虐殺中,老人無法承受愛子被殘殺、愛女被非法判刑的巨大打擊,含著悲冤離開人世。


右一和左一分別為陳承勇父子

…………

誰沒有妻子兒女、父母和兄弟姐妹?這場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迫害已經製造了無數的悲劇,而且悲劇還在不斷發生。難道我們能容忍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