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人送黑髮人 中共「人權最好時期」的見證(圖)

【明慧網2004年12月10日】(明慧記者黎鳴、古安如綜合報導)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是孤兒,失去了妻子的男人是鰥夫,失去了丈夫的女人是遺孀,但卻沒有一種稱呼來形容失去了子女的父母。有人說,這是由於沒有詞彙能形容此種悲痛。

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這樣記述二戰中失去孩子的父母們的感受:「生活沒有比失去孩子更為悲慟的。一切再也不會回到從前。」

一位在911恐怖襲擊中失去了兒子的母親,用顫抖的聲音在911三週年之際對兒子的在天之靈念誦自己的詩:「牽掛你何嘗容易?伴隨著我們日日夜夜,失去你,心中的痛楚無法離開。」

這種人間難以用詞彙形容的悲痛,隨著中共江氏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帶給了中國無數家庭、無數老人。針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覆蓋了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五年多來至少已有1157位(2004年12月10日數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的平均年齡為46歲,大多身後留下未成年的子女和風燭殘年的父母。信仰迫害給全中國帶來巨大的災難,人民經受著深重的苦難。

而中共這幾年來一直在國際社會的人權譴責面前「巧簧」稱中國人的「生存權」正值「最好時期」。在2004年「世界人權日」到來之時,讓我們謹以中國老年人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事例來見證一下中共所標榜的「生存」「最好時期」吧。

* 無辜老人們見證滅絕性迫害的血腥和殘忍

2004年4月19日,在武漢市礄口區街頭,幾位年邁的老人手舉著被迫害致死的年輕的大法弟子黃曌的遺像在街頭向圍觀的群眾哭訴著:她是被礄口公安打死的,因為她修煉法輪功。黃曌的老母親撕心裂肺地仰望蒼天哭喊道:我問蒼天,我問大地,我的女兒是怎麼死的!在黃曌被害死以後,公安企圖掩蓋事實和栽贓,居委會出三萬元救濟費,希望家屬封口。黃母哭著說:「我要對大家講,我要對大家講,我女兒是被打死的,我女兒是冤枉的。」

32歲的長春法輪功真象電視插播者,吉林省農安縣大法弟子劉成軍被非法抓捕後,被用碗口粗的木棍往死裏打;在獄中被綁在「老虎凳」五十二天,後又用手銬銬在「死人床」上,腿被打成殘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個月酷刑折磨後,2003年12月26日劉成軍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遺體被強行火化。兒子被殘酷虐殺,父母遭致命打擊,老父親當即喉嚨處鼓起一個大泡,把喉嚨全部擋住,呼吸困難;母親哭得幾次昏厥。

年輕的成都鋼鐵廠職工、工段長,大法弟子蒙瀟,在經受了嚴刑逼供、強制灌食、捆綁、被注射大劑量有毒藥物等種種迫害後,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於2004年1月8-12日期間在成都金堂縣被迫害致死,布滿傷跡的遺體沒有通知家屬就被馬上火化了。噩耗傳來,蒙瀟父親癱瘓在床、母親已神智不清。

2003年末,遼寧省撫順市人大門前,大法弟子李英的老母親長跪不起,哭述著女兒被警察抓去兩天就被活活打死,渾身是傷。可憐李英的孩子,家裏人為了不讓其幼小的心靈受傷害,只是告訴孩子媽媽是病死的。天真的孩子信以為真。

安徽皖淮田區陳家崗的大法弟子謝桂英2000年10月被當地警察打死,年逾六旬的老母親辛公花欲哭無淚,欲告無門,幾年裏逢人便哭訴女兒慘死的經過,菜場、商場、家屬區、街道旁,認識的人和不認識的人,群眾在流傳謝桂英被害死的故事,也在為老母親的境遇悲傷。

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29歲的大法弟子吳敬霞還在哺乳期就被公安警察活活打死。吳敬霞的父母失去女兒萬分悲痛,寫了訴狀,遞到濰坊市公安局,那裏的負責人說:「這官司一打就贏。可是我們今天給你們打贏了,明天我們就要摘烏紗帽,就沒飯吃了。」老父母有冤無處訴,在失去女兒的痛苦中度日。

99年10月28日在法輪功學員首次北京國際新聞發布會上擔任翻譯的大法弟子蔡銘陶,經歷了酷刑「轉化」,曾被吊銬20多小時,2000年10月4日因迫害而身亡。蔡銘陶不修煉的父母強忍萬分悲痛,在兒子告別儀式上不停的大聲說:「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啊!」 「我兒子上京反映情況,沒有錯,是政府迫害法輪功造成的。」 「我為有這樣的好兒子而感到自豪。」 「我失去了一個善良的寶貝兒子,你們失去了一個好功友,這都是迫害法輪功造成的。」

……

像這樣兒女蒙冤遭殘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慘案例,在中共江氏集團五年多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遍布全國,無以計數。有的老人在忍受老年喪子巨痛的同時,艱難的撫養著遇害兒女身後的年幼遺孤,有的老人甚至在巨大悲痛之中去世。

* 承負失子之痛 艱難撫養遺孤

被廣東當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陳承勇的父親,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醫治無效被中西醫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修煉法輪功後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癒了。但在滅絕人性的虐殺中,老人無法承受愛子被殘殺、愛女被非法判刑的巨大打擊,含著悲冤離開人世。


右一和左一分別為陳承勇父子

廣州市大法弟子羅織湘2002年12月4日被廣州市天河區610歹徒非法抓捕後迫害致死,羅織湘的丈夫黃國華在經歷勞教折磨後仍遭當地「610」追殺,逃亡到泰國。在山東省臨朐縣的貧窮農村,黃國華的老父母黃佃清和賀光榮,無任何收入來源,住在昏暗的將要倒塌的土坯房內,艱難的撫養著已經失去母親,又見不到父親的年幼孫女小黃穎(乳名:開心)。

高精度圖片
羅織湘遺體告別儀式

奶奶和出生五十天的開心流離失所中照

爺爺和開心

黑龍江省訥河縣退休教師李淑芬全家都修煉法輪功,兒媳崔曉娟是大慶人民警察學校教師,1999年12月30日在擺脫警察非法抓捕時不幸身亡。兒子徐向東是大慶市開發區高級工程師,因堅信「真、善、忍」被非法判刑12年,被折磨得脫了相。在李淑芬精神受到極大傷害的情況下公安仍不斷騷擾,李淑芬2003年9月9日不堪迫害撒手人寰。從此,已痛失母親近四年的遺孤,又失去了相依為命的祖母。

遼寧撫順市大法弟子黃克2003年6月底被非法抓捕關押在撫順市第一看守所,僅僅十天時間即被迫害致死,妻子鐘雲秀也在1999年10月迫害之初即被殘殺。黃克的母親因意外事故導致精神失常已經多年,如今黃克的老父親除了承受晚年喪子的苦痛,撫養不滿兩歲失去母親、五歲時又失去父親的年幼的孫女,還要面對周圍受謊言與仇恨宣傳欺騙矇蔽的奇異目光,境遇令人淚下。

青島大法弟子張雲鶴的父親,幾年來經歷了女婿鄒松濤被迫害致死,女兒張雲鶴因為堅持為法輪功討公道,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追捕而被迫流離在外,消息全無,老伴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2001年8月黯然離開了人世。2002年2月後,張雲鶴又被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至少半年時間。兩年多來,當地警察局一直不將張雲鶴的情況通知家人。老父親現在與年僅四歲的外孫女融融相依為命,知者無不憂傷。

廣東消息,14歲的李廣根和10歲的李廣華是茂名市茂港區坡心鎮的居民,小姐妹和95歲的奶奶相依為命,度日艱難。她們的媽媽李美48歲,於2001年正月初一被綁架到電白縣寨頭拘留所,同年7月轉到茂名洗腦班受盡折磨,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造成神志不清,03年農曆7月被放出生活不能自理,於2004年6月24日去世。

……

* * * * * *

這些老人們本應享受人生晚年的幸福,1999年7月中共江氏犯罪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他們本有修煉法輪大法的真誠、善良、寬容、堅忍,做人中之好人的子女,本也有禮義圓明、幸福溶溶的家,是對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剝奪修煉人說真話的權利,使他們失去了愛子(女),使他們的生活蒙受了深重的苦難。這就是中共給人民提供的「生存」「最好時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