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農曆新年到 千家萬戶難團圓(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4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又逢農曆新年,闔家團聚,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刻。

自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今年是第六個農曆新年了。這六個新年對於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來說,是在淚水中追思被無辜奪走生命的親人的時刻,也是牽掛正在無辜遭受迫害的親人的時刻。過年,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而言,已經沒有了溫暖、歡樂和團聚的內涵。

恐怖迫害使無數家庭被摧殘得支離破碎,許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親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親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著的人承受著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許多家庭中親人無辜被關押、勞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有許多家庭中的親人為了抵制非法抓捕、騷擾和迫害,有家不能回;還有許多家庭的親人,因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無理拒之國門之外,無法回國盡一份家庭成員的義務,親人間只能隔洋遙寄對親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破壞了無數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讓我們僅以1999年7月以來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團恐怖迫害中的真實經歷,來看一看在中共「歌舞昇平的歡宴」和「人權最好時期」的背後,真實的人民生活狀態究竟是甚麼樣子。

本文內容:

一、恐怖迫害中一家幾口被虐殺
二、承受幼年喪母、中年喪偶、老年喪子之巨痛
三、中共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大耍流氓
四、謊言欺騙 株連迫害 生命在仇恨的瀰漫中被傷害
五、遠隔重洋的思念──海外法輪功學員因信仰被剝奪回國探親的權利

一、恐怖迫害中一家幾口被虐殺

* 河北省張家口:四兄妹中三人被害死 老父母幾經綁架關押

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北辛堡鎮蠶房營村的一法輪功修煉人家:父陳運川,母王連榮,大姐陳淑蘭,大哥陳愛忠,二弟陳愛立,小妹陳洪平和大姐的女兒李影全都修煉法輪大法。全家人受益,父親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癒;母親30多年的關節炎、咳喘病好了,脾氣也不再火暴了。


陳愛忠(大哥)

陳洪平(小妹)

陳氏一家合影,陳愛立(二弟)在右一

但7.20非法鎮壓法輪功後,大哥陳愛忠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判三年勞教,於2001年9月12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勞教所,8天後即被虐殺。小妹陳洪平被懷來縣東花園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雙腿被打斷,後在高陽勞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於2003年3月5日去世。

2004年2月28日,父陳運川、母王連榮和二子陳愛立被非法綁架到張家口市沙嶺子洗腦班遭受迫害,三人絕食抗議,兩個月後父子被放回反鎖在家中,北辛堡鄉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陳愛立身體已被摧殘得極差。7月9日陳愛立擺脫監控,流離失所,但身體一直極度虛弱並日趨嚴重,於2004年11月5日含冤離世。

陳運川7月26日再次被綁架到沙嶺子洗腦班遭受迫害,10月19日王連榮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而被放回,同日陳運川也被放回。二老回家不久,再次經歷失子之痛。

現在四個子女只剩大女兒陳淑蘭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大興縣天堂河女子勞教所,陳淑蘭的女兒李影也被劫持在北京市昌平區敬老院。

* 內蒙古大法弟子於秀蘭、李海燕母女相繼被迫害致死

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大法弟子於秀蘭,60多歲,修煉前患有嚴重的脈管炎,腿痛得常常臥床不起,多年到處求醫都未能見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99年有幸煉起了法輪功,身體漸漸好起來,多年的脈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飛,修煉法輪大法給了她一個真正健康的身體。

於秀蘭因堅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寫保證書,並向被江氏集團謊言矇蔽的世人講清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被幾次非法關押。2000年11月12日在家中被大楊樹鎮中央街派出所所長白麗、片警劉長校、彭××等人綁架,長期非法關押在鄂倫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

後來,於秀蘭被非法判刑3年送往保安沼女子監獄。她絕食絕水抗議迫害50多天,骨瘦如柴。在殘酷迫害下於秀蘭出現腦血栓症狀,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監獄就是不放,還把她關進終日不見陽光的禁閉室裏。2002年12月22日,於秀蘭被迫害致死。

兩年後,於秀蘭年僅30歲的女兒、大法弟子李海燕,因堅持修煉大法、講真象被數次綁架,慘遭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於2005年1月13日清晨4點左右含冤離世。9點多由片警張喜齡(音)及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幾人擅自匆忙將遺體拉去火化。

於秀蘭的丈夫李金榮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內蒙古駐京辦,後來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大楊樹惡警抓不到李金榮就把他不修煉的大兒子做人質關進看守所。李金榮回去要人,被非法關押了8個多月,在家人的再三要求下才放人。李金榮的大兒子也被非法關押了15天才釋放。李金榮後來因為發真象材料又被非法關押了15個月。

* 17天內張全福父子雙雙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虐殺


張全福和小孫女

張全福曾患有骨質增生、尿毒症等多種重病,1999年1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各種病症全部消失,身體健康,精神飽滿。1999年7.20迫害以後,由於身心受益,憑著對國家政府的信任,父子進京上訪,因此多次遭到公安人員上家騷擾和非法關押。最後一次是2002年3月6日晚父子一起再次被公安強行帶走,均被再次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

張全福在關押期間被折磨得肌肉萎縮,失去走路能力,便膿便血,骨瘦如柴,被強行拖著上下樓開飯。於2003年1月2日死於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二中隊。據透露,張全福臨終前想喝口糖水的願望也被拒絕,臨死之前還被毒打一頓,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喚來使去,還被獄警隊長李忠波打嘴巴子。


張全福之子張啟發也被迫害致死

父親去世半個月後,其子張啟發於2003年1月18日被釋放回家,此時張啟發已呈瀕死狀態:身體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皮膚又黑又硬,長滿硬刺硬瘡、雙腿疼痛不能行,呼吸困難,口齒不清,排泄困難。於第二天2003年1月19日中午死亡。

張啟發的女兒張琪才15歲,短短17天裏孩子失去了父親和爺爺,惡警還經常到家騷擾,使她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 甘肅隴西縣大法弟子畢文明及其岳父母三人先後被迫害致死

畢文明,男,34歲,家住甘肅隴西西郊。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畢文明的岳父母黃志義、何春梅也於1998年前後得法。何春梅,60歲,得法前一字不識,常年的藥罐子,但老人得法後幾個月,不僅病好了,一身輕,而且能讀《轉法輪》了。黃志義在幫助老伴讀《轉法輪》的15天中,6年不癒合的手術刀口竟在不知不覺中癒合了!原本對法輪功信疑參半的黃志義驚詫得合不攏嘴。

法輪功遭殘酷迫害後,畢文明於2000年2月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隴西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同年12月何春梅和老伴黃志義及女兒、女婿一同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向世人說一句心裏話: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然而,二位老人卻被非法抓捕遣送回當地,在當地監獄非法關押半年之久。畢文明在北京又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回來後一直流離失所在外。

警方為查找被迫流離失所的畢文明及其妻子,不斷的給二位老人施加壓力,揚言再不交出二人,就將老人抓起來,給老人的精神造成極度的傷害,導致黃志義舊病復發,於2002年1月19日在悲憤中離開人世。

2002年2月畢文明在蘭州被七里河公安分局綁架,非法關押在蘭州西果園看守所,後又被劫持入隴西縣看守所,2003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2004年又被轉入定西監獄迫害。在定西監獄畢文明遭到獄政科李某、張建英等惡人的電擊等酷刑折磨。2004年9月3日中午,惡警又指使犯人對畢文明進行毒打,之後,惡警又用電棍電擊迫害,導致畢文明當場死亡,身體傷痕累累。

何春梅老人在一次又一次的連續打擊下,於2004年9月30日在痛苦中撒手人寰。

* 吉林省東遼楊桂琴、楊桂俊姐妹雙雙被殺害

吉林省東遼縣白泉鎮一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姐妹楊桂琴(47歲)、楊桂俊(43歲)在2002年9月底被非法判十幾年徒刑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分別在2002年11月及2003年6月在監中被殺害,兩姐妹死亡僅間隔7個月。

楊桂琴一直被當地警察列為重點抓捕對像。時因一名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承受不住警察的酷刑折磨,說出了法輪功資料點。2002年3月12日,市委書記趙振起親自帶領市公安局長等40多人把資料點圍住,非法抓捕了楊桂琴、楊桂俊等15名法輪功學員。

姐妹倆生前遭到的酷刑折磨包括:坐老虎凳、高壓電棍電擊全身、吊銬、宮針、用點燃的香煙熏頭燒腳等,據悉其中宮針一刑,其針體極細,扎到皮肉裏不留痕跡,不出血,卻極痛,一般人承受不住。警察用宮針扎法輪功學員的手指尖、腳趾尖和頸部。

* 安徽省合肥市李梅、李軍姐妹因信仰被雙雙害死


李梅

李梅是一個非常文靜純樸的女孩。原來體弱多病,修煉以來,積極開朗,身體各方面都明顯轉好。她非常誠實、善良,曾把自己正式的會計工作讓給了一位殘疾的同事,自己主動要求下崗。就是這樣的好人,因為覺得法輪功好,不像電視上所宣傳的那樣,去了北京信訪辦上訪,從而被抓被打。2000年6月被抓進肥東看守所,後被非法關押在合肥女子勞教所,期間被毒打致內臟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醫院。2001年1月31日,李梅的父母被通知到解放軍105醫院看望女兒。去看的時候,李梅的家人被團團圍住,不准靠近李梅。李梅的身體被被子蓋住,只能看見頭部,鼻子、嘴角、耳朵隱隱可見血跡,面部有淤傷,脖子圍著紗布。據醫生介紹,李梅已經大腦萎縮,內臟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2001年2月1日,李梅不治離開人世,年僅28歲。

勞教所內部情況封鎖嚴密,具體發生了甚麼,難以得知。

2001年12月23日明慧網刊登了經民間途徑證實的消息:李梅的姐姐李軍也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而被迫害致死,年僅30歲。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