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不幸遇險惡,李曉英精神失常多年又遇不明之難

關於石家莊李曉英情況的調查

【明慧網2005年11月8日】(明慧大陸消息)- 聽說石家莊李曉英遇難,我們感到很難過。羅幹、610一夥又藉此大做文章,栽贓法輪功,欺騙民眾。下面把我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匯總公布出來,以便正義、善良的人們明察。

* 曾因修煉而生活幸福

現年40歲左右的女教師李曉英,是河北省石家莊市機械工業學校的老師。據介紹,她為人精明能幹,所在學校的一些領導都曾經是她的學生;她家住在石家莊市柏林南區石家莊機械工業學校宿舍北樓,父母已經離休。

李曉英嚮往做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所以1999年7.20之前,她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一直到1999年4.25之前,李曉英都能夠正常參加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煉功,也在業餘時間學習法輪功的書籍,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

* 迫害開始,上訪遇險惡 精神失常

1999年「7.20」迫害開始後不久,因遭受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磨難和刺激,她的精神開始失常。後來這些年在反覆的上訪、被抓捕、勞教、保外就醫中,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不但早就無法繼續修煉法輪功,而且生活都要有人照看。

1999年7.20,法輪功開始受到全面、公開的迫害,數千萬法輪功學員認為這是因為政府不了解法輪功對個人、社會、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許多人紛紛上訪北京,為法輪功說真話。李曉英也加入到為法輪功上訪的行列。在江澤民、羅幹一夥的操縱下,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當時通往北京的所有交通要道都有防暴警察把守。

李曉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主動克服重重困難去北京信訪局,向政府反映法輪功使人身心健康、利國利民的真實情況。在去北京的路上,為躲避防暴警察的阻攔,李曉英隻身穿越莊稼地,昏倒在地裏。她在莊稼地裏爬了3天。後來有當地農民見其快死了,設法使其清醒過來。

幾天以後一位農民好心的通知石家莊市機械工業學校派人將她接回。當時李曉英身無分文,光著腳,腳後跟流著血,形像十分狼狽,精神狀態也顯不正常。從此她不但無法繼續修煉,而且生活都要有人照看。在她上訪的那些天中,她精神上受到了怎樣的嚴重刺激,到底還遭受了怎樣的磨難,更詳細情況一時難以調查清楚。

99年720那次李曉英上訪未成被接回石家莊後,當時的學校書記孟凡春(音)責令學校對李曉英監禁看管。由於當時李曉英精神已經受到刺激,學校有領導去看她時,她一會兒說「我得去加水去」,一會兒說「我最喜歡爬在牆上了」,並去行動,等等,表現出精神異常。

* 「上訪、上訪、上訪、……」

上訪過程中所受精神和肉體上的重大刺激,導致李曉英精神失常。她的思維停留在「上訪」上,只要家人看不住就往北京跑,說是去上訪。

後來她又去了北京,被抓後遭受酷刑,坐老虎凳,被銬在鐵椅子上幾天幾夜。後被勞教。在勞教所,她被注射不明藥物,導致更嚴重的精神失常。其同事的愛人在公安系統,設法將其救出。回家後又去北京,被抓回後遭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監獄(現推算當時的時間應該是2000年7月份)。後因精神不正常,李曉英終於獲准保外就醫。據了解,回家後李曉英的情況略有好轉,但不跟人說話,生活需要親人照顧,常有怪異的舉動。例如:她曾在她家涼台上鋪滿玉米秸等雜物,然後光著腳在上面走,走得鮮血沾滿了玉米秸。

據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資料記載,李曉英刑滿後警察仍不放人,已被勒索上萬元,現李曉英又被綁架到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強行洗腦。反覆出走、被抓、被非法關押的過程,使得原本生活和工作都很體面的李曉英經受了怎樣的魔難和侮辱,李曉英自己已經說不出來,旁人更是難以了解。接觸李曉英的人都知道的只是,1999年7.20之後,她變的不正常了,有精神病,而且越來越重。

* 病情加劇

2004年下半年被釋放後,有一次不知怎的,李曉英又去了北京,被北京警察拘押。北京警察要求單位去接人,因為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採取的邪惡宣傳和株連政策,單位不願去接人,當地石崗大街派出所也不願去,李曉英的家人出於個人原因也不去,結果拖了好長時間李曉英才被接回家。

精神失常後的李曉英,因為思維停留在「上訪」上,每每往北京跑,每次又都被公安抓回。公安不顧她精神不正常的身體狀況,總是把她送勞教所、洗腦班或監獄。但因為精神失常,她每次又被家屬保外就醫接回。這樣殘酷的過程反覆多次,致使她的精神病越來越嚴重,後來只得送精神病院。

李曉英最後一次被從精神病院被接回來是兩個月前。此後一直由她母親看著她,不讓她出去,也不讓別人和她接觸。據偶爾見過她的人講,可憐的她已經變得表情嚇人,兩眼發直,往上翻。

* 在新一輪迫害行動中再遭不明之難

2005年10月24日,李曉英在她的一位親戚葬禮時,家人沒看住又失蹤。直到2005年11月3日派出所找到李曉英原單位(迫害開始後她被學校開除了),單位找到李曉英的娘家,家人才知道李曉英已不幸出事。但李曉英是怎麼出的事,是被迫害致死,還是在神志不清時被壞人加害?說法輪功讓李曉英自焚,羅幹也罷、曾慶紅也罷,中新社也罷,他們誰能拿得出令所有人信服的證據?!

對於李曉英去世的時間、地點、原因、過程,我們還在調查之中,並將追查到底,直到真象大白。我們相信,隨著迫害的結束,事實真象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所有對這場迫害負有責任的兇手,必將受到應有的懲罰。

* 蹊蹺的公安內部文件和中新社報導

早就無法繼續修煉的李曉英在精神病的折磨中已經很不幸,不明不白的離世更是可憐,可羅幹一夥卻仍不放過這樣一個飽受苦難的病人。據了解,在公安內部傳達的版本中,特別強調「自焚現場」的提包內有身份證件、法輪功書籍、法輪功真象傳單,並對此在報紙電視上展開宣傳。然而,公安內部說事件發生在「10月24日」,而北京日報則說是發生在「11月2日」。

為甚麼同是中共官方,日期卻相差半個月?上次震驚中外的天安門偽火背後,露出奉命從腦後打死劉春玲的軍警的身影;這次所謂的「自焚」之火的背後,又隱藏著哪些魍魎鬼影呢?

10月24日或者11月2日的所謂「自焚」,究竟是否卻有其事?當事人是暴政下含冤無處投訴的老百姓,還是精神失常的李曉英?

李曉英到底是怎麼死的?是「自焚」還是在神志恍惚中不幸遇害,然後遭中新社調包為宣傳所用?

2001年前後,在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最不得人心﹑難以為繼的時候,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人算不如天算,慢鏡頭播放中央電視台的自焚錄像,清清楚楚揭示出自焚騙局中的劉春玲是被公安在現場用重物擊打致死。不管江和中共在事後播出多少所謂的專訪來圓謊,對於劉春玲被打致死這個鐵一般的事實,卻從來沒有敢辯護過。

江澤民下台以後,曾﹑羅為了堅持邪惡,也為了讓政治對手背黑鍋,繼續堅持迫害法輪功。新任領導為了在政治鬥爭中獲利,對這場迫害採取了根本不加制止的態度。今年(2005),中國大陸又搞起了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件持續發生,而且出現了許多極其惡劣的案件。瀋陽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嚴重電擊毀容,而後又被迫害致死,馬三家惡警電擊大法弟子王雲潔致乳房潰爛,慘不忍睹。在迫害升級的背景下,2005年11月3日,中共媒體報導了一則所謂「李曉英」在北京南長街自焚死亡的事件,一邊稱相關調查工作仍在繼續中,一邊卻在統一報導中馬上宣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用意十分明顯。

* 官方調動株連制,封鎖消息

目前,為了封鎖真實消息,防止官方的新一輪誣蔑宣傳像2001年那樣弄巧成拙,石家莊機械工業學校、當地公安和家屬委員會已將石家莊機械工業學校宿舍的法輪功學員嚴密監視起來,聲稱「現在形勢很緊,你們(指法輪功學員)不能隨便走動」。

無論新一場自焚宣傳如何收場,請大家記住一個無可改變的事實:李曉英曾經是一個善良的人民教師,嚮往做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就因為履行公民的義務,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就被公安等不法之徒反覆多次迫害,精神和肉體上承受了巨大刺激和折磨,導致精神失常,變成精神病患者,而失蹤、不明不白的去世。這是中共江澤民、羅幹一夥的迫害政策,以及為升官撈錢而追隨江羅的石家莊各級610組織對法輪功學員欠下的又一筆血淚債。

希望知情的石家莊的大法弟子側面了解一下有關李曉英受迫害的真實詳情,通過安全方式傳遞給明慧網。此次邪惡之徒又是有備而來,也請做這方面工作的法輪功學員注意發正念,加強安全意識。另外,近期羅幹、曾慶紅、610等可能還會編造有關李曉英詳盡謊言以圖自圓其說,請石家莊大法弟子每晚7、8、9點發正念鏟除本地區的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主動解體迫害。


石家莊市石崗大街辦事處電話:0311-87046625

石家莊市石崗大街派出所電話:0311-87042119 或 8804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