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善忍大法的熔煉中證實大法


【明慧網2005年11月7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名叫蔡韋華強,來自馬來西亞。在1998年初及2000年初,我分別在網上及書局中閱讀了師父的功法示範及《轉法輪》,覺得功法挺好,但卻未能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直到2000年10月,我在一間書局看到了三本《轉法輪》,當時有一股力量推動我買了一本。一氣呵成的將整本《轉法輪》看完後,我知道這是一本指導人修煉的書。

自小,我便有對人體、生命、宇宙奧秘及真理的渴求,也涉獵了各種各樣常人的、超常的以及出世間的學問,而恰巧在那10個月裏我正鑽研於佛法修煉。就這樣,我深深的被《轉法輪》吸引住了。在那一個月裏,除了吃飯、喝水、上洗手間及睡覺,我幾乎都沉浸於師父的講法中,就是覺得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去做其它的事。一個月內便如飢似渴的將師父所有的講法都看了三遍以上,真有點「朝聞道,夕可死」的感覺。修煉了法輪大法的這些年來,我感覺到身體狀態是前所未有的良好,心境是前所未有的豁達開朗,思想上也越來越清醒理智了。這種美妙、良好的體會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只可意領不能言表。

以下,我想談一談個人在大法修煉中的幾點體悟:

(一) 要每一思每一念時時刻刻將大法放在第一位,做甚麼事時都要首先考慮法。無論修煉過程中做得好與不好,至少我們得守住這個正念,基點要對。我們的一切皆從法中來,正信、正念、正悟才有正果。

(二) 一定要實修自己的心,在任何環境下遇到矛盾時都要先用法來對照自己的心性,不能向外推開矛盾或繞開走。因為在我們的修煉道路上不會有任何一件和我們心性提高無關的事偶然發生,都是和我們心性提高有關的。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提到:「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裏有的時候明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裏明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的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我體會到真善忍宇宙的根本特性是為公的,不是為私的,所以宇宙及同化於宇宙特性的眾生才能永遠的圓容不滅,脫離成住壞滅的規律。所以在任何環境中我們也應該多看別人好處,少看別人不好處,儘量用最大善意去理解一切,才能時時保持一個修煉人應有的「樂呵呵」的心態。

舉個例子:前一陣子,我們要到怡保去參與馬來西亞國慶日遊行前,我起了懈怠心不想去,同時剛好有位同修對我有些誤解,覺得我有些問題。集體學法後,那位同修當場指責我,這來得很突然。當時我馬上意識到先別辯解,靜下心來聽,應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善意理解。過程中,雖然他說的我有不贊同的地方,但我看到了他的善意,而他也的確指正了我一些忽略了的盲點。過後我開車送另一位同修回家時,他也說了對我的一些看法,我也靜靜的聽。

接下來我悟到要保持這樣慈悲祥和善意理解的心態去面對一切,遇事先找自己的原因,我發現心性提高得是非常快,無論是在面對任何人、事、物,無論大事小事皆可悟道。而那次的遊行我也有參與,不僅能證實法、講清真象,心性上、身體上也提高很大。這看似無關的一切我發現安排得非常有序,都與我的心性提高有關。而能不能做好這一切,真正對法負責、為自己負責也源於這一念之差。從這裏,我看到了師父為了我們層次的提高是多麼的用心良苦,也深刻的體會到了實修的真正內涵,無論一件事情的發生怨不怨我們,我們都應該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保證裏面有我們要提高的因素。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提到:「我經常講一個道理,有的人碰到麻煩了,他在那個麻煩當中,他說,別人怎麼就對我這樣了呢?怎麼就不行了呢?其實我告訴大家,不是別人對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順的。你自己要是擰了勁了,你發現,周圍的一切對你都不對勁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來,順應過來,發現他一切又對勁兒了,往往是這樣的。」

(三)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堅定的學好法是做好一切,走向圓滿的最根本保證。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中說道:「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對於這一點,我深有體會。早期我用了大量的時間在讀法學法上,忽略了圓滿的輔助手段──煉功,這個情況在我近來對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後才得到了改善。

未修煉大法前,我的身體自小便比較弱,長期的鼻敏感、咳嗽及皮膚問題久治不癒,困擾著我;性格也總好鑽牛角尖、內向害羞、怯場;思想上偶爾會處於迷迷糊糊、不太清醒的狀態;一遇到困難時自我控制能力也較薄弱。修煉大法後,這一切都有了很明顯的、正面的改觀。身體上的改善我就不贅述了,因為真正震撼我的是在思想上及心境上的昇華。

修煉大法的這五年多來,我的思想對於人、事、物,對於自己和周圍的環境的認識越來越清楚,心境上也變得越加開闊。「困難」這個詞、這個概念在我的思想上也越來越不起作用,我知道這是大法修煉中心性的提高及突破造成的。我體會到大法有無限的內涵、無量的智慧,能正一切不正的,能將一切最不好的完善成好的,在法中甚麼問題都能有答案,在法中一切也唯有越來越美好、明朗。我深深的感到時時刻刻都沐浴在大法的光芒照耀中。

舉個例子:以前,我在做甚麼事之前總是想得太多,做得少,思想觀念障礙極重,和人交往時也變得扭扭捏捏,鑽牛角尖。我曾經嘗試過許多激勵人心的書籍、激勵課程,強加給自己在常人中認為好的觀念,採用甚麼按摩、冥想、靜坐、潛能開發等等各式各樣的辦法,都無法起到根本的作用。經過反覆的通讀法、學法,那些思想障礙在不知不覺中不斷削弱,我現在在一些大的場合中面對很多人講話時,和一些在常人社會中所認為的高階層人士、異性、陌生人交談時也比較自然,不太會怯場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學法》中說:「其實,你在修煉中,就是一點點、不知不覺中修上來的。記住,要無所求而自得。」我了解到自己以前都是在向外求,用一些小道的方法,而真正的提高要直指人心,同時還必須得知道更高層次的法,最根本上大法的力量也從我們生命的深處改變著我們修煉人。我真慶幸自己能得大法,希望所有已得法的同修一定要珍惜這個難得的機緣,接下來的路也一定要走正、走好。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一文中說:「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的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

從一開始修煉大法到現在,我並沒有清楚的看到法輪或法身在另外空間的顯現,煉功時也沒感覺到法輪的旋轉,身體上也沒有身染重病在大法中治癒的深刻體會,甚至在與一些同修交流中他們所談到的大法修煉中的超常現象我也沒清楚的接觸到。而且到今天,我也還未親身見到過師父。那麼,是甚麼力量讓我一開始能走入大法,堅持修煉到今天,越來越精進,而且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樣站出來證實大法、講清大法的真象呢?

從我現在能認識到的說起,一開始有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這與我過去對真理的渴求以及對修煉概念有一定的認識基礎有關。走入大法時,也只抱定了修煉提高至圓滿得正果這個單一的目標,其餘的對我而言都只是次要的。當然,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法輪大法、真善忍宇宙大法法理的博大精深的內涵及其偉大的威德深深的吸引了我。在修煉過程中,隨著不斷的學法、同化法,思想觀念上的障礙越來越少,名、利、色、氣及各種慾望的執著在頭腦中的比重也在降低,我也開始看到了法理在不同層次上的顯現。大法不斷的指導著我應該如何走正、走好每一步路。在任何事情發生時,在任何環境中,只要我們一思一念都不放鬆的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一個大法修煉弟子,時時刻刻用大法來對照自己的心,我們自然知道應該怎麼做,因為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

師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說道:「其實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講給各界眾生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圓容著眾生,眾生也在圓容著大法。我告訴了你們法的莊嚴、神聖,目地是抹去你們對法的迷惑、誤解。」

談到這裏說一件事。我在得法後的三年多接近四年的時間,一直是處於在家獨修的狀態,在我住家附近又無煉功點,自己也很少主動煉功,極少看明慧網等相關網站,也無參與集體學法交流,所以一直是處於個人學法的狀態。當時,我也悟到證實大法、講清大法真象、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應盡的義務,也只是在自己周遭環境小範圍的做。

2002年7月左右,我意識到應參與集體煉功。出來煉功學法幾次,參加了一次學法交流營後,又由於懈怠及各種客觀因素沒出來了。就這樣各種常人之心及執著去不了,哪怕是意識到了也突破不了。混入常人社會的洪流中,又沒參與大法集體煉功、學法、交流的環境,縱使知道自己是個大法修煉人,在常人的矛盾中也不太能守得住心性。

2003年在朋友及工作圈子中放縱慾樂,偶爾也喝酒,和當時的女朋友幾次在矛盾中激化得要分手,有時兩三天才學一小段法,學法時心靜不下來、不太能集中精力,當時真有「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的感覺。過後2004年初我決定要振作,像初得法時大量通讀師父的經文、學法,思路漸漸清醒,就如《精進要旨﹒拜師》中說:「實修者不執於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同時,我也漸漸的認識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

當時有個疑惑,那我到底是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呢?我也上了明慧網及相關網站,意識到要與其他大法弟子配合才能在證實大法及救度眾生中起到更大的作用。後來,我決定在心中掃除這個疑慮,抓緊時間實修。我在心裏對著師父說:「我決定要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切交由師父及大法安排。」

從此這一切起了戲劇性的變化,我在工作崗位待不住了,有位同事願意配合我一起出來做生意,漸漸的我走入了財務金融界(這與我在大學時的主修及平時大量涉獵的財經讀物、課程有了關聯),那段時間我也結婚了,太太突然有了身孕回娘家養胎,這樣我突然有了自主的時間可以參與其他大法弟子及許多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活動項目中來了。

通過師父及大法在方方面面的安排,我漸漸的認識了各地的同修,主動參與集體煉功、學法交流、法會,配合了更多的證實法、洪法講清真象的活動項目。在各地的洪法講清真象的活動中、反酷刑展、真善忍國際美術展等等面對各階層人士、政府官員、大使館、社會大眾正面洪法講清真象,我在當中實修,同時不放鬆的學好法,時時用大法對照自己,擺正心念,遇到矛盾先向內找自己的心性問題,善意理解周圍的人、事、物,漸漸的跟上正法的進程。我發現這樣修煉心性提高得是非常快,各種常人之心、觀念、執著去得也快。

我深切體會到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及大法的環境就像一個能煉出真金的大熔爐,熔煉著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能讓我們很快找到自己的不足,看到差距,能感動著我們,更快的提高我們的心性、層次、一言一行。就像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講的:「大法圓容著眾生,眾生也在圓容著大法。」難道不是嗎?我們在師父的選擇以及大法的指引下能夠醒覺,自覺的修好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層次直達圓滿,能夠助師救度自己的宇宙天體及其他宇宙天體大穹的眾生,能夠走正走好正法修煉路,一起開創大穹圓容不滅的未來不也就是在同時證實著法輪大法真善忍這部宇宙大法度己度人、普度眾生的特性、能力及其無限的內涵、無量無邊的智慧與威德了嗎!所有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啊!「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通過反覆的通讀經文、學法,我發現師父將我們大法弟子修煉提高所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寫在書中了。這就包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末法時期、末劫時期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大法弟子應如何對待、徹底否定舊勢力;如何在反迫害中依然不變的按照正法的需要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在這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大法弟子確實不單只是個人修煉。「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煉,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煉。我們煉了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等於是煉宇宙。」(《轉法輪》)這當中包含著多大的責任以及榮耀啊!所以,我們一定要走正、做好師父及大法要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修煉好自己,講清真象,發正念清除邪惡。如果我們能真正的學好法,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符合大法在不同層次上對我們的標準要求,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再現。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亞太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