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艱難 講清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6日】我叫望月良子,修煉法輪大法快四年了。特別是在這兩年隨著修煉與正法逐步深入,一步一步緊跟師尊向前走,緊跟大法的進程走。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建議》) 國內弟子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向天安門,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證實大法,表現出了大法弟子的偉大。

我們國外弟子該如何去向世人講清真相呢?這也是對我們每個弟子的考驗。當時心裏很矛盾,我有一個小外孫女,她出生後就是我一直帶著她。這孩子跟我參加過各種洪法正法活動。但那時還小,還能辦到。可如今每天要走出家門,出外證實大法。那麼每天都要帶上孩子吃的喝的等一大堆東西。再說孩子還小,冬天天氣又冷,到了夏天又熱。不出去不行!要走出來,困難還很多,但我必須走出來證實大法!因為我能有今天的一切,是慈悲的師尊給的。

我曾經是個癌症患者,修煉後好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師父還在《見真性》經文中講:「堅修大法心不動,提高層次是根本,考驗面前見真性,功成圓滿佛道神。」 現在是真正的考驗到了,不出來還能算一個大法弟子嗎?

古人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現在大法遭到迫害,師父遭到誹謗攻擊,我必須走出來證實大法,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再大的困難我要克服。我決定出外發大法報紙。開始的時候我與另外一位也帶著孩子的同修挨家挨戶的往信筒裏投報紙。可是剛開始時真難,自己日語不好,又愛面子,生怕被人看見,圍著住宅樓轉,也不敢問別人信筒在哪裏。我身前捆著孩子,身後背著裝報紙的包,一份報紙還沒有發出去,已經累的氣喘吁吁,渾身大汗。但是當我們看到一排排信筒時,我倆笑了,忘記了一切,有時管理人員不讓我們投遞報紙,還說些很不好聽的話,心裏又氣又委屈。我們發報紙就像雲遊吃苦,去執著心。就這樣一天又一天,一千份,一萬份,我們發的報紙已經有十萬多份了。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 作為大法弟子,圓滿是修煉的結束,正法是在正法期間歷史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在《正大穹》中師父講「邪惡逞幾時,盡顯眾生志,此劫誰在外,笑看眾神癡。」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深入,今年2月份從美國洛杉磯法會回來後,我就開始天天到中國駐日本大使館前證實大法,揭露邪惡。由於使館前道路狹窄,警方只允許我們以靜站方式和平請願,每天連續站四個小時。

我每天抱著外孫女到大使館來正法。從二月份到現在已半年了,不管是早春的嚴寒,還是盛夏的酷暑,不管是下雪颳風,還是日曬雨淋,我都每天堅持著,當然困難也很多,每天早上從家騎自行車到電車站,早晨正是上班族的擠車高峰,中途還要換乘電車,要上下台階,孩子一天天長大,我身前裹著孩子,背後背著一大堆報紙,上下台階真是腰疼腿酸。但我每天堅持著, 因為我知道這不僅僅是我個人修煉消業提高的問題!這是正法時期作為大法弟子應盡的歷史使命!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同時也是在挽救眾生。我也常常想中國大陸的同修們被關押、被打罵、被凌辱……但他們都是無怨無恨地向世人講清真相,做著正法的事。相比之下我這點苦算甚麼。看看我身邊的幾個同修,她們都是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她們也都每天早上擠電車來到大使館前。

師父說過:「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了不起!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雖然難,也要做得更好。」(《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記得有一次剛到大使館門前就下雨了,其他同修還沒到,我一個人抱著孩子沒辦法打開橫幅,真著急。我把孩子放在小推車裏,可雨水從孩子頭上往下淌。我看看孩子又看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我對孩子說:「乖,對不起!姥姥先把大法的橫幅打出去,為了正法我們吃一點苦不算甚麼。」孩子看著我好像聽懂了我的話似的,點點頭看著我。這時日本警察過來問我:「不冷嗎?」我說:「謝謝,沒事。」可我身上從上到下都濕透了。天氣又冷又颳風, 真有點冷。我雖沒向路上的行人和警察說甚麼,但我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只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才能做到這樣。

還有一次給過路人發報紙時,有個人問我:「你帶孩子發報紙一天掙多少錢?」 我說:「不掙錢。」她愣了一下說:「不掙錢?不掙錢?!是真的嗎?」我對她說:「真的不掙錢,我是自願的。報紙是我們這些修煉者自己出錢印刷的,為的是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因為我修煉前身體非常不好,修煉後身體變得非常健康。法輪功不是像中國政府報導的那樣。」 我告訴她,我們師父沒要別人一分錢,我們師父生活儉樸,根本不是中國報導的那樣;我告訴她我見過師父4次,他真的很偉大,他教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中國鎮壓法輪功是錯的。她又問了我好多問題,最後我給了她一些大法資料,我希望她能明白。

也有的過路人說我可憐,有位白人看到我不理解,走過去又返回來要給我錢。也有人罵我傻,還有人接過報紙後當我面撕了,譏笑我。我不生氣,反倒覺得這些人很可憐,因為他反對的是宇宙大法,他將來是最可悲的。師父講過:「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自從我堅持來大使館後,有許多人不理解,背後說三道四的。開始的時候,家中的丈夫也不太理解我出去正法,他只希望我在家煉功不要出去發報紙。遇到下雨天他問我:「今天還去大使館嗎?」我說「去」,他很生氣,但看到我堅定的態度也沒辦法只好應允了。丈夫也說我每天早出晚歸的,晚上又看書,有時一天連講話的機會都沒有。我知道他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心裏還是關心我。我就跟他講:我們在常人中是夫妻。你也知道,我從前全身有病,你也為此著急過,現在我病全好了,我走上修煉這條道路,我是不會回頭的。我希望你和我一起修煉,並能理解我。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過:「作為一個學員,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從慈悲這個角度出發也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把真相講給人,告訴他,也是在挽救人。」我是個修大法的人,能在外面講真相,向世人證實法,也該給家人講清真相,讓他們也真正了解大法。我還告訴家裏人不只是我這樣做,所有真修弟子都是這麼做。我每天照常帶著孩子出去正法。但我有機會就給家人講大法的事。幾個月後,我丈夫說:「你師父真行,有你這樣的弟子,我佩服你有這麼堅強的毅力。」他有時半開玩笑地問我:「到甚麼時候才不去大使館?」還沒等我回答,他自己就說:「等法正過來了才能停吧,對不對?」說完我倆都笑了。我發現他也在變,他現在不僅理解我的做法,還支持我,自從進入六月份以來,天氣熱了,他就說:「天熱了,孩子放家吧,我看著。」我真的好感動。因為他工作了12個小時剛下夜班。我望著他,聽他說:「為了你正法,我受點累不要緊,你自己走吧。」我心中說謝謝師父的慈悲。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師父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堅不可摧》及《正念的作用》等一篇篇經文的發表,我們更加堅定了對法的正信,每天都到大使館來正法的好幾位同修都是60多歲了,但大家都說只要法一天不正過來就一直堅持來正法。

最後,我想用師父的《洪吟》中的《大覺》來結束我的發言。「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2001年8月11日
(發表於2001年10月澳大利亞亞太地區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