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向華人、向政府講清真相和揭露邪惡的體會


【明慧網2001年11月28日】師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中談到「而在這場邪惡的破壞中,華人是受害最深的。」因此向華人講清真相成為我們救度眾生的一個重要的環節。

在日本有40多萬中國人留學、工作,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日本出入國管理局和一些旅遊勝地是華人經常去的地方,從去年7月份起學員們每天堅持在那裏發報紙,講清真相,每天都有一百多華人來往,大多數的華人都願意了解法輪功,接受我們發給的資料。

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考察團、旅行團來日。我在機場工作,每天有上萬的客人來往,其中包括許多中國人。有一天店裏來兩位華南師範大學的教授,看到他們受中共媒體的毒害之深,我深感邪惡對大法的迫害程度,我強烈感受到做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歷史使命。於是我便耐心向他們講在中國學法輪大法的人那麼多,卻沒有他們說話的地方,迫害兩年多來,都是電視、廣播一方的說詞,卻不讓一個法輪功學員在電視上講他們學了法輪功以後,身體變好了,道德高尚了,所以法輪功的學員是在冒著生命危險去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好的,是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更高尚的人,迫害法輪功是錯的,我們也不是發甚麼反動傳單。自焚事件更是無稽之談,因為法輪功是92年開始傳的,到99年7月都是政府、電視推薦的好功法,在7年中卻沒有甚麼自焚事件,世界這麼多國家的人學法輪功,也沒有自焚的,而且《轉法輪》明確寫著不能殺生,師父在《在悉尼講法》中指出自殺是有罪的,所以天安門自焚是陷害法輪功的。他們默默地聽著,沒說甚麼,我說希望你們回國後多了解法輪功。

有一天我又遇到一個中國考察團,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師父給安排的又一次講清真相的好機會。然而在我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團體中卻有位女士發出驚喜的聲音:「他是學法輪功的。」沒等我回答,一位先生就問:「你怎麼知道他是學法輪功的?」這時我微笑地面對全團二十幾位考察團成員說:「她是看到我胸前佩帶的法輪章,我是學法輪功的,我們在國外很難理解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他們一時接不上話來,一會兒有人問那為甚麼學法輪功的人到天安門自焚呢?我馬上把隨身攜帶的《回歸的旅程》,打開給他們看,大家都圍上來看。同時我一邊告訴他們,2年來的迫害,邪惡勢力已經打死280多名法輪功學員。有些成員很同情法輪功,認為煉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要不怎麼有那麼多人在學呢,但有個人說你光說沒有事實,我不相信,我馬上把受迫害的圖片給他看,看著這一張張慘不忍睹的相片,他啞口無言。有幾位同情法輪功的成員說你們做的真好,我們每到一處觀光,都能碰到法輪功的學員送來資料。

當我送走了考察團後,我深深地感到向華人洪法、講清真相是多麼的重要,同時我悟到了師父是藉著他們的口來告訴我,向華人講清真相還做得不足,在日本還要加大向華人講清真相的力度。我們現在的每時每刻都是那麼的重要,師父在《甚麼是功能》的經文談到「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師父還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的經文中談到「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

向國會議員洪法講清真相

在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時候,我們覺得對日本政府洪法、講清真相就越來越重要,日本弟子不斷地到國會去向議員洪法和講清真相,我也積極地加入這一行列中,開始大家不知怎麼做。後來通過不斷地與議員、秘書的接觸,越做越順利,大家都感受到只要懷著一顆純淨的心去做,一定都會做得很好。

有一次我們把一批新的資料送到國會,我負責對一部份議員的洪法,當我走進一位議員的辦公室,就是現任首相小泉純一郎的辦公室,當我得知議員不在時,我便向議員的秘書洪法,我首先問他是否聽說過法輪功?他馬上回答說「知道,就是當今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但是具體的情況不了解。」我便告訴他,我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得到了健康,身體越來越好了。他很感興趣地問我是怎麼修煉的,我詳細地告訴他,我們是通過學習《轉法輪》,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加上每天的煉功,就能達到身體的健康和道德高尚,他很認真聽了我的修煉故事,然後我說這麼好的功法,在中國卻受到禁止,並遭到殘酷的迫害,他看了我帶來的相片和資料,說太殘酷了,法輪功在中國遭到如此殘酷迫害,我以前是不知道的。我希望他能把這些資料轉交給小泉先生,他說一定轉交,並告訴我:「你們要加油。」

今年4月參加日內瓦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晚上我們參加了各國組成的小組交流,特別是美國學員談到了他們怎麼樣克服了各種困難和破除思想觀念的障礙,向政府洪法,得到各級政府的支持和表彰,深深地觸動著我,我回日本後馬上和同修們不斷學法,在法理上的交流,一個政府能站出來支持大法,就能挽救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中談到,「另外我想藉這個機會,向所有美國、加拿大各級政府授予我們的榮譽和授予我個人的榮譽表示非常的感謝!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我不能一一去向他們表示感謝,但是呢,我會把未來的美好帶給他們。」如果日本政府公開支持法輪大法,將給這個民族帶來無限美好的未來。

於是,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又到國會去向議員洪法,我們事先與議員約好,一到國會我們很順利地見到了這位議員,他非常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認真聽了我們關於法輪功的介紹和法輪功在中國遭到非人的迫害,並看了我們帶來的相片和資料,他說「我非常支持你們,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到的迫害是非常殘酷的,這是嚴重侵害人權的行為,我會認真看你們帶來的資料,並與其他的議員聯繫來支持你們。」

我們非常感謝他對法輪功的支持,同時希望他能讀一讀《轉法輪》。告別了議員後,我看到又一個生命知道了真相後,並表示對大法的同情和支持,我由衷為他感到高興,從這件事感到向政府洪法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我們應該讓更多政府官員和世人知道在中國法輪功學員受到非人的迫害,希望更多善良的各級政府和人民站出來支持法輪功,呼籲中國當局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積極向世人展出「正法之路」的大型圖片

日本首屆大型圖片展「正法之路」在7月展出,在展出之前,我們認為這是向日本社會全面講清真相的機會,首先向政府、媒體、華人團體及大學、研究機構等寄送圖片展通知的明信片和資料,一共有5000多份,同時向世人發放報紙13萬份。

在我們積極地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時候,邪惡是不甘寂寞的,它們還要做最後的掙扎。一天我接到答應租場地給我們的區政府負責人的電話,告訴我說:「中國大使館的人打來電話,希望區政府不要租場地給你們法輪功。」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的破壞,於是,我和一位同修,馬上帶著資料,到區政府找到了負責人,向他詳細說明我們辦圖片展的內容,目的主要是讓更多的日本人民了解法輪功。負責人了解到真相後說:「我是很想看你們法輪功的圖片展,我支持你們。」在大家的努力下,在區政府的幫助下,「正法之路」大型圖片展順利地展出,圖片展舉辦的非常順利,有來自政府官員、記者、學者及各界人士觀看了圖片展,許多人感嘆地說法輪功當初在中國的洪傳情況遠遠超出原來的想像,看到李老師辦班時的情景及中國那成千上萬人一起煉功的場面,是那麼的雄偉壯觀!是那麼氣勢磅礡!而那一張張受迫害的相片,令人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一位日本慶應大學研究中國人權問題的學者,觀看了圖片展後,立刻在我們SOS緊急救援的簽名本上簽了名並要了許多大法真相資料。一位日本警察觀看後讚歎地說:「法輪功真好!怎樣才能讓更多的日本人知道法輪功呢?」還有幾位中文報社的編輯、記者觀看了圖片後,還反覆地看了《法輪功的真實故事》、《天安門自焚真相》的錄像,都表示要更多的了解法輪功。還有一位日本人是某一家功法的教師,觀看了圖片後,看見展廳一處正在放映大法教功錄像,馬上就跟著學了起來,剛煉了幾個動作,就感到了很強的能量場,連聲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當場表示要學法輪功。

在辦圖片展期間,這些感人的場面很多,我們發現大法圖片展是非常適合日本的一種洪法、講清真相的方式,能讓人們正面了解法輪大法,接受真、善、忍,使有緣人能得法修煉,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到9月底為止,日本已成功的舉辦了六屆「正法之路」大型圖片展,收到的效果是非常好的。第七、八屆圖片展正在加緊籌備中。

(2001年10月澳大利亞亞太法會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