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從「研究生入學政審提綱」說起


【明慧網2005年11月18日】這有一份「研究生入學政審提綱」,繫原「同濟醫科大學」現「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研究生招生辦公室,要求考取學生進行「自我政治審查」的「提綱」。

說起「政審標準」,對中國大陸人而言,既熟悉又陌生。說熟悉,一般而言,舉凡就業、入學、當兵、提幹、出國等等重要人生關頭,都要對當事人搞「政審」,在有些歷史時期甚至上查祖宗三代,而標準卻完全是圍繞中共惡黨的利益和需要。可以說,在清楚和模糊之間,中國大陸人一生不知要被「政審」多少次,很多人就是通過「政審」中掉進苦難中的。說陌生,雖然「政審」對一個人關係如此之大,但「政審」「審甚麼」、「怎麼審」等等,卻從來都沒有明示於眾、告之天下,都是黑箱操作;而「政審」的結論,當事人或者並不知道,知道了或無可奈何或噤若寒蟬,沒有進行申述的合法渠道。「政審」,包含了大陸人多少苦和淚啊。只有那些不諳世事、不知歷史的小青年,才把「政審」當作一個可笑的名詞。

其實,「政審」的內容和標準,從來都是跟現實政治、現行政策緊密相關的,是落實現行政策的一種手段。通過「政審」,當局、當權者就把每個人都抓在手心裏了,把「政治」「政策」強行灌進每個人的腦袋裏。眾所周知,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政治凶殘險惡、變幻無常;即使這樣,它還要管天、管地、管人的思想,要一統天下,要人們「緊跟」、「保持一致」。如果你想置身事外做「逍遙派」,或你想保持良心清白,那你就做「賤民」吧。「政審」黑手直接操縱著每個人的命運。而這,直接體現和實施著中共的「恐怖治國」和「以邪治國」。

大陸大學的「政審」,同樣是中共的「恐怖治國」和「以邪治國」的作品,別無二致,有些方面甚至更加邪惡。

大學,原本在社會進步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如拓展知識、培育人才、服務社會。而大學要發揮其應有作用,卻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我們知道,從歐洲中世紀發源的大學,在好幾百年的發展中,創造和充實著「大學獨立」和「學術自由」的傳統,唯此,大學才成為社會的良心堡壘和精神中心。而在中共暴力奪取政權後,大陸大學的日子從來就沒好過,「大學獨立」和「學術自由」成了「永遠的痛」。1952年所謂「院系調整」,模仿蘇聯模式,許多學校橫遭磨難,並把社會學、心理學等等學科打成「偽科學」,對知識份子進行所謂「思想改造」,俗稱「洗澡」;更別提文革浩劫中的野蠻倒退了;就是所謂「改革」以來,不斷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和臭名昭著的「教育產業化」,新一輪「讀書無用論」橫掃全國,大學的精神和品格在暴力和金錢的聯合絞殺中基本上都淪陷了。尤其,1989年的血色學潮和1999年以來的「迫害法輪功」,大陸的大學不僅沒有盡心保護自己的師生,反而成了幫兇。比如,本文中的「同濟醫科大學」就是一例。「同濟醫科大學」在大陸醫學院校裏也是知名的了,但是,在「以黨治國」的中共邪靈控制下,它也扮演著打手的角色。相比北洋軍閥政府時期大學之作為,差得不知何等之遠了。

這份曝了光的「政審提綱」,放置在風起雲湧、激濁揚清的現今,更凸現出中共的惡黨本質,這裏簡單講三點。

第一點,要一個個珍貴的生命來做中共的陪葬品。

「政審提綱」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擁護黨……,熱愛社會主義祖國」列為「錄取條件」的第一條。我們要問的是:「祖國」和「社會主義」有必然的聯繫嗎?「共產黨」和「中國」是一個概念嗎?在中國5千年悠久歷史、13億人中,「社會主義」和中共能佔多大一塊位置?又豈是區區竊國弄權的中共所能代表和涵擴的?!教育培養的應該是為國奉獻、為民請命的共和國公民,還是維護一黨之私的黨奴?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自從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全球退黨潮波濤洶湧,在信息封鎖和高壓鎮壓下,每天仍有數以萬計的良心公民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腐朽中共之解體指日可待。中共明知正在搞的「保鮮」運動避免不了腐爛的結果,仍在逆歷史潮流而動,不過是跳梁小丑的垂死掙扎罷了,危險的是,它自己完蛋了還在瘋狂的到處捆綁人(甚至是整個中國)來墊背。對這一點,廣大民眾應有清醒認識。

第二點,「以黨性取代和消滅人性」,「黨性」就是絕對服從,不管個人良心與是非。

「政審提綱」要求:「本人政治歷史清楚,對直系親屬和主要社會關係中出現的重大政治歷史和現行問題,本人能劃清界限正確認識」(「錄取條件」第二條);「直系親屬和主要社會關係中,因有反革命罪行或其他罪行被政府殺、關、管的,本人心懷不滿,不能正確對待者」(「有下列問題之一者不予錄取」第三條)。這是甚麼意思呢?說白了,就是威嚇、吆喝你:為了自己的利益和前途,你不要亂舉亂動(所謂「本人政治歷史清楚」);而且,你還要監督你的親屬好友,如果他們有甚麼良心行為或者甚至不幸「含冤」(所謂「直系親屬和主要社會關係中出現的重大政治歷史和現行問題」),你要割捨親情與良知跟黨走(所謂「本人能劃清界限正確認識」),否則,你……

對此,《九評共產黨》一針見血指出:「共產黨員以及共產社會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絕對的服從」。「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國人父子相殘,夫妻互鬥,母女告發和師生反目的事情普遍存在,那是黨性在起作用。」中共是在對內對外的「殘酷打擊、無情鬥爭」中走到今天的,運動層出不窮,8000萬人被整死,冤假錯案遍及神州各個角落。與此相伴隨的,則是一幕幕吞噬人性的悲劇。

順便說一下,在修改過的中共偽憲法中,「反革命罪」已經搖身變為「危害國家安全罪」了,「政審提綱」還用老名詞,也太不「與時俱進」了。

第三點,人類需要「真、善、忍」,法輪功屬於全世界。「政審提綱」中卻要求學生「遵守社會法制和紀律,拒絕‘法輪功’等×教組織」(「錄取條件」第二條),足見中共之與世界為害、之與人類為敵。

雖經中共傾盡國力、運動全國、覆蓋全世界的造謠和瘋狂迫害,海內外法輪功學員本著「真、善、忍」的精神,和平、理性、非暴力,使法輪功的真象廣為人知。謠言止於智者,暴力潰於人性,真理導引人心。70多個國家和地區億萬民眾的煉功場景,成為全世界主要城市的亮麗風景。在暴力、虐殺與謠言中,法輪功學員用勇氣和正信鑄就了光明。

江澤民和中共曾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從天要塌了似的公開迫害轉到陰毒的怕見光的背地裏迫害,6年過去了,喪心病狂的迫害沒有打倒法輪功,倒是給中共自己的這副棺材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

※ ※ ※ ※ ※ ※

中共壞事做的太多、太絕,早斷了自己的後路,中共的滅亡已為期不遠了。廣大的中國民眾,正從謊言、矇蔽與黨文化中清醒過來,走上新生之路。切記:天網恢恢,善惡必報,苦海有岸,生死一念。


※附錄:同濟醫科大學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

  徐東琴,女,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同濟醫院職工,曾被非法關押、毆打,被迫流離失所數年,含冤去世。
  舒榮,女,同濟醫科大學附屬梨園醫院醫生,非法拘留一次、強制送洗腦班一次。
  韓紅,女,同濟醫科大學附屬梨園醫院醫生,非法拘留一次、強制送洗腦班一次。
  易明,男,碩士,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醫生,非法拘捕、強制送洗腦班。
  趙虎,男,碩士,原同濟醫科大學社科部教師,多次被關,非法勞教2年。
   戴海強,男,同濟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究生,非法勞教1年。
  王星,男,湖南人,同濟醫科大學學生,非法被抓、勞教。
  胡克清,男,同濟醫科大學附屬中學教師,強制送洗腦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