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和爺爺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0日】「五一」要到了,妹妹來電話問去不去外地參加婚禮,我沒加思索就說去,我想這是讓人退黨的機會。

我乘車29日到了,大家多年沒見,都非常高興。說笑過後,我就給他們看預言小冊子後面的聲明,接著就講……

這次婚禮想見的人都來了,該退的都退了,很順利。此行,有15人退黨,40多人退團、隊,只有一名黨員不退,說見機行事。那裏是我出生的地方,親戚朋友多。開「十六」大之前,我特意去一趟講過真象。

我大舅是黨員,七十多歲了,住在農村。以前我去講真象,他不怎麼接受,說沒有神,非典發生後,相信了。參加完婚禮,我順便買點東西,坐車去看他。一進屋,大舅一人在家,看見我特別高興。我講退黨的事,給他念三退聲明,大舅說:「我退,聽你說我想起個事。」

原來,大舅小時,他家也算是大戶人家。在他不到十歲的那年,家裏來了個客人。他和爺爺,還有客人住一個房間,晚上不點燈,躺在火坑上說話嘮家常。客人管他爺爺叫大姐夫,說:大姐夫,再過幾年哪,惡鬼下界了,你家的田地、宅院,牛馬、財產就不是你的了,到那時候,全都被搶光分光,你也不用太省吃儉用了。當時他爺爺不相信,怎麼可能呢,我的財產咋可能成為別人的財產?

到他16歲那年,邪黨出現了,把他家分得就剩土坑了。那時,每家都有一幫孩子,晚上睡覺沒有被,連坑席都分了,土坑上放上一層谷草,全家人鑽谷草裏睡覺,別提是怎麼活過來的。親屬在他家存了一支槍,被惡鬼翻出來了,就為這支槍逼供,把當家的他三爺打死了,把他爺爺打得前身是大包,後身是鞭傷,再在傷口上抹上小灰,好了後,身上都是青色的鞭花。那時的人都非常講義氣,打死也不說。當時親屬那邊把槍交了,來人把槍取走,他爺爺算保了條命。

我說:大舅,您講的故事可真好。他說:這不是故事,是我親身經歷,親眼所見。現在是到了惡鬼該滅的時候了。

我家是大戶,爺爺是私塾先生,土改前,找一高人看了看當時的形勢。高人說的是諸葛神術。『明對毛賊,鬥生四也,不治制』,後邊還有,沒記住,意思是自消自滅。『明對毛賊,鬥生四也』是說:有四種害蟲,一種蟲子叫明蟲,專吃葉;一種蟲子叫對蟲,專吃莖;一種蟲子叫毛蟲,專吃根;一種蟲子叫賊蟲,專吃心。『不治制』是說:壞的治不了,那時也沒有農藥,防備不了,到秋時就自消自滅了。

土改後,邪黨找我爺爺去當教師,爺爺一口拒絕,寧可爛在肚子裏,說共黨就像這害蟲一樣,一哄就起,一哄就散了,壽命不長,兔子尾巴長不了。看來爺爺做對了。爺爺滿腦子孔孟之道,六十年代初,他就說:凍死迎風戰,餓死不倒槽。我的人生觀都是受他老人家的影響。現在的受邪黨控制的電視專門教人幹壞事,社會上的一些犯罪手段都是電視教的,教人犯各種各樣的罪。邪靈對中華民族來講就是害蟲,五十多年來對中華兒女的所為,何止不是吃葉、吃莖、吃根、鑽心。被鑽心的就是在講真象中不聽、不看、不退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因為心壞了。邪黨的用心險惡,它的目地,就是要把天上來的這些高級生命毀在這裏,回不去,最後還要拉上一些壞人為它陪葬。

看完「九評」,才明白,共產黨是邪靈,是邪惡的,它是靠吃人肉,喝人血壯大的,它吃的人都是能人、強人、好人。它是撮得緊,死得快,現在終於到了天滅邪黨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