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哈爾濱市教育體制改革 看惡黨對眾生的又一次迫害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哈市教育體制改革從去年開始,便緊鑼密鼓的敲了一段時間,政策出台了一個又一個,最終還是雷聲大,雨點小,誰都知道,在中共邪靈的控制下,沒有人能真正衝破人際關係這張網。在全省教改緊張空氣的籠罩下,全體教師人人自危。

年終歲尾,教改政策終於出台了。

凡是在崗教師,不論是否在編,不論業績水平如何,不論師出何門,只要你明確表態,在政治思想上,必須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你就可以在校方事先準備好的一份合同書上簽字,保證你三年內不下崗,而且經法律公證。

這場原本要大動干戈的「哈爾濱市教育改革」,只需人們對「黨」表一下「忠心」,就改革成功了。令人迷惑不解的是,那些通過人際關係走上講台、濫竽充數、誤人子弟的庸人為此而歡心;使那些把希望寄託於「教改」、一貫得不到重用的明師們為此而灰心。在老師隊伍「龐大」超編千餘人的本地,腐敗之風又起,連中學都沒有畢業的某某照樣站在講台上,大言不慚的講課,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好的某某夫人照樣身居教務主任的要職,………中共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與中共邪靈大失民意、邪惡腐敗透頂的今天,再次利用利益與恐怖手段,強姦民意,拉攏人心,妄圖鞏固其獨裁統治,險惡用心,明者自知。

哈市及所轄市縣有教師10多萬人,在下崗、失業這麼大的壓力面前,誰也想不到只要對中共表態「在思想上和黨中央保持一致」,便可「輕鬆」過關,所以絕大多數人連看都不看,就在合同書上簽了字,這其中也有少數身處教育界的大法弟子。這是個小問題嗎?

師父《在2004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一個生命腦子裝了甚麼那就是甚麼了,清除的、善解的,一走一過就完事了。有人說我就相信某某黨,我就為某某黨幹。如果這個宇宙的法認為某某黨是好的,那一走一過你就留下來了;如果宇宙的法認為某某黨是邪惡的,一走一過你就被消除了。那個時候可不再講真象、再給機會如何如何認識了。那個時候沒這事了,你裝了甚麼你就是它的一員,就是把你視為它的一個分子。頭腦中裝了甚麼此人就是它的一員,一走一過就完事。」如今正法已經開始清除共產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為了逃避正法,共產邪靈認為上人體才是最安全的,於是,邪靈便使出所有的招數迷惑人、欺騙人、拉攏人、控制人,這樣它就可以上人體。它想,要想銷毀它,首先得毀掉這個人。從這一點來看,哈市教育體制改革,是共產邪靈在徹底覆滅前妄想毀滅眾生的又一個邪惡的陰謀,做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建議了解此事的同修,都仔細的切磋一下,用更有力的方式把中共邪靈的陰謀揭露出來,徹底清除它,更大限度的救度眾生。

順便提一下,關於共產邪靈對廣大農民的毒害問題,1、許多人知道中共新一屆政府取消了農民的農業稅,而且種地給補貼,「皇糧國稅」成為歷史,中國農民「皆大歡喜」,認為共產黨如何如何,似乎看到了中國的希望,殊不知,種地補貼早就有,只是由於邪靈機制的腐敗,被各地糧庫佔用了這筆錢,農民始終沒有拿到而已,並非中共發善心,真的拿錢給農民。

2、農業稅是不收了,但農業生產資料價格猛漲,化肥、種子、農藥價格翻番,僅此三項,國家收入便遠大於向農民徵收的那一點農業稅。

所以所謂的種地給補貼、不收農業稅,和哈市「教改」應是同出一轍,只不過它是以另一種更加偽善的方式,騙取農民的好感,獲取農民的認同,在中共邪靈毀滅之前,妄想拉廣大農民作為陪葬的更大的陰謀,只是安排的更加細密,不太容易辨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