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擾消魔障,尊師敬法護法徒


【明慧網2005年1月9日】我今年四十歲,畢業於北京某高校,在華中地區某市局工作。在人生苦海裏嗆了三十多年的苦水,終於97年有幸得大法走入大道修煉。得法的偶然與巧合使我明白了師尊的良苦用心:托夢給我一個十幾年未謀面的小學同學,將寶書《轉法輪》捧在手裏,送到單位門口,就這麼我得法了。我一口氣連看了三個月捨不得放下,又沒有花時間煉功,最後農曆新年快到了,我對自己說:「不能往後拖了,性命雙修啊!」於是97年除夕之夜開始既修又煉,就這麼走了過來。

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我深深體悟到師父一步一步看護著我,點悟著我。天下雪了,打坐時兩掌結印之間是熱騰騰的汗水,抱輪的十指由冷到熱、由硬到軟,大法的神奇在我身邊展現:不識字的老太太通讀《轉法輪》;陪著我煉功的丈夫因關節痛去時坐人力車,回時能輕鬆走路;小女高燒在我懷裏聽我讀法突然起身看了一眼書告訴我「媽媽,這上面浮著的全是法輪,字在下面」;我打坐時坐在法輪上旋轉;看到的星系構成的身體,看到由星系排列成的「大圓滿法」四個大字和滿天旋舞的法輪……

在心性的提高和對法的理解方面點悟也很多,由於剛開始得法,心裏很激動,歡喜心上來了,丈夫說我「兩頭不見頭」,即早晨起床看不見頭,晚上睡前看不到頭,除工作外,業餘時間幾乎全部用在對農村洪法、教老同修認字,學法煉功和做小弟子煉功點的輔導員上,確實陪丈夫的時間少了,在夢中我看見自己的女兒滿臉髒兮兮的在哭,方便麵潑在了電話機上,家裏亂套了……我悟到自己修煉沒走正自己的路,沒做到師父說的「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於是很快調整了一下自己,堅持帶女兒學鋼琴(我從三歲就好學鋼琴)。也陪陪丈夫逛超市遛馬路,同時把女兒帶到小弟子煉功點學法煉功,並勸丈夫珍惜這萬古機緣。一天下午,我對他說:「今天你甚麼活也別幹,在陽台休息休息看看書,我來做飯。」說著就把《轉法輪》給他了,哪知他一下午全看完了,晚上做了個夢說大雄寶殿,禪房禪凳和幾個走廊他都很清楚,……,門外面如師父說的是「人雜叫賣鞭炮鳴」,夢境十分深刻,跟所有夢都不同。就這樣一家三口度過了最有意義、卻很短暫的時光。接下來他煉了一個星期的功就又因為生意忙而停下來了。

99年7月聽說九江法輪功學員被抓,19日我和同修一起站出來走出去開始第一次維護大法。那時正值大洪水,單位安排人值班,我面臨了個選擇:怕別人非議,留下來值班嗎?心中又有一念「真修大法,唯此為大」,「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問題?」我選擇了維護大法,與其他人調了一下班,結果我被非法關押15天,罰款200元。

99年10月25日我去北京上訪,人山人海的場面,我們都哭了,不是傷悲,而是感覺師父太偉大了,每個人真的像一個粒子彙集成了江、河、湖、海,從四面八方湧向北京,心往一處想: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給我們合法的修煉環境,勁往一處使:大家被關在籠子裏背《洪吟》、背論語,真有那種「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的神威。我們眾多的心心相印就像一個心在動。對於我來說即使天安門架滿了機槍,我為了證實大法的需要也要向前走去,這是一次放下生死的考驗。

當時惡警把我分流到門頭溝看守所,提審二十四小時輪流轉,半夜三點鐘警察問我:「還煉嗎?」我說:「煉!你們怎麼這麼不理解人呀!我們到北京來了,我們上訪來了,我們自己抽空向上級反映情況。好不容易有個好功法可以使人身心健康怎麼還打壓呢?」其他幾個審訊室的警察也圍過來了,我大聲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個好功法呀!

這次去北京前我也沒瞞丈夫、女兒,丈夫見軟的說不行,給了我一巴掌,我沒吱聲,心已定,哭著勸他:「假如關的是你的兄弟姐妹,他們都是想把自己變成好人,卻因此而被關押,你在被子裏還睡得安穩嗎?」他沒說話,卻打電話把氣撒給了我那位使我有緣得法的小學同學。

這次關到看守所,許多當地功友(城鄉都有)在牢房裏見了面,大家共同學法煉功,有人還在清人數,誰誰誰怎麼沒走出來呢?似乎在牢裏是走出來證實大法。(後來師父《理性》發表後,才知道這個念不正。)在這不正的念頭下(以後的難是這種心促成的),導致這一次被判了勞教,被關入武漢獅子山勞教所三個月和沙洋勞教所一年。

剛去武漢就知道那地方勞教所很邪,關鍵是一些人邪悟導致毀了一大批人,我是抱著正一切不正的這一念去的,所以心胸坦蕩,而且在看守所裏開創環境也有了經驗,講真象時也很智慧。當時有個楊柏樹科長上台講課,我就在想如何給他講真象,於是我利用手上的筆紙給他寫信,信中談到人生中的一些不解之謎:破科學業的漏洞,有理有據,下課了本子要收走,聽吸毒人員講:警察都在傳看我那個本子。

勞教所毛政委找我談話,從晚上9點到12點,隊長泡頂級的毛尖茶招待我,給我看了一份電視瞎亂編的轉化材料。看完後,我對他說:這個人有知識,是個大學畢業生,從95年到99年有四年時間可以考慮自己該不該學煉法輪功,她沒改變信仰,可是為甚麼被抓到勞教所不到一年就轉化了呢?你們認為這是理智清醒的選擇嗎?當時這話很顯然是在告訴他們:所謂的轉化,是在江氏集團的強制壓力下,被迫的一種違心行為,為甚麼成千上萬的被轉化的人出獄後,又發表嚴正聲明,再次要修煉呢?他們說:我們沒想轉化你,只是讓你談談認識。我恰好拉開話匣子,洪法講真象。第二天早晨點名時,毛政委又上來問我昨天睡好了沒有,而前面提到的楊科長也對我提前打招呼說:毛政委跟你談了三個小時,我找你談話將要準備六個小時。我告訴他:我很願意,但公平對話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上對話才有意義。後來勞教所的朱書記等人準備找我談話,可是突然有一天(2001年的端陽節),獅子山勞教所將我們40名堅定的大法弟子連夜轉到沙洋勞教所。在車上浠水籍的大法弟子周琦大聲背《走向圓滿》、《去掉最後的執著》等經文,接著我們一起反覆大聲背《洪吟》,帶隊的惡警慌了手腳,不讓我們背,我們繼續背。

沙洋勞教所是精神與肉體上折磨一起來,超負荷的農活、曝曬以及邪惡謊言的灌輸。以老河口劉海鷗為首的一部份人邪悟,迷惑了一些人。我和新來的劉雁瓊、胡繼鴻交流知道了一些發正念的口訣與手勢,大家互相背法,堅信不動。然後我被調到只有七人的七班,在那兒一共只有三個堅定修煉的,其餘有兩個邪悟的、兩個吸毒人員。我利用軍訓等機會廣泛與她們交流,告訴她們發正念的口訣。有一天在搞智力競賽定好了兩個人出題,一個是我,一個是吸毒者。我一看她出的有好幾個是誹謗法輪功的,就毫不猶豫的撕了。

還有兩個月要到期限了,不停有人找我談話,問我煉不煉。我說:「煉!」我提前就把風放出去了,兩個月一定回家。女兒給我寄來了大量自己寫的詩,散文和她在學校得的眾多獎狀,每次來信都沉甸甸。警察都很羨慕,看得出來女兒很愛我尊敬我。所有的人都希望我早日回來,可是邪悟者除外,因為她們認為自己是對的,甚至我要回去了對她們那套歪理簡直是個衝擊。時刻越來越近了,都知道每次我都是堂堂正正證實大法。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考了一百分。可是610那幫警察笑瞇瞇的,說一百分也不能回去,我說:一定要回去!你們說了不算。我想這才是我真正反迫害全面徹底的開始。我心生一念到期如果加期,我一天飯也不吃。緊接著沙洋二大隊引入了一個生產小喇叭的流水線,從頭開始學,任務越訂越高,幾乎冬天每晚12左右才幹得完,早晨6點左右起來,長達18個小時的坐姿勞動,有的人眼睛都被藥水刺激瞎了(浠水的吳焱文)。我的腳趾頭脹疼,我請假回宿舍發正念煉功。平時只要不說話那就是在發正念,說話就是反轉化,不管別的班哪個法輪功學員只要跟我講話都要挨吸毒者的罵,我若看見吸毒者罵人,我敢當警察面指出來:「×××,是警察讓你這樣幹的嗎?」往往她們不吱聲了。有的邪悟者確實在警察鼓勵下極力威脅堅定的大法學員,結果遭了惡報,如宜昌的艾莉減期回去不久,在醫院打針,一針打死了。最後一天我還在外面勞動,吸毒人員為我抱不平,向警察反映也不行,都說對我太過分了,情況是很反常。其實是警察有意不讓我與別人交談,晚上,我照常樂呵呵的準備出工,醫務室的炎醫生接班時讓我走出隊列休息。

從勞教所回來後看到女兒一人和奶奶在一起生活,丈夫搬出去又跟了一個女人。當我問起她為甚麼給媽媽那麼寫信時,她說:「我就是讓人家看看,法輪功媽媽的女兒是最棒的。」

從2002年6月回家,我很快學會了電腦,通讀所有大法書籍,溶入到正法講真象的洪流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