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天,一個好人在馬三家勞教院被迫害致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日】劉姐是遼寧省葫蘆島市龍港區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曾經患有多種疾病。十幾年中為了治病把家都折騰窮了,病也沒好,常年的病痛折磨,使劉姐厭倦了人生。後來,劉姐幸運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僅僅幾個月時間,劉姐全身疾病一掃而光,幹活有勁,精神頭十足,好像換了一個人。她深深感到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逢人就說法輪大法的好處,許多人看到她的變化後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9年7月20日,江××出於嫉妒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鎮壓,面對鋪天蓋地的造謠、栽贓陷害,劉姐堅持修煉法輪功,並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象。葫蘆島市龍港區政府、笊籬頭子哨所警察、610辦公室的人多次到劉姐家威脅、恐嚇,逼迫劉姐交出大法書籍、放棄修煉,都遭到了劉姐的拒絕。面對這些人和周圍的許多圍觀群眾,劉姐用自身的巨大變化,用鐵的事實對他們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你們即使給我判刑我也要修煉,你們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一身的病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你們不讓我煉,就是在要我的命……」那些人無言以對,多次騷擾到最後都灰溜溜的走了。

隨著江××對法輪功鎮壓的不斷升級,各級政府、警察對煉功人迫害得越來越嚴重。2000年7月12日,笊籬頭子哨所原所長周傑(已調離)等人來到劉姐家,要求劉姐必須放棄修煉法輪功,還強迫她寫下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不然就要把她抓走,劉姐不答應放棄修煉,被周傑綁架並拘留了15天。

2002年4月14日,笊籬頭子哨所所長王策等人突然來到劉姐家,強行搜走18本法輪功書籍,第二天,劉姐到哨所要書,王策不但不給,還把劉姐送到拘留所關了15天,接著又把劉姐綁架到了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摧殘。

馬三家勞教院是人間地獄,劉姐剛到那裏就被幾個人圍住所謂的「談話」,強迫劉姐放棄修煉,就是所謂的「轉化」。劉姐不理他們,心裏默念大法。這些人漸漸就變了臉,面目也兇起來了,對劉姐威脅、恐嚇,又把劉姐隔離在一個狹窄、黑暗的牆角裏體罰。幾天後劉姐還是不妥協,這些人兇相畢露,幾個人同時用涼水澆劉姐,一邊澆一邊用骯髒的語言罵劉姐,並對她進行長時間的折磨。但這也沒有使劉姐妥協。勞教院慫恿鼓勵這些人繼續加重對劉姐的迫害:不讓睡覺、輪班談話,把劉姐銬在柱子上長時間站著,還給劉姐帶上腳鐐,時間一長,劉姐的手腕、腳脖子都被卡破皮出血。後來還禁止劉姐上廁所,讓劉姐大小便都便在褲子裏,他們怕臭味熏,就用塑料袋把劉姐包起來,再捆住手腳,用木棒打劉姐的頭部,還說「這樣對你有好處」。

有一天,馬三家這些惡徒們要扒光劉姐的衣服照相,然後上電視對劉姐進行人格侮辱,劉姐大呼救命、拼命掙扎,最後終於沒有照成。

僅僅十多天的地獄般的折磨、體罰,劉姐的身體垮了,腰疼伸不直,腿疼不能走路,各種傷痛加上渾身疼痛徹夜不眠。為了抗議這種非法迫害,劉姐開始絕食,六、七天後,她們給劉姐進行迫害性灌食,劉姐盡全力抵制,卻沒有力氣掙扎,最終被他們迫害的精神恍惚、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

教養院害怕劉姐萬一死在裏邊擔責任,打電話給笊籬頭子哨所,要他們接劉姐回家。但哨所既沒去接也沒通知家屬。直到幾天後勞教所直接給劉姐家打電話,通知劉姐家馬上去接人,要求連夜去,越快越好。那時劉姐的生命已經危在旦夕了。

家人急忙坐夜車到了馬三家,見到劉姐時幾乎認不出來了:奄奄一息的劉姐已經脫相。劉姐是被4個人抬上車回家的。這時劉姐在馬三家只呆了23天。

回家後,劉姐就瘋了:不知道穿衣服、穿鞋,大小便不知道背著人,隨時隨地便到炕上、屋裏、院裏,排完大便用手抓著吃,尿也喝,誰不讓她吃她就打誰,還吐別人一身屎尿。白天晚上到處走,誰也看不住,家人只好把她送到錦州康寧醫院治療,醫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症,治了17天,回來後沒幾天又復發了:燒衣服、砸家具,家人第二次把她送到醫院治療。現在雖然精神上有所好轉,但卻落下一身病:腰疼得直不起來,腿疼的走路不方便,手腳麻木,不靈活,經常摔跟頭,一天不知道要上多少次廁所,體力下降,連20斤重的東西都拿不動,精神一受到刺激就犯病。

2003年10月14日,笊籬頭子哨所、北港鎮政府、610、中營子村等10多人突然來到劉姐家,要抓劉姐去興城洗腦班,劉姐說不去,和他們爭論起來,家人拿出醫院的診斷書,說:「人都被整瘋了,為治病花了上萬元了,你們還抓,她現在最怕受刺激,整出病來誰負責?」哨所警察卻說:「整出病來給你治,治好了再整你,我們甚麼都不管,就管法輪功。」最後在劉姐家人的堅持下,他們才沒有得逞。

劉姐受到的經濟迫害共計:馬三家的白條(大隊張王、付、董):掛號費3元,車費150元,檢查費198元,灌食費134元,苞米麵粥12元。共計497元。2002年4月5日開始治病花費至少1萬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