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女二所迫害大法學員的部份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8日】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關押著一千多名大法學員,分為三個大隊,每個大隊有六個分隊。大法學員們每天都是在緊張的奴工與洗腦之中。

1、奴工勞動

馬三家勞教所為了能掙錢,甚麼活都接,幾乎都是用有毒的材料做花。這種原料是石灰,形狀像紅色小豆料一般大,用油漆染成多種顏色,油漆毒味很大,每兩料「小豆」中間有一寸多長的線連接著,用雙手將細鐵絲和軟紙把小豆一個個用手指捻,大拇指和食指得用力捻,捻做成小花,小花枝再組合大枝條。據說是做祭品、出口。經常加班到夜間,手指捻得很痛。

花料有毒,散發著強烈有毒異味。每天都有很多學員一拿起活就呼吸困難,喘粗氣,戴口罩也不好使。一聞到做花的材料就上不來氣。室內充滿有毒異味,空氣污濁。許多學員出現身體皮膚奇癢,身上皮膚出現很多紅色皮疹,皮膚起紅色小疙瘩。因每天幾乎都幹這樣的活,所以出現的症狀很難消下去。

2、強制洗腦

每個堅定的大法學員都被惡警安排有二個以上「包夾」監視、迫害,不許隨便說話,沒有任何人身自由,並且每天由二個以上專門洗腦迫害的人輪換著做強制洗腦,往學員耳朵裏灌謾罵師父和攻擊大法的惡毒語言。

每天勞動幹活的時候,勞教所裏的小廣播就放幾乎都是誣陷大法的話。隔一段時間就搞一次所謂的上課,散布的都是造謠和誣陷大法的惡毒語言,「邪悟者」趙永華(女)、苑淑珍(女)等人而且打著曾是早期「法輪功學員」的幌子,迷惑學員,引導、誤導學員邪悟。所謂的「作業題」都是惡毒攻擊大法的極惡語言,不法人員嚴格檢查「作業」以此來衡量「轉化」真假,尤其是對快到非法勞教期的人就更不放鬆。

3、肉體折磨

(1)吊刑折磨。尤其到了年底,勞教所裏的氣氛就更恐怖、更緊張,不法人員加緊做所謂「轉化工作」。一大隊的大隊長王曉峰(女)親自出馬。在2002年底所謂的「攻堅戰中,被非法關押六分隊的劉寶紅堅定修煉大法,王曉峰親自把劉寶紅吊了起來,吊在做花的材料庫裏(材料庫裏有毒氣味難聞、令人頭暈-、噁心,上不來氣),叫二個「包夾」監管看著,逼迫寫「三書」。劉寶紅被殘酷折磨,吊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實在忍受不住了說「放下吧,我寫」,放下來了一拿起筆就不寫了,不寫了就繼續吊。就這樣不法人員殘酷折磨了劉寶紅一天一夜,也沒達到目的。

這樣的殘酷迫害在一大隊每天幾乎都有發生。大法學員孫進軍被折磨得精神都不正常了,不法人員還誣蔑說她是假裝的。

(2)灌食折磨。一大隊六分隊的大法學員王岩絕食抗議非法迫害,絕食五天後被強制灌食。王岩拒絕灌食,不法人員就叫人摁著,有的摁胳膊、有的摁腿、騎在她身上用湯匙狠勁的撬使得嘴角流出血,也沒灌成。又用鼻飼,通過鼻腔將管插入胃裏,膠管把食道都插破了。這種摧殘性野蠻灌食迫害在教養院經常發生。大法學員王岩2003年9月由家人背回後,於10月1日含冤離世。

(3)體罰折磨。2002年12月年底,所有大法學員都遭到了不同形式的殘酷迫害。勞教所暫時停止了奴工勞動,惡警們殘酷的使用了各種迫害手段,其中體罰手段有罰蹲、罰盤腿,整天的滾動式的播放攻擊、誣陷、謾罵大法、陷害法輪功的錄像,強制學員看。看後搞討論座談,寫心得體會、寫認識、寫思想彙報。很多的大法學員因不放棄對「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遭到了殘酷迫害。罰蹲就是蹲著,不許動腳窩,長時間蹲著體罰,不許睡覺,由二個以上監管人看管,被體罰的腿都脹了,腫得很嚴重,痛得不能正常行走。受過這種體罰的學員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肉體上摧殘,精神上的折磨,使這些學員受到極大的傷害。

4、惡警惡毒殘忍

馬三家惡警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惡毒殘忍。三大隊六分隊隊長張磊,一個約26歲的女人,在江氏邪惡之流縱容下,窮凶極惡的對學員欺騙威脅、酷刑迫害。迫害手段令人難以想像何其殘忍。

(1) 偽善欺騙

惡警張磊善於偽善、欺騙剛被綁架進勞教所的大法學員,表面上告訴剛來學員:「你要吃好飯,休息好。隨即安排人強制洗腦;第二天,第三天假惺惺的笑著問:「昨天吃飯嗎?吃多少?休息的怎麼樣?背地裏探問洗腦的情況。

如果學員幾天後仍不「轉化」,張磊就背著學員,背地裏給學員的家屬打電話:說這個學員如何,叫家裏人來看看她,欺騙恐嚇家屬。等家屬來到教養院後,張磊再將學員從勞教分隊帶出來說:「我是照顧你。新來學員只讓見一次,你這幾天就讓你接見兩次……你媽或你孩子大老遠來了」等偽善的話,讓個別學員對她心存感激。其實是惡警張磊有意安排的第二次接見,對其家屬進行恐嚇說:「不轉化是沒有出路的。」在接見時,迫使家屬父母、丈夫孩子哭鬧大法學員,以達到「轉化」的邪惡目地。

(2)殘酷體罰

在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六分隊有一個叫杜素花的大法學員,曾經絕食抗議非法無理的迫害,在多次被野蠻灌食後,身體已極度衰弱。2002年10月,一次下大地扒玉米的勞動中,杜素花實在是不能下地勞動了,惡警張磊硬是指使一夥人將杜素花抬下樓,又將杜素花抬上汽車、拉到玉米地裏,天很冷,又下著小雨,直到下晚大家收工。冬天,杜素花因身體虛弱,行走吃力,不能下樓做操,張磊就指使幾個人將杜素花強硬抬到樓下操場上。張磊因杜素花不配合迫害,一次次的給她加期。

在2002年12月在邪惡所謂的「攻堅戰」中,為了逼迫杜素花「轉化」,惡警張磊將杜素花由2個以上監管人輪流監管,並關入密室監管迫害,幾天不分白天晝夜的殘酷迫害體罰,致使杜素花身衰力竭,每一步都很艱難,目光呆滯,極少言語。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折磨與摧殘使得杜素花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

大法學員孫麗雲因堅定修煉,被帶入一樓密室殘酷迫害,來例假不讓上廁所,褲子都尿濕透了也不讓上廁所。還被迫長時間雙盤腿體罰不許動,最後被迫害腿瘸著一拐一拐的,腳在地上拉拉著,攙著走都十分困難。

此迫害期間,張磊還使用了刑具手銬。大法學員陳桂香,被帶到一樓秘密迫害,由2個以上監管人輪流監管,不分白天黑,用手銬將陳桂香雙手銬在鐵管床下邊,連續幾天一個姿勢不能動、手腕子都銬腫了,勒出了很深的血印子。長時間不許睡覺,不許閤眼,不許上廁所。

張磊對年齡大的大法學員一樣下黑手殘酷迫害。大法學員郭明蘭50多歲了,被帶到四樓秘密通道(水房對面,窗戶用報紙粘著)裏進行迫害,白天黑夜對她體罰,蹲刑,長時間讓她蹲著、胳膊用繩子綁上,腳不許動。雙腳用粉劃圈,腳不准出圈,還狠勁的打郭明蘭的臉。黑夜在水房體罰,白天早晨再帶到水房對面的秘密通道裏迫害。連續整日整夜的指使2個以上監管人輪流監管,不許睡覺,不許閤眼、不許上廁所,整日整夜的摧殘折磨。幾天後,郭明蘭從秘密通道由二個人架著胳膊攙出來,人完全換了一個模樣,頭髮蓬亂,上下衣服渾身是髒土,雙腿紅腫,已不能自行站立,不能行走。兩個人架著她,她的腿和腳像沒知覺一樣,在地上拉著腳,艱難挪動。她眼睛充滿血絲,視力模糊,後失明。

大法學員侯桂文被體罰迫害,在樓梯口蹲罰兩天多,指使二個以上監管人輪班嚴厲監管,不許睡覺、不許閤眼、不許動。侯桂文的腿都蹲腫了,腫得很粗,腫脹得好幾天不能不能正常行走。大法學員李錦秋在樓梯口受到不同形式的體罰。

大法學員陳淑娟被帶到一樓秘密迫害,逼迫折磨,長時間盤腿體罰,不許動,不許睡覺,威逼摧殘。陳淑娟和大法學員韓素珍不說攻擊大法的話,被體罰折磨。惡警張磊在警察隊長教研室叫她們胳膊上舉、過頭,指使二個以上監管人嚴厲監管。一次張磊說攻擊大法的話,大法學員陳淑娟多次站出來駁斥她。張磊兇狠的說:「拿毛巾將她的嘴堵上!」當即有大法弟子義正辭嚴,伸張正義,制止了張磊的殘暴。在一次勞教所為強制大法學員「轉化」的太極拳比賽大會上,陳淑娟高咸:「法輪大法好!」張磊罰陳淑娟關禁閉、蹲小號十天進行迫害。陳淑娟從小號出來後,折磨得雙腿走路一瘸一拐的,許多天不能正常行走。


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
通信地址:遼寧省馬三家思想教育學校女二所
郵編:110145
一大隊電話:024─89210406
一大隊隊長:王曉峰(女)
副大隊長:王淑錚(主管勞動)13998207608
一分隊長:石宇(女)
三分隊長:黃海燕13066610598
四分隊長:崔紅(女)
五分隊長:王玉光(女)
六分隊長:任紅讚(女)

三大隊電話:024─89212252
三大隊大隊長:邱萍(女)
三大隊副大隊長:李明玉(女)
三大隊六分隊隊長:張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