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馬三家集中營迫害大法學員張雲俠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我叫張雲俠,今年67歲,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直至現在。下面我把這幾年因為修煉而遭受的迫害公布於眾。

一、1999年,我去北京上訪,回來以後被調兵山鎮紅房街道邪惡之徒強行勒索現金1000元,並且抵押房照一本,身份證一張,至今此款未還。

二、2000年7月份,我因為集體簽名被鐵法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5天。

三、2001年3月份,我又被鐵法市公安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而刑事拘留45天。到9月份鐵法市公安局惡警假借收電費名義,強行敲門,進屋抄家,搜走師父法像一張,並把我綁架關押。在關押期間,我連續絕食20天。當時我要求回家,但公安局的惡警郭福仁局長不答應,把我強行送到鐵法礦務局醫院進行抽血檢查。29天後,當地公安局的惡警用卑鄙手段,更改我的年齡,由實際年齡64歲改為56歲,同年10月29日把我送往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非法教養三年。

四、在馬三家教養期間,我因為堅持學法,一直在一樓被嚴管,與其他學員隔離,長期被銬,不讓睡覺,一天三頓玉米麵,吃了五個多月,遭到非人的折磨。2002年8月22日,在所謂「整頓勞動場所紀律」大會上,惡警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審判,我不畏強暴,喊出了正義之聲「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們連推帶拽,用膠帶把我的嘴封上,直接關到「小號」,每天把我雙手銬上吊起來,腳下懸空。有時惡警逼我雙盤,把我的腿用繩子捆起來,長達幾十個小時,連續遭受迫害20多天。

五、教養院從2002年開始強行管制轉化,2003年5月份,惡警黃隊長強令不許我睡覺,把我一個人關在「小號」裏,手腳都銬起來,專人看守。當時是「非典」時期,再加上天氣炎熱,致使我雙眼幾乎失明。就在我的眼睛看不見的時候,黃隊長還指使猶大把我從二樓一直拖到操場上有300多米,把衣服和襪子都撕破了,腿上露出了一條條的血口子,讓人慘不忍睹。後來,由於我遭受的迫害極其嚴重,受到酷刑難以支持,我被迫寫了保證書。到了第二天我開始醒悟,我認識到錯了,所以我又重新堅持修煉。

六、後來由於我被迫害致青光眼、冠心病等病,教養院怕承擔責任於2004年2月份將我釋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