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酷刑殘害大法弟子 重慶勞教所專挑慣犯施暴

【明慧網2005年1月15日】殘害大法弟子的黑窩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現在還明目張膽的藏匿在北碚、縉芸山和北溫泉旁。此黑窩自2000年11月成立幾年來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秘密使用了種種酷刑迫害。惡警為執行「610辦公室」強制洗腦轉化令,特設行刑組(嚴管組),又從大量勞教中選出行刑組打手。要求:塊頭大、心狠、手辣、心術不正、奸詐、多次勞教、勞教累犯、面目惡、形如厲鬼者。三、四、五個甚至六、七個打手「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這些幫兇為了免予「奴工」和減刑,拋棄天良和做人最基本的品質──不分正邪,積極甚至瘋狂的配合惡警要求和暗示,拿出了幾十年在社會上混積聚的惡習及凶殘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施以暴虐。

(一)精神迫害

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強制洗腦轉化中隊(所謂教育大隊七大隊)」的「強制轉化」一開始,惡警喊了名字後,一個法輪功學員就被四個行刑組大塊頭左右後三面夾住,頭按下,手反後綁架到「行刑組」,幫兇們聲色暴厲,那種文革式的恐怖周圍「勞教」都看不下去,說:像弄去槍斃一樣。

綁架到行刑組,念了十幾條邪惡的規定後,一切自由和人的最基本權利都剝奪全身被固定在矮凳上不准絲毫動,半天、一天甚至幾天幾夜,一動就是打耳光、動拳腳,不准講一句話,不允許知道時間,不許洗臉、腳,冷不准加衣,熱不許脫衣,限制上廁所次數,且不准直立行走,二十四小時都有幫兇包夾,……這是當今世界上最骯髒、邪惡的地方,牢頭聲稱:「這是陽光照不到的,明說這裏就是陰暗,任何一個記者不允許到這裏,就是知道,沒有媒體敢曝光;申訴,根本不准動紙、筆。還用一種洗腦手段──逼「唱××黨好」,二小時、幾小時甚至半天不斷唱;給打手講真象立刻被堵嘴,甚至惡狠狠地說:「可以把你弄成內傷,養老疾,外面看不出來,又不讓你死,叫你生不如死。」

(二)種種酷刑

一到行刑組,表面看,沒有任何刑具,被子疊得如軍人樣,屋裏只有鐵床、馬桶、矮凳、髒水桶、水泥地,……但這些都可以隨時成為刑具。

(1)坐刑。大法學員被逼迫坐在一個小凳上,不准絲毫移動,手抄後扭曲又提起,兩膝間夾一薄紙,紙一動便會遭拳腳或喝斥,幾天後臀腫大,再坐潰爛,全身重量幾乎支撐在硬凳上,分分秒秒,如坐針氈。連續坐四十八小時,睡2小時後又坐四十八小時,然後睡2小時,循環往復。長期坐下來,不能站立,肌肉萎縮,各種人體的機能受到極大的摧殘。

(2)鐵床。上下鋪鐵床距地面40公分左右,把人擠壓進去頭在外面,二手左右固定鐵床,或直接擠進床下吃飯也在裏面,幾天不准出來。

(3)痰桶。打手把痰吐在學員臉上,或把學員的頭壓進髒水桶裏。

(4)水泥地。冬天學員被強脫下防寒衣,只穿單衣被壓在地上,四肢各腳站一打手,連續數小時。

(5)鞋。打手用骯髒的鞋底打學員的臉、頭,用腳踩臉,或四、五個人一起打,再用腳踩頭。

(6)飢餓。每頓僅半兩稀飯或36顆米。

(7)服不明藥物。被強灌不明化學藥物,灌後,口愈渴、細胞萎縮、失去平衡,肌肉鬆弛,此不明藥物為半個仁丹大、白色。(望懂藥物的同修提供資料)。

(8)不准睡覺。睡打手就用木棍擊頭,或用粗銅絲(纏有鐵)劈頭蓋臉打。

(9)紙、筆。在邪惡、血腥暴力流氓式的逼迫下寫「五書」。要按照它們定的文革式的上綱上線大批判的格式寫。並開全中隊「揭批」大會,要求沒有眼淚也要擠出眼淚。

法輪功學員廖聯海、李文龍、古勝學、江寨紅、張金良、谷九壽、鐘蘇俊、韓以明、張友稿、謝錦、張培生,文祖明、張培金等百餘人都不同程度受過上述酷刑。

(三)利用壞人迫害

如同當年羅馬暴君尼祿把善良的基督徒放入鬥獸場一樣,惡警把法輪功學員交給那些從勞教中選取出來最壞的喪失人性的暴徒,各種折磨幾天後,仍不「轉化」,惡警就把牢頭叫去,威逼道:「不要拖」,暗示加酷刑,惡警還在會上公開要求勞教「勤動手」,而牢頭又威脅其他打手,手軟的不能在嚴管組(行刑組)呆。


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教育中隊」部份迫害法輪功學員罪犯:
惡警田鑫023-68272131-2036
惡警嚴飛023-89090080(單位) 13983851987(手機)
惡警王陳(幾年來直接負責「強制轉化」)023-89090080(單位)
惡警李其偉:023-西山坪醫院

幫兇:
吸毒勞教:
孔林 63629725 於2004年6月解教
劉超 已解教
王國春 嚴管十七組
王建 嚴管十五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