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暴行


【明慧網2004年6月2日】2001年11月23日,司法部在海口召開會議,會議主題是:不惜一切手段對監獄、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實行「攻堅戰」,強行轉化。根據此精神,西山坪勞教所教育大隊副大隊長田曉海在一中隊全體勞教學員大會上公開叫囂:「根據上級指示,我們將採取一切手段,堅決打擊拒不轉化、不接受改造的法輪功學員。」重慶市勞教局政委塗德語親自坐鎮指揮,從西山坪勞教所各個中隊抽調20多名中隊長職務以上的惡警到七大隊一中隊,副所長龍仕舜親自任大隊長,人稱迫害法輪功「四大惡人」之首的劉華任中隊長,迫害步步升級。採取白天長時間「軍訓」:罰「站軍姿」、跑步、正步走,蛙跳,「貼蝴蝶」(四肢叉開,緊貼牆壁),晚上強迫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零點後入睡;用鞋底打臉、用小斑竹條抽打手、腳;揪著法輪功學員耳朵把腦袋往牆上撞擊;用煙頭、打火機燒,強迫大法弟子正坐(眼平視前方,背抻直,兩手放在膝蓋上,不准講話,四週點滿蚊香熏,不准動、不准閉眼。否則就以拳腳相加),用電棍擊打法輪功學員神經敏感部位、不准許大小便,甚至於扒了褲子打屁股,長時間連續不斷折磨。其手段之毒辣、殘忍,連西山坪勞教的勞教人員都知道:「七大隊一中隊是人間地獄。」

重慶市長壽區法輪功學員張全明,每天早上6點起床至第二天凌晨2點才准許上床睡覺。白天除了所謂「軍訓」就是「反省」(罰站或強令其雙手抱頭,彎腰九十度站在裝滿糞便的馬桶前,惡人們還不時將其頭往糞桶裏按,以此作樂)。晚上,就是這些惡賊們施暴的時間,拳腳相加日日不落。每當有新被抓進來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更是大打出手了,以此威脅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在惡警劉華、李宗全的指使下,吸毒勞教人員蒲軍等要值夜的勞教人員在張全明僅有4個小時睡覺時間中,每間隔10分鐘用針扎一次。並且不准喝水, 一天只能解一次小便、5天解一次大便,致使大便結燥,無法排便,只能用手摳,肛門流血不止。像這樣連續迫害時間長達6個多月。

大法弟子林德才,由於不服從邪惡之徒讓他罵自己師父的惡毒指令,被惡警黃勇、陳建平指使吸毒勞教人員夏先科連續打耳光數十個,和嚴重的迫害,他被送入嚴管組,剋扣食糧,惡警肖興明、周本忠唆使吸毒人員鄧平、蒲軍等人,早餐給林德才吃「麻將粑兒」(只有麻將般大的饅頭),中午、晚上每頓數50顆米粒飯給林德才吃。每天一個「總結」,也就是說每天至少毒打一次。

為了掩蓋他們毒打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惡警肖興明、周本忠、王成等公然對吸毒勞教人員說:你們不曉得不讓他叫出來嗎?於是就有了先用破布條勒緊嘴,然後毒打學員。被施此酷刑的絕非林德才一人,還有張全良、黃光明、伍群、張培金、陳昌君、劉吉兵等。其中張培金被打昏死過去,臀部青紫、大面積皮下血腫,一月有餘不能落坐。伍群被打斷肋骨。

對於這些暴行,重慶市勞教局和西山坪勞教所的惡警、壞人們卻有自有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鎮壓法輪功是國家決定的,我們只是在執行,以後平反,也是國家的錯,與我們無關」。「只要XX黨執政,法輪功就不可能平反」。「我們對你們(法輪功學員)採取的高壓政策,目地就是讓你們轉化,消滅有神論,把思想統一到和XX黨政府一致」。「中國特色法制建設,對法輪功勞教人員沒有法可講。」

惡警脅迫吸毒、偷竊、流氓的勞教人員折磨法輪功學員,如不幹就要倒霉:或被扣除獎分,或挨打罰站,或調到生產單位服苦役等處罰。就像勞教人員說的「還不是幹部喊我們整的。不整你們、我們要遭整。」惡警高定就公開讚揚這些壞人是「幹部耳目的延伸,手腳的延長」;「幹部想到的,你們要想到了;幹部沒有想到的,你們也要想到」。

如果勞教幹警同情大法弟子,就要受到調出七大隊到邊遠隊或其它方式的處罰。如原七大隊幹警楊××、傅××都因鎮壓不力而被調離。而積極殘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則迅速獲得了提升。如龍仕舜、田曉海、李其偉、劉華、葉樺、孫平、肖興明、高定等。

1999年10月7日,重慶市各廳局級單位召開處級以上幹部緊急會議,傳達中共中央7號文件(絕密)。口頭傳達到縣處級幹部,宣讀前要求不准記錄、不准錄音,宣讀後立即拿走。該文件的核心精神就是「法輪功是反動政治組織」。「為了防止波蘭團結工會事件在中國重演,維護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手段予以鏟除」。隨後大規模鎮壓步步升級。勞教所幹警肆無忌憚的行惡。遭到法輪功學員堅決抵制,在扼殺精神信仰失敗後,更加瘋狂虐待殘害大法弟子,直接操縱惡人對大法弟子行惡,企圖從肉體上消滅大法弟子。

從中共中央7號文件到司法部「11.23」海口會議都表明,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根子在北京。難道還能讓邪惡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們逍遙法外嗎?難道能不追究這些惡警與壞人犯下的累累罪行嗎?

其惡行人神共憤,終招報應:

惡警李其偉焚燒大法弟子陳××的所有衣物、被褥及其他生活用品。當天晚上其家中失火,燒盡所有物品;

惡警陳俊峰經常用腳踢大法弟子,2002年5月,在打籃球時跳起後落地小腿脛骨開放性骨折,從此落下殘疾。

惡警李宗全迫害大法弟子,殃及家人,父親受食道癌折磨痛苦異常,2002年死亡。為了掩蓋罪行,原七大隊所有執行「海口會議」精神,參與迫害的幹警除田鑫、孫平、肖興明外,已經全部調離七大隊。

西山坪惡警惡行錄(之一)

李其偉,原北碚朝陽中學歷史教師,後招聘到西山坪勞教所,調入教育大隊為了升官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從2000年~2003年間,先後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數十人,據不完全統計有:白天石、呂震、張全良、薛俊鶴、黃誠、王建國、張永君、陳劍波、王中葛、張正偉、張培生、古良軍、陳昌君、廖聯海、古勝學、張其勇、張志強等等。其中白天石在連續用警棍毒打數十下後,用手銬掛在窗戶上。對於一個60多歲的老人,不久就昏死過去。李卻說:「我以為你們有多了不起,還是不經打」多邪惡呀!焚燒了大法弟子陳××的所有衣物、被褥及其他生活用品。強迫大法弟子嚴興培腳傷殘強迫其蹲下,侮辱其人格。

李其偉賭博成性,侵吞吸毒勞教人員李小飛家人送來的200元,拿去作賭資輸掉;且生活腐化,要求吸毒人員韓建為其洗衣物、推拿按摩。這種殘害忠良、賭博成性、生活腐化之人居然因迫害有功,現提升為勞教所法制科長。簡直鬧天下之笑話?

陳建平,原西山坪勞教所醫院醫生,因其醫術低下、服務態度惡劣被吸毒勞教人員稱為「獸醫」。

2001年5月調入教育大隊。在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迫害時,借灌食之機殘害大法弟子:灌食後膠管不清洗、不消毒,數人共用一管;且灌食後的膠管故意在食道裏來回抽插,增加大法弟子的痛苦。喪失了一名醫務工作者最起碼的良知和職業道德。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有劉暢、張正偉、陳家五、張志虎等。且要求吸毒人員給其講淫亂之事、洗衣物、擦皮鞋、推拿按摩。司法隊伍有這樣敗類,中國的人權狀況改善,恐怕是遙遙無期。

高定,雅安人,西南政法學院畢業。積極充當鎮壓法輪大法的急先鋒,在西山坪勞教所教育大隊期間,經常毒打大法弟子。被其毆打大法弟子數十人,典型例子有:2000年11月大法弟子王興安被毒打後,用手銬掛在窗戶上,凍了一夜。

2001年7月1日,用小斑竹條毆打王建國、陳敏、張正偉,致使王、陳、張三名大法弟子背部及四肢血腫,特別王建國背上皮膚打爛,鮮血染紅了衣衫。2000年12月的一個夜晚唆使吸毒勞教鄧祥春、嚴濤毒打大法弟子陳家五、金濤、張培金。公然叫囂吸毒勞教人員是「幹部耳目的延伸,手腳的延長」;「幹部想到的,你們要想到了;幹部沒有想到的,你們也要想到」。被其毒打的大法弟子還有唐德良、陳建波、李澤濤、古勝學、廖聯海、古良軍等等,就這樣的流氓警察居然提升為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的大隊長,實乃匪夷所思。

葉樺,北碚區人。積極充當打手,在他的一手策劃下,教育大隊監舍門口添置喇叭,命名「直播在線」,大量播放吸毒勞教人員寫的攻擊大法的污言穢語。從精神上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2年初,毒打羅胤鋒等大法弟子。

劉期鬥,2001年5月以71歲的唐智福在點名時沒蹲下為由,連續打唐志福幾十個耳光(唐因腳傷不能下蹲)。2002年8月以65歲的嚴興培在點名時沒蹲下(嚴因腳傷不能下蹲),為由連續打嚴興培幾十個耳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