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國際對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不法分子發出追查通告

【明慧網2004年6月27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6月20日對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不法分子發出追查通告。通告說──

重慶市勞教局政委塗德語、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副所長龍仕舜、中隊長劉華及相關管教人員追隨江××犯罪集團,對非法關押於西山坪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肉體折磨及精神摧殘,經查實,至少3人被迫害致死。他們是:

李澤濤,男,24歲。田曉海、高定、李勇等人強行逼迫他放棄修煉,指揮其它勞教人員對其長期折磨、毒打。2001年5月30日,法輪功學員李澤濤再次被高定指使的勞教人員用扁擔、鋤把毒打,被逼迫從農業中隊三樓跳下摔成重傷,送往重慶市北碚區第九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王佔德,男,65歲,有近40年的黨齡,工作單位是重慶南岸電力局。2000年至2001年被非法勞教。在西山坪勞教所惡警的唆使下,勞教犯將王佔德打成難於治癒的內傷,出勞教所一月後死亡。

許從興,男,60歲。2001年5月14日,河北開縣公安局惡警去四馬鄉安康村把許從興綁架到公安局,並抄家。許從興被非法判勞教二年送西山坪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身體極其衰弱,於2002年5月14日保外就醫回家。9月,「610辦公室」的張代成,二派出所的王國華再次闖入許從興的家。許從興於2003年 7月19日含冤離開人世。

西山坪勞教迫害手段殘酷,令人髮指,以下是部份事實及暴力惡性事件:

兩種酷刑:一是關黑屋子(雷鋒塔)。「雷峰塔」是西山坪勞教所有名的水牢,裏面暗無天日,終年不見陽光,無燈,遍地糞便和積水,深達數寸,還故意扔進許多死鼠和死蛇。石床上潮濕得無法睡覺。老鼠、蜈蚣、毒蛇經常出沒。法輪功學員韓以明被關七天;亢宏被固定銬在裏面三天三夜,大小便都不讓解。

二是戴手銬、紮繩子,這是嚴管中隊濫施酷刑的一種。戴手銬是把人銬在窗戶鐵條上或欄杆上,彎腰駝背、站不直,坐不下,一銬就是幾天幾夜,手腕被磨得鮮血直流。紮繩子就是把人五花大綁,甚至長時間吊起來。為了把繩子紮得更緊一些,用棍子插進繩套中扭了又扭,讓繩子深深勒進肉裏。被紮過繩子的人,手臂幾個月冰涼麻木,甚至終身殘廢。法輪功學員亢宏、李向東、韓以明、張全良、周建、陳建、李春源、孟雪濤等人都遭受過這種殘酷迫害,致傷、致殘的達數十人。

再有就是罵、打、燒、燙、拔頭髮、扯眉毛、鑽耳朵、堵嘴巴、卡喉嚨等。罵:就是罵法輪功創始人、罵大法,用盡一切污穢言語;打,包括「打麻辣雞塊」、「貝母」、「潤喉片」、「穿心蓮」、「蹄花湯」、「五雷灌頂」等等。「打麻辣雞塊」就是用腳踢或拳擊兩大腿內外兩側,著重是麻筋,打後兩腿青腫不能站立,或四肢不能動彈,不能下蹲解便;「貝母」就是將法輪功學員彎腰90度後,用手肘關節在背心處用盡全力擊打,當時可打倒在地,口吐鮮血,後遺症多為內傷吐血者多,或腎壞死;「潤喉片」則是用拳頭打咽喉部內面的會厭,一拳即吐血數口;「穿心蓮」即是用兩拳頭同時擊背心和胸部,最為慘毒;「蹄花湯」則是用盅或其它硬物在兩腳踝骨上猛擊,讓人痛徹肺腑;「五雷灌頂」即是用凳子或其它東西猛打頭頂。還有用針刺手指、燒眉毛、扯頭髮等等。這裏只是略舉幾種。

惡性事件:集中暴力打壓事件

2001 年12月19日,龍仕舜、田馨、田曉海、肖建銘等上午從其它中隊挑選了60多名吸毒勞教(多次勞改、勞教人員)、近40名警察和一名所謂的醫生陳劍平到該隊,中午又從中挑選了20多名身強體壯的吸毒勞教作為打手(他們稱為「執法隊」)。這伙人在警察食堂一頓酒足飯飽後,從下午2點開始,在龍仕舜、劉華的指揮下,從2舍到14舍依次逐個將法輪功學員拖到操場上暴打。在這個過程中,劉華指揮四個打手從舍房將法輪功學員逐個押出,高定、李宗權、陳劍平等在旁作打壓記錄。

法輪功學員被押出後,首先被強迫在劉華面前跪下,如不服從,旁邊早已準備好了的打手便一擁而上將法輪功學員按倒在地,脫下襪子和鞋,將其塞進法輪功學員的口中,並用另一隻鞋猛力抽打法輪功學員的臉直至全臉腫脹或昏迷過去,再把法輪功學員拖到一邊,由4個打手按住法輪功學員的手腳,另外4、5個打手猛力踢、踩、蹬法輪功學員的身體(要達到他們的所謂打遍、打夠、打痛的目標),直到法輪功學員不能動彈後。劉華才一聲令下:「拖下去!把下一個押上來,快!」

在這三天中,13個舍房共計70多名法輪功學員每天挨個被暴打一遍,連近70歲的老人也不放過。行兇中,外傷的由獄警陳劍平簡單處理後繼續暴打。全隊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不是遍體鱗傷,鮮血淋漓,奄奄一息。在此次事件中被暴打傷勢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有:李洪福、袁志強、王正榮、嚴新培(近70歲)、林德才,劉吉兵、朱勇、黃光明、陳昌均、古良君、張全明、楊斌、王顯安、張正偉等。其中薛俊鶴(66歲)右手被當場打斷。

本組織根據 「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的追查原則,對在迫害罪行中涉嫌負有主要責任、犯有嚴重罪行的人員進行追查,下列人員作為第一批被追查對像:

龍仕舜:西山坪勞教所副所長,2001年底,龍自任七大隊大隊長,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團隊。唆使吸毒勞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只要結果,不講過程和手段」的迫害,並向全國其它勞教、勞改場所推廣、傳授其惡毒的轉化手段。

葉樺:西山坪勞教所教育科科長,積極策劃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教育大隊監舍門口添置喇叭,大量播放吸毒勞教人員寫的攻擊大法的污言穢語。從精神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田馨:現任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大隊長。在任勞教所教育科科長期間,多次親自帶領追捕隊的惡警到八大隊一中隊、嚴管中隊、整訓中隊、七大隊一中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和群體毆打。

田曉海:2001年底任七大隊副大隊長,在一中隊全體勞教學員大會上要求採取一切手段打擊法輪功學員。田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任務強加給吸毒人員作為生產、工作任務,親自演練、示範如何有效地捂人的嘴,不讓其發聲;如何迅速的將人摔倒在地上摁住,不讓其掙扎等。

劉華:2001年12月至2002年6月任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隊長,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被評為全國司法部所謂的「先進個人」,現調任西山坪勞教所生活管理科科長。在劉任七大隊一中隊中隊長期間,1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打進醫院搶救。劉直接參與策劃2001年12月中旬對法輪功學員的集中暴力打壓事件。

李其偉:2002年6月至2003年10月任七大隊一中隊中隊長,教唆以王建鵬為首的吸毒勞教對法輪功學員惡毒打壓。2002年6月,吸毒勞教犯頭子王建鵬因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而毒辣,被李其偉提升為中隊值班大組長,提前一年釋放。兩月後,這名所謂的「市優秀勞教」因再次吸毒與詐騙而被告發。在李其偉的操縱下,4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打傷,送進醫院搶救,80多人身體嚴重傷殘。李因迫害法輪功被提升為勞教所法制科長。

肖建銘:當時任中隊嚴管分隊隊長兼龍仕舜的司機,現調任西山坪勞教所包裝廠廠長。為吸毒勞教犯毒打法輪功學員大開綠燈,一方面免費提供吸毒勞教頭子酒肉吃喝玩樂,並以縮短勞教期限和評市優秀勞教為誘惑;另一方面還給吸毒勞教們準備了對法輪功學員動刑的手銬、警棍、木棒等器具。

陳澤炳:原教育大隊教導員,2001年12月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提升調場部。

高定:曾是西山坪勞教所辦公室秘書,於2000年8月被抽調擔任法輪功專管幹警、七大隊教育幹事,因迫害法輪功被提升為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的大隊長。

李勇: 2000年11月從勞教所整訓中隊抽調到專管法輪功的教育大隊。積極用精神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

陳建平:2001年5月調入教育大隊任獄醫。用灌食等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

西山坪勞教所除上述由龍仕舜為首的惡人外,還有:管教科科長楊斌、副大隊長胡宏、幹警肖興明、周本忠、王成、李宗權;嚴管中隊中隊長杜毅、副中隊長周開智、武成信;司務長周萍、整訓中隊幹警劉期鬥、農業隊長杜軍、張安民、胡玉銀等惡警直接參與這場迫害。

據知情人舉報,目前市勞教局政委塗德語和市勞教局法制處處長王××還常以檢查工作為名,到勞教所親自指使田馨繼續操縱唐××(現大隊指導員兼中隊長)、雷科金(現中隊副中隊長)、王陳(現嚴管分隊分隊長)等,並以調外勞威脅利誘吸毒勞教組長王國春等要不斷拿出所謂的「轉化結果」。

以上西山坪勞教所迫害李澤濤、王佔德、許從興致死及酷刑折磨多名法輪功學員致殘的所有參與人的犯罪事實,已觸犯了刑法232條故意殺人罪,234條故意傷害罪,247條刑訊逼供罪,295條傳授犯罪方法罪,397條濫用職權罪。

鑑於此,「追查國際」從即日起將重慶市勞教局政委塗德語、西山坪勞教所龍仕舜、葉樺、田馨、田曉海、劉華、李其偉、肖建銘、陳澤炳、高定、李勇、陳建平、楊斌、胡宏、肖興明、周本忠、王成、李宗權、杜毅、周開智、武成信、周萍、劉期鬥、杜軍、張安民、胡玉銀等列為重點追查對像進行立案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