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人的政治

【明慧網2004年9月9日】美國加州有一個頗有成績的文藝團體,熱心於把中國傳統藝術介紹給西方主流社會,對一些演出卻不敢參加,因為發現同台演出的藝術家中有法輪功學員。這文藝團體怕得罪了中領館,給演員簽證和團體活動帶來不便。該團體說自己是非政治性的,甚至退出一些演出時的理由也是很無奈──「不想涉入政治」。

舊金山灣區某華人校友會舉辦乒乓球比賽,筆者的一位朋友既是校友,又是一家中文報紙的記者,前去參加活動,並計劃採訪舉辦者和參賽校友,作為社區活動報導。沒想到要採訪時,舉辦者之一先打電話「請示」,之後態度極其不友好的把記者趕走了。有人解釋說也是「不想涉入政治」。海外華人校友會的乒乓球比賽作為社區報導會涉入政治?太神經過敏了吧?旁人說,因為這記者所在的報紙在有關法輪功的報導上不照搬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稿子和調子,而是做一些核實調查後報導。所以呢,校友會的乒乓球比賽也就不敢上這樣與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相左的報紙了。

這文藝社團、這校友會,聽起來很令人同情啊,參加個演出,辦個社區活動接受採訪都怕這怕那的,這還是在海外呢。

這些團體真的是因為認為法輪功是「政治性團體」才害怕嗎?不是。

且不說這些團體中有不少人,包括負責人,多多少少了解一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知道這是一個志在強身健體修心養性的功法,和政治沒甚麼瓜葛。即使有的人聽信媒體的不實報導,誤以為法輪功是個有政治性的團體,也不會有人相信法輪功比中領館還政治,或者海外任何一家中文報紙、電視能比CCTV、僑報還政治。可是怎麼沒見他們迴避中領館,反而是怕得罪中領館才退出演出、拒絕採訪呢?

事實上這種現象是在江澤民集團五年前在中國大陸開始對秉持「真善忍」的法輪功民間修煉群體進行殘酷迫害,並竭力通過駐外機構把迫害延伸到國外的結果。一頂「搞政治」的大帽足以使一個清白的人、一個無辜的團體失去本應具有的一切權利。現在國際上有一些非政治性的機構組織可以和中國的團體打交道,但還有一些非政治性的國際團體,包括一些慈善機構和人權組織,還很難進入中國。為甚麼呢?其實關鍵是無視人權的當事權力集團站在極端和變異的私利基礎上定義誰是搞政治的,從而打壓和排斥的結果。只要它不喜歡你,就說你是搞政治的,把其他人嚇住不敢和你沾邊,你就孤立了,打壓也就方便和「合理」了。

如果說這些華人社團真的那麼怕搞政治、那麼怕沾政治的邊,而最明確有政治背景、有政治任務的就是江氏集團及其脅迫利用的駐外機構,還有所有其掌控的宣傳工具,像新華社、CCTV、人民日報、僑報等等。那麼,因為怕得罪中領館而以「不參與政治」為由迴避法輪功,甚至迴避不醜化法輪功的活動或公正團體,不就好像「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因為那個流氓大亨說你不好」嗎?

(明慧記者曹珍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