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架、引產、植物人」

沒有人性的警察,生來就沒有人性嗎?

【明慧網2004年9月4日】(明慧記者歐陽非撰稿)最近網上披露了幾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令人髮指的事例:內蒙古臨河市的王霞遭到強行灌食及藥物摧殘,從110多斤到僅剩40多斤,只剩一副骨架;河南省淮陽縣懷孕九個月的王桂金被強行剖腹產;清華大學學生、內蒙古赤峰市的張連軍被北京市國保大隊迫害成植物人。

很多人聽到這些讓人心有餘悸的慘案,本能的反應就是不相信。即使把受害者詳細的姓名地址電話告訴他們,有人還是不相信;就是那些認為大陸不少警察素質太差,免不了會幹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來的人,也認為上級領導、政府部門不可能放任不管,不相信對法輪功的迫害會嚴重到這麼殘酷、這麼廣泛、持續這麼長時間的程度。

中國近二十幾年的改革開放,百姓生活的改善和同世界日益頻繁的交往,使得人們的內心對未來充滿了期望。恰恰是這種期望讓很多人真的不相信大規模的酷刑迫害正在中國發生。人們的不信正應對了一句話──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場超出人們想像的迫害。

說它超出人們想像,是因為當人們普遍認為中國警察素質再差,總是會不斷改善時,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卻正在把一些警察從有人性逼得沒人性,有善念變成沒善念,不是改善,而是愈加惡化。

想一想那些給王霞強行灌食並注射藥物的警察,那些按住王桂金讓人強行剖腹產的警察,那些把一個清華學生打成植物人的警察,他們下手時,就感受不到受害人的痛苦嗎?這些警察生來就沒有人性嗎?

也許不是。警察也有家有小,有父母兄弟姐妹。被他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也許同他們的親人是同輩人,他們怎麼就忍心把人往死裏整呢?

警察說,如果他不把法輪功學員轉化,他就會受到處罰,就會丟掉飯碗,他的家人正等著他養家糊口;

警察的領導說,如果他不能完成迫害法輪功的任務,他這個領導就會受到批評,業績考核就過不了關,政治前途就會受影響;

警察的領導的領導,也這麼說,不把法輪功整下去,他的烏紗帽就保不了;

如此等等。到了江澤民,他也說,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他能不妒忌?不鏟除法輪功,心裏就不踏實。「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

我們說這場迫害很邪惡、很隱蔽,就是因為做壞事的人居然能找到似是而非的「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些警察、官員正是用這些理由來麻痺自己還存留有的那一點點善念,當那點心中的善念被江澤民的株連政策給徹底泯滅了的時候,這些人心中的魔鬼就被放大了,逐漸變成沒有人性了,敢對善良的百姓下毒手了。

所以,這場迫害表面上看起來是法輪功學員在承受苦難,其實,參與迫害的人更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他們正從有人性變成沒有人性,這種心靈的惡化才是摧毀一個人乃至一個社會的真正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