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新華社所標榜的「國泰民安」


【明慧網2003年9月17日】以下兩篇文章披露了大陸貪污腐敗的情況。我們應該注意到,目前的大陸第一貪腐家族就是竊國者侯的江氏家族。江氏以自己的獨裁權力,花費百姓的血汗錢為自己買專機,四處出遊做秀。霸佔電視黃金時期吹捧自己、誹謗法輪功。同時耗費國庫,在各地組建610恐怖組織,對法輪功學員野蠻迫害。貪官罪惡再大,也不及江氏罪惡之萬一。同時,江××還將自己無德無才的兒子提拔成科學院副院長,玷污中國的科學,又讓其兒子盜用國家資產非法經商,大肆聚斂財富。與竊國者侯的江氏家族相比,目前被懲罰的貪官不過是竊鉤者誅而已。這樣一個邪惡集團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幌子下瘋狂地貪污腐敗、凌虐百姓、誣陷善良、混淆視聽,這就是新華社所標榜的「國泰民安」。

中國四千貪官外逃 贓款總額超過了50億

據大紀元9月17日報導,北京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孫立最近在接受中央電視台西部頻道《新聞夜話》採訪時透露:中國目前已立案的至少有四千名涉嫌貪污和賄賂的犯罪貪官在逃,有一些已經逃到了境外,而他們所攜帶的贓款總額已經超過了50億元人民幣。據外界估計,如果算上那些沒有立案或暴露的,這個數字也許會翻上10倍、20倍。

據《新聞夜話》報導,這個數字是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聯合發布的。

然而,和中國簽訂引渡條約的國家僅40多個,而貪官在出逃前先選好與中國沒有引渡條約的國家,另外,貪官及資金外逃與許多環節有關,比如假護照,洗錢等等使情況更加複雜。

中國國內的網民對這一新聞反應激烈,有人懷疑的外逃金額數字遠超過報導的50億元。

據明報月刊報導,資料表明,中國在1987年至1997年的11年中,資本外逃數額累計達2458億美元,平均每年外逃223億美元。據一位北大經濟學教授保守估計,1997年至1999年,中國外逃資本累計達1000億美元。2000年至2002年三年內外逃的資本超過500億美元。

資本外逃的5個主要手段是:假投資、高報價進低報價出、逃匯騙匯、扮成外資外逃,以及通過向境外支付特許權使用費、諮詢費、培訓費等名義,向外轉移外匯資金。

中共貪官的子女幾乎全都經商

據大紀元9月17日報導,翻開近年來落網的省部級貪官的檔案,幾乎所有的大貪官的子女都在經商,而且無一例外地大獲成功,大發橫財。

據紅網報導,雲南巨貪李嘉廷的小兒子李勃,就因為「有身為省長的老爸在背後支撐」,因而「在雲南商界呼風喚雨」,銀行就像自家開的一樣,「哪個行業最賺錢,就會攜巨額銀行貸款殺向哪個行業」。他和別人說到他的職業選擇時曾說過:「身在侯門,不當革命接班人就當商人。」可謂躊躇滿志,但也確屬經驗之談。

報導說舉例說:

貴州原省委書記劉方仁也不含糊,為其經商的兒媳婦易某一貫提供諸多便利,支持縱容其「放手經商」,放手倒賣工程項目,使其非法獲利2180多萬元。

河北原省委書記程維高,以權謀私,放任縱容配偶子女利用其職務影響進行違法犯罪活動,大發橫財,還不知羞恥得意洋洋地炫耀:「我在官場已經得到了這個地位,我兒子在商場上能取得很大成功,也是光宗耀祖」。

廣西壯族自治區原副主席劉知炳,利用職權,不僅為其女兒經商大開綠燈,使其非法贏利,而且在其女兒劉芳因參與柳州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騙稅案被司法機關調查期間,多次為其開脫,干擾司法機關辦案。支持其隱瞞事實,暗示其對抗調查。

瀋陽市原書記慕綏新的女兒、女婿,借用父親權力,大量包攬工程以及一些企業的廣告業務,從中獲取巨額收入,幾乎壟斷了瀋陽廣告業和建築業。

浙江省副省長王鐘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介紹項目,收受巨額賄賂,其經商的兒子也從中收受巨額錢財。

浙江省副省長許運鴻為兒子經商發財,也是鞍前馬後不辭辛苦,濫發淫威……

報導指出,衙內經商,有一些共同特點:以權力作後盾,以老爹當招牌,只賺不虧,一本萬利;貸款要多少有多少,項目想中標就中標;房地產、建築、進出口貿易,甚麼熱門幹甚麼;倒賣工程項目,非法批地,介紹貸款,甚麼與權力關係密切就經營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