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大戰(初稿)

7.20兩週年之際對鎮壓法輪功和法輪功反鎮壓的解析


【明慧網2001年7月20日】 在正邪大戰過後,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將被真善忍同化歸於最美好。

索引

一、引言
二、法輪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純正吸引了大批有志於修煉的人加入修煉;在反鎮壓中,他的純正更得以驗證和昇華
三、江澤民代表的是邪惡勢力;人間邪惡勢力從法輪功傳出起就一直在設法破壞;在對法輪功的公開鎮壓中它的最邪惡性暴露無遺
四、正邪大戰中,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正信是堅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戰過後,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將被真善忍同化並歸於最美好
五、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啟示向人們明示了有神論的存在和真理的顛撲不破

***************************************

一、引言

針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已歷時兩年。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構陷、洗腦一再失敗,同時鎮壓的手段和調門也在不斷升級。

自1999年7月20日凌晨起,全中國範圍內統一行動,對部份法輪功修煉者進行大搜捕,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經過了幾年的籌劃和準備後,終於帷幕拉開,強勢登場。

從此後,大量焚毀法輪功的書籍,大量抓人,打人,辦強制轉化班,勞教,判刑,施酷刑,立邪教法,補充解釋刑法條款等等,鎮壓手段不斷升級。

在鎮壓歷時兩年的現在,從近日的報導中看:萬家勞教所於6月中旬發生驚人慘案,三名法輪功女學員身亡;6月20日湖北麻城市白果鎮,一名法輪功女學員在打至奄奄一息後被活活燒死;5月中旬在北京街頭,一名法輪功女學員被一便衣警察毆打並強姦。對不願接受洗腦的法輪功修煉者,採用了包括心理戰,更殘酷的刑罰和在食物中攙入迷魂藥等更極端的轉化方式。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由中央政府傳達給各級政府和警察,用於對付法輪功的堅定的修煉者。250多名死難者的死因全部是「自殺和心臟病」和萬家慘案中的李秀琴先被火化,家人見到的只是她的骨灰就證實了這條密令不但確實存在而且已被政府的部份人員貫徹執行了。

無數法輪功受迫害案例表明,對法輪功的鎮壓在不斷的升級下已經到了殘忍至極和史無前例,令所有暴君不敢望其項背的程度了。

但是,很多人並沒有被表象迷惑。──一位在北京的獨立記者2000年425:「約翰﹒潘姆福萊特(John Pomfret),一個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在他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寫到:‘北京無法容忍一個不受控的信仰,因為共產黨員已經沒有信仰了。他們最害怕的就是有信仰的人。’北京有過很多先例,成功地鎮壓了有信仰的群眾。但這一次,如果被鎮壓的法輪功信眾是覺者,北京的失敗就是註定的,只是遲早的問題。

鎮壓手段的升級代表的是初始目的未達到,否則,把想像中的組織者一抓,那麼假設有組織的又是由老頭老太佔了相當比例的法輪功在1999年7月的全國統一大搜捕後就該解散了。但是法輪功並沒有解散而是在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更蓬勃的發展。

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和法輪功的反鎮壓向人們展示的是一場正和邪的較量,它是慘烈的,驚心動魄的,流血的,大批人在付出的,又是正的力量勝券在握的。分析這兩年的江澤民政府的鎮壓和法輪功在反鎮壓中的歷程就已經清清楚楚的展示給了人們這個結論,實際上已無需用將來的平反或是特殊事件的發生等等證實了。

二、法輪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純正吸引了大批有志於修煉的人加入修煉;在反鎮壓中,他的純正更得以驗證和昇華。

1.法輪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他的純正吸引了大批有志於修煉的人加入修煉。

法輪功是教人遵守真善忍的身心修煉,包括打坐和四套動功,動作舒緩優美。法輪功鼓勵人們相信神佛的存在,從精神上向傳統的道德回歸,最終達到與真善忍的同化。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正式將法輪功傳出。被病痛折磨的和為缺乏道德約束所致的「人人相見如敵,事事都難如意」的社會現狀所困擾的人們立即就見到了他的純正。

1993年,李洪志先生參加了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在大會上創造了無數生命奇蹟,引起巨大轟動。大會為此給李洪志先生頒發了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授予「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為97.9%。

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來源於自身道德境界的提高和輔煉五套功法。由於法輪功修煉的根本要求是修煉者在不斷的修煉實踐中達到對真善忍的完全同化,修煉者的身體健康和高尚道德同時得到,這一切又在改變著周圍的環境,吸引著更多的人;無形中帶動一批又一批人加入身心健康的良性循環。他帶來的道德回升和對社會的穩定和發展起到的良性作用無法估量。

法輪功的純正吸引了大批有志於修煉的人,至1999年7月初,據中國官方調查結果,全國至少有7千萬以上各界人士習煉法輪功。

2.在反鎮壓中,法輪功的純正更得以驗證和昇華。

法輪功自傳出後,由於他的無比純正,使假惡醜暴露無遺和受到抵制。因此法輪功自傳出後就一直遭受迫害,但是,法輪功始終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幾年的被無端迫害中始終保持的是非暴力、寬容和善意,給不明真相的人甚至是迫害者充份的時間了解和反思,表現出了高度的道德意志力。就是在反抗「7.20」以後的公開鎮壓中,他們仍然是非暴力,容忍和善行。

在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無理由鎮壓後,李洪志先生對鎮壓的局勢的反應是:針對當時的形勢和各種傳聞,李先生於1999年6月2日發表了一篇名為《我的一點感想》的文章,文章說:「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地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份地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地忍受著。但這種容忍決不是我和‘法輪功’的學員懼怕甚麼。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

「實際上我無心為社會做甚麼,根本不想管常人的甚麼問題,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不是人人都把權力看得那麼重。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做‘人各有志’嗎?我只是想讓能修煉的人得法,教他們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標準的昇華。而且也不會人人都來學‘法輪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註定與‘政’無緣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

他教導他的弟子始終以「真善忍」為言行的準則。

在「7﹒20」大逮捕後,法輪功並沒有銷聲匿跡。仍有大批的修煉者清晨在公園裏公開的煉功,在單位裏公開承認自己修煉法輪功的人也很多。從1999年7月20日起,全國各地都有大批的法輪功修煉者上訪,有的城市達到一次幾千甚至上萬人集體善意向政府反應情況。他們並沒有因「7﹒20」的大逮捕產生恐懼,而是在對政府的公正和在修煉實踐後帶來的對法輪功的純正充滿信心的情況下,希望政府對法輪功了解和相互溝通中,使事態得以向良性方向扭轉。但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並沒有停止,反而升級了。政府將以國家信訪辦為主的信訪部門變成了誘捕法輪功修煉者的場所,凡承認為法輪功修煉者的上訪者即被扣押、投入拘留所。

大批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修煉者被不明真相和在政府集全國包括電台、電視台、報紙等傳媒的強大謊言攻勢下而被矇蔽的百姓稱作「邪教徒」,他們中的許多人被降職,降級,開除公職,罰款,敲詐勒索,經濟上極端貧困;他們中的250多人還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而死,並被冠以心臟病發作或是自殺,此種「自殺」還被用於進一步的對法輪功的嫁禍。他們是真的被「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了。他們的基本生存權被剝奪的一乾二淨,生存的環境極其的惡劣,承受著非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巨大苦難。

但是無論是在被抓被打,失去工作,失去經濟來源,遭受性虐待,被包括電棍插入口腔和肛門,竹籤插手指,上死人床等的各種酷刑的折磨下或者是家破人亡等情勢下,他們的對真善忍的正信都沒有改變,每個人的言行依照真善忍。

在鎮壓過程中,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的信仰「真善忍」;他們的言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非暴力,善行;他們的對鎮壓的反抗方式:和平上訪,向人們展示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自費開辦網站,編製報紙,印製、發放真相材料,揭露邪惡迫害;他們向政府的訴求也一直是:停止鎮壓,釋放被捕的學員,給予合法的煉功環境和公開出版《轉法輪》,始終沒有改變。

在中國以外的法輪功修煉者,在鎮壓的當日和後幾日得聞法輪功遭無端鎮壓,上千人自發,自費聚集到美國首都華盛頓請願。此後的兩年內他們利用業餘時間自費開辦網站,辦報紙,風雨無阻的在戶外請願呼籲,開辦法輪功介紹班等,在向國外各級政府和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中默默的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們的信仰,言行和訴求同國內的法輪功修煉者是一樣的,也是始終未變。

因為法輪功代表的是正的力量,所以他得以在反抗殘酷鎮壓的過程中,以同化道德精髓「真善忍」所表現出的言行,無可置疑地證明了他們代表的是正的力量。兩年來法輪功的反鎮壓行動,更加驗證和昇華了法輪功的純正。

三、江澤民代表的是邪惡勢力;人間邪惡勢力從法輪功傳出起就一直在設法破壞;在對法輪功的公開鎮壓中它的最邪惡性暴露無遺。

1.江澤民代表的是邪惡勢力,人間邪惡勢力從法輪功傳出起就一直在設法破壞

江澤民是邪惡的。法輪功的有神論,主張誠實、講真話、尊重傳統道德,鼓勵人們通過修煉實踐真善忍來獲得身心的健康和昇華,吸引了大批的習練者等,無一不是江澤民集團所不能容忍和感到害怕的。

從法輪功一傳出,人間邪惡勢力就一直在設法破壞,企圖鏟除。例如:1992年至1996年之間,長春極少數人一直在炮製謠言、設法誣陷;1996年7月《光明日報》事件的輿論攻擊;1996年7月24日,中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地發出全面禁止法輪功出版物的發行的通知;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的採訪中批判法輪功;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發出採取了先定罪、後調查的程序的《通知》以及由此引發了全國許多地區基層公安部門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非法取締法輪功煉功點、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行動;1999年4月在天津動用警察使用暴力等。

迫害並沒有因為法輪功學員的容忍和一次次的善意的講清真相,和公安部的全國調查未發現問題以及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退休老幹部得出的「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而終止反而在不斷的升級,並終於導致「4.25」即後,江澤民用兩封密件,在拿不出真憑實據的情況下,以兩條欲加之罪做出了鎮壓的決策。

江澤民在7月19日的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全面取締法輪功。20日全國對法輪功學員大逮捕,江澤民終於撕去了偽裝,粉墨登場,向代表正的力量的法輪功公開宣戰。

2.江澤民代表的是邪惡勢力;在對法輪功的公開鎮壓中它的最邪惡性暴露無遺。

分析江澤民和他的幫兇們對法輪功的初始鎮壓和不斷的升級的過程,可以得到如下的結論:江澤民代表的是邪惡勢力,它所發動的這場鎮壓是有史以來最邪惡的。

首先,鎮壓是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將法輪功的「4﹒25」和平上訪在當日得到妥善解決後,上訪群眾和平散去後,又經過製造證據和輿論等方式,強行定性為政治事件引發的。江在兩份密件中稱,「顯然,」法輪功創始人「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耐。‘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就這個「顯然」的假設就把鎮壓的無依據道破了。從99年7月20日以來,海內外很多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江澤民究竟為甚麼非要鎮壓法輪功?其實答案很簡單:莫須有。--為了江澤民個人的政治野心,無需理由。

鎮壓的依據根本就是「莫須有」,所有證據都由猜測和推理而來並非以事實為根據。而鎮壓過程中的驅動力是江澤民不相信整治不了法輪功,和轉嫁社會矛盾。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最高統治者對牽扯到幾千萬人鎮壓的決定是在個人的好惡、對權力的過度貪戀以及爭鬥和嫉妒下而不需要給出確鑿證據下就可以做出並得以貫徹和執行的;牽扯到眾多人民的切身利益的重大決策是不需要人民認可的。換句話說,政府的職能和運作完全被江澤民等極少數幾個人為達到個人目的而操縱和利用了。

直接策劃了所有對法輪功的輿論攻勢、構陷及迫害的「6.10辦公室」(即「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從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嚴密而獨立的體系,對中國的各級黨、政、司法系統擁有絕對的操動權力,而且有權指揮各地新聞媒體機構。各城市及地區級的「6.10辦公室」直接部署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監控和抓捕,其運作幾乎不受法律限制。從這樣的運作機制不難看到,它是凌駕於憲法,法律和國家體制之上的。

全中國的國家機關,信訪部門,軍隊,警察,學校,企事業單位,居委會,精神病院,監獄,勞教所,等等場所都被利用來參與這場鎮壓。警察在此時可以不必行使除惡鎮邪的天職,而被賦予了草菅人命,強姦良家婦女的權力;勞教所和監獄具有的通過說服教育,服刑改造使犯人棄惡從善得到改造的積極意義沒有了,從打罵到酷刑折磨甚至打死的方式被用於強迫人放棄「真善忍」信仰;醫院可以以醫療手段,例如灌食,過量用藥等達到讓人放棄信仰的目的,也就是說,醫院在某種特定的情況下,可以不治病救人,可以折磨人,治瘋人,治死人……在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執法部門的懲惡揚善,信訪部門的聽取民眾心聲,解除民眾疾苦,醫院的救死扶傷,學校的教書育人,勞教所和監獄的改造等等社會賴以存在的這些部門的天職被破壞得面目皆非。

鎮壓幾乎涉及了每一個中國人。在1999年7月20當日明顯可見的是被捕的法輪功輔導員和家人;對於上訪的和在公開場所說法輪功好的法輪功學員的拘留、勞教、判刑則涉及到了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單位和居委會等人人過關,讓寫保證不修煉是將幾乎所有的修煉過法輪功的人──幾千萬人都涉及了;連坐制又使這幾千萬人的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牽扯其中;百萬簽名更介入了大批的中國人。對法輪功好與不好,煉與不煉的表態與擁有正常工作,學習,生活和做人的尊嚴等基本的生存權直接掛鉤。而對於法輪功,除了認為好才去煉並傳給親朋好友的法輪功修煉者,大多數的人是缺乏起碼的了解甚至是一無所知的。也就是說中國的老百姓在這場鎮壓中要對一件自己親身體驗過的確有益處的或者是不了解的事情表態為不好,否則,基本的生存權不能保證。

而在此時的波及面還沒有終結。由於駐外使領館造謠,收買報紙,用經濟利益威脅利誘,破壞外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支持和褒獎,使得鎮壓波及到了世界,而對互聯網的攻擊和利用法輪功的網址去攻擊國外要害部門的計算機系統,關閉互聯網等等,又使更大批的人受牽連,而且有人在經濟上已直接蒙受了損失,某些國外的要害部門的正常運作一度癱瘓。

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採用的是「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無理性、無法律依據和無人性的方式。

在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政府職能部門的天職喪失殆盡,中國13億人的信仰被定位於無神論,被迫相信謊言宣傳,人們被強迫說假話,出賣他人,社會上的一個群體被授予了對另一群體的無限制的專制特權,使得人們只能用自私,暴力,強權和坑矇拐騙求得生存和發展,人們被逼迫摒棄祖訓和美德,惡人惡行被鼓勵,善者被用盡一切方式強迫遠離真善忍。

江澤民對「真善忍」的鎮壓和對善良法輪功群眾的殘酷迫害觸犯了天怒。兩年來中國大地天災人禍不斷加劇,給黎民百姓、天地蒼生帶來了無窮災難!

縱觀歷史,最凶殘的暴行從邪惡的深度和廣度上也不可與這一次鎮壓法輪功相比擬,在對法輪功的公開鎮壓中江澤民的最邪惡性暴露無遺。

四、正邪大戰中,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正信是堅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戰過後,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將被真善忍同化並歸於最美好。

在鎮壓不斷升級的情況下,法輪功在反鎮壓的過程中,表現的堅定的正念和不可摧毀的力量表明,以真善忍為精髓的道德的力量是堅不可摧的。在正邪大戰過後,正邪不再共存,世界將被正的力量同化歸於最美好。

在正邪大戰中,一方是以江澤民為代表的邪惡勢力,江澤民身為國家主席,統治著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集國力,人力,物力和財力於一身,肆意玩弄國家傳媒、通訊、交通等人員與設施。江氏集團推行和散布的一切的一切實質可歸為三個字─「假惡暴」。另一方面的法輪功是無權勢的民間修煉團體。他們能夠做到的是:上訪,煉功,向世人展示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自費辦報紙和網站和向人講清真相,幫助人們了解法輪功的根本原則─「真善忍」。

邪惡一方的江澤民,由於對法輪功的強力鎮壓而頻頻出醜,騎虎難下,焦頭爛額,近於瘋狂。表現在編造的誹謗和誣蔑之詞被一個個揭穿和澄清,包括「天安門自焚事件」對法輪功的大構陷中,雖經精心策劃還是破綻百出,不但無法達到預期的把鎮壓和鎮壓的升級合法化的目的,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越來越被人們所看穿。

國內的各級政府的工作人員,尤其是直接參與實施鎮壓的人員,被親眼見到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善行所感動,不再配合鎮壓。警察,作為鎮壓的具體執行者,採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做法,善待法輪功修煉者,甚至有人放走被捕的學員,或者挺身保護,使得升級鎮壓只是在小範圍內得以實施。普通百姓,包括監獄中的死刑犯,在法輪功的講清真相和為正信寧願付出生命的大善大忍所感召下,善良的他們了解了真相,明辨了是非,對法輪功同情,善待,支持,部份人開始了修煉並走出來參與講真相。這樣才使得在極端高壓,凶殘的大範圍圍剿中,法輪功修煉者能夠得以生存和發展。

一些在精神,經濟,肉體的極度打擊下,如不被允許睡覺,食品中被攙入迷魂藥,心理戰等情況下而放棄了修煉的人,在清醒後又重新修煉,公開嚴正聲明違心「保證」和「悔過」作廢,這樣的聲明書在明慧網上每日大量出現。實際上,在兩年中真正放棄修煉的人數很少,各級地方政府在610的壓力下普遍弄虛作假。

在國際上,江澤民被各國政府,人權組織,非政府組織等一致譴責,出國訪問期間被各種不同的抗議組織所包圍,他對法輪功的升級鎮壓遭到了大多數國家政府的嚴正抗議和警告,他本人被國際特赦組織評為人權惡棍。

1992年5月至1999年「425」,法輪功以祛病健身的奇效和提升道德的巨大作用吸引了一億學煉者;而99年425以來至今,法輪功更以超群的和平和堅定贏得了世界上眾多正義政府和善良民眾的鼎力支持。越來越多的政府、民間組織和民眾為法輪功大聲疾呼,要求中國立即停止鎮壓,還法輪功修煉者的煉功和信仰自由。西方社會由對這個完全是東方文化背景的優雅的修煉體系從一無所知到了解,從兩年前的概念模糊到現在的很多人已了解,而出現了人們主動排隊在法輪功的呼籲信上簽字表示支持的舉動。他們被法輪功的優雅、和諧、友善所折服,很多人渴望更多地了解和開始修煉。

法輪功的正信堅不可摧,廣大法輪功學員願以生命維護「真善忍」,誓將「真善忍」真理以無私無我的精神帶給全人類。

世紀之交的正邪大戰意味著正和邪已經不能共存。實際上,正邪大戰勝負已見分曉。代表正的一方的法輪功,以一股潛流到幾年內,尤其是在經歷了有史以來最邪惡的鎮壓後不但沒有被壓垮,反現蓬勃之勢。所到之處,人們的身體淨化,人心向善,道德飛速提升,渴望道德的人們見到了道德的不可摧毀的巨大力量,法輪功修煉者可以在極致迫害的情況下得以生存和壯大,那麼他們就會具有蕩盡世間一切污垢和非道德的能力。正的力量是所向披靡和不可阻擋的。

由此,人們面臨的就只要兩個選擇:從善:在真善忍的引領下,走入無比美好的未來;助惡:將被歷史所淘汰,甚或在不久的將來,在善惡有報的天理的制約中,在極度痛苦的償還中走向滅亡。

五、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啟示向人們明示了有神論的存在和真理的顛撲不破。

史前文明的不斷被發現;證據表明歷史上的神如耶穌和釋迦牟尼等確有其人;各種預示人類社會發展方向和未來的預言被不斷兌現;美國航空航天局拍到的照片中出現的覆蓋大半個地球的魔鬼撒旦的臉,意味深長;

天文學上的重大發現顯示的龐大星體的爆炸和重新組合揭示了宇宙中正在發生的巨變;主張物物相鬥和弱肉強食的進化論被不斷發現的證據所置疑,分子生物學和生化證據對進化論不斷提出的是反證,使得無神論的基礎──進化論已經近於崩潰;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後的天災人禍,蝗蟲泛濫,高溫持續,大旱,大澇,六月飛雪;

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在近期內大量遭報應:被貶職、得怪病,不明原因暴死等在向人們展示善惡有報的天理;以及法輪功修煉者身體的超常反應,極限條件下表現的超越一般人的承受、生存和發展能力,在絕食絕水超過極限期的情況下保持身體的健康,手銬不能銬住,火化時肉身不壞等揭示著道德昇華所伴隨的表面物質的變化;

這些已經在向人們揭示著有神論的存在。

真理是經得起魔難的考驗的,風霜雨雪侵蝕不了,蛇蠍謊言吞噬不掉。歷經烈火灼煉仍能擲地有聲、熠熠閃光的是真金,不久的將來有福的人們會親眼見證:「真善忍」法理隨著人間敗物的被蕩盡而普照寰宇、金剛永存!

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1年7月20日

(在法輪大法被鎮壓兩週年之際獻給偉大的師父,具有堅不可摧的正念的同修,和所有善良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