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比

【明慧網2000年5月3日】 4月19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答記者問,介紹了三組數字。說:原來有200多萬法輪功煉習者經過社會、家庭和他們所在單位積極的、苦口婆心的幫教工作,從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關心照顧他們,目前,98%以上的法輪功煉習者已經認清法輪功的本質,最終脫離了法輪功組織。

就他們所講的苦口婆心的幫教和關心照顧,以及98%以上的轉化等問題,談一點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實事,來指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答記者問的謬誤。

不管政府把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定為多少,6000萬也罷,200萬也罷。的確是98%以上的修煉者通過修煉法輪功,體悟到了法輪功的內涵和本質--就是修煉。修的是心法,是修心的大法。大法弘傳8年來,成千上萬的人祛病健身、心性昇華的實例歷歷在目、耿耿在心,已無法去辯證那1500人的真真假假,任憑別有用心的人如何捏造,假的事實在社會上傳開,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我們可以告慰天下,98%以上的法輪功修煉者經過理性與實踐的昇華,從內心認識到了佛法的博大精深,仍然在堅修大法。

至於說苦口婆心的幫教和關心照顧等動聽的語言,讓人聽了更是難以置信。請看一個普通農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的遭遇。

山東省某地青年農民小徐,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學法以前他是一個體弱多病、利慾熏心、性情暴躁的年輕人。學法不長時間多病的身體不治自癒,從此他變得性情開朗、物慾看淡、脾氣溫和、鄰里和睦、家庭團結。農村的集資提留他帶頭交,98年長江抗洪他踴躍捐款。

99年7月22日中央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以來,他曾先後七次給中央以及省市領導寫信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但他也是先後七次被關進公安派出所。後來他發現寫信的辦法行不通,有關情況反映不上去,就毅然上訪北京向中央領導反映一個公民的心聲和修煉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對國家負責,對社會負責,對人民負責。

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殘酷的打壓,他被治安行政拘留15天,然後關押期間轉入收容站關押5個多月。在收容站關押期間,以為他堅持煉功,被市信訪局收容站站長暴打4個小時,耳朵至今仍聽不見聲音。春節前出去後,小徐又一次上訪北京。他要找有關部門問一問他究竟犯了甚麼法?當地政府憑甚麼非法關押他5個月。結果這次招來了更加殘酷的打壓,他被市公安局某派出所銬鐐10天,寒風凜冽的冬季把他銬在四面通風的樓梯間下面,一手銬一隻手銬,躺不下也坐不直,更站不起來,只有低著頭坐著,就這樣熬過了10個晝夜,才被押回村子看管,回村以後更得不到人身自由,公安強行把他修煉的書抄走,為了要回那本《轉法輪》,他再三請求,也得不到答覆。無奈最後他以絕食抗爭,也要爭取自己學法煉功的一點點自由,8天絕食,餓昏過去三次,村子的看守怕餓死在辦公室裏不好交待,就趁他餓昏之際將其拖到大街上,小徐甦醒過來再爬回去。就這樣,他頑強地堅持了絕食8天,最後地方辦事處派人把他抬回了家。今年4月20日,小徐與2名法輪功修煉者到戶外煉功向世人弘法,再次被公安拘留收容.

面對打不服、關不住、壓不垮的大法弟子,市領導感到了恐慌,他們又採取了更加卑劣的手段,4月25日,小徐被強行送進市心理康復中心(原精神病醫院)同時被送進的還有與他一起煉功的某辦事處某村大法弟子李XX等人,他們都被迫接受強行「治療」,並不准與家人見面。小徐現已家徒四壁,除了被多次罰款之外,摩托車以及農用車都被抄家沒收。這才是政府所聲稱的「苦口婆心的幫教和關心照顧」的真實寫照。

我們請求國際人權機構和新聞媒體派人前來調查採訪、報導目前發生在中國的人權悲劇,解決目前發生在中國的人權危機。

山東法輪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