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網2004年9月5日】1、在2004年7月19日大法學員劉曉曼一直抵制迫害,從勞教所堂堂正正走出,她5月2日到期,因不上課,不做操,不勞動(以前幹的活也算加期了),不填解教票子,惡警不放人,在7月18日管教王晶告訴明天讓她回家,可是管教張桂梅出席全國幫教會,據聽說到全國其他勞教所做工作,來所上班後還是讓填票子簽名,劉曉曼還是不寫。正趕上勞教所把房子租給語平公司,三個大隊搬生產房屋倒房子時,劉曉曼用正念就走了,現勞教所緊張。

2、2004年7月2日省黨校進修班70多人來勞教所送溫暖送書,還有兩部電腦,在會議開始後,一大隊被劫持的大法學員大聲說:「法輪大法好!你們說假話!」警察管教亂了手腳,幾人急忙把那學員帶出會場,然後又有一名四大隊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幾個管教帶出會場,帶回大隊後給綁在死人床上,封管教、劉志偉管教把她的手扣在死人床上,腳用綁包用的塑料繩綁上,電棍電。這名大法學員叫宋喜玉,從2003年11月5日入所後,絕食3個多月,每天都是手銬扣在鐵床上睡覺,被迫害得精神不太好了。因為喊,邪悟的吳運華用寬塑料膠帶把嘴給她封上,白天把手背身後綁鐵床上,每當宋喜玉喊,有的管教說,煩死了,鬧心,總是不讓她去飯堂吃飯,帶所外看,聽有的管教說是精神分裂症,可不放人。

3、2004年6月16日,大法學員古金芬因不去上課,被張淑華,王珠峰,王晶連拉帶腳踢,弄到管教室用電棍電,身上被電傷了,她19次被用電棍電,7月到期,但不知是否被釋放。

4、大法學員耿連弟被電11次,吊2天,20多天不讓睡覺,經常被王晶用腳踢,6月15日回家了。

5、大法學員王玉香,2004年7月6日被電。王玉香在勞教所合併隊時,由2小隊劉志偉管教帶。劉志偉總是煩別的大法學員跟她講別電人,因王玉香跟她講我們修煉沒錯,就急了,在7月29日,30日叫王玉香出管教室,用頁子板打臉,都腫了,上床睡覺都很費力氣,劉志偉讓邪悟的張秀娥看管,並說不參加勞動不行,不達到目地不罷休。

6、大法學員杜洪芳,吉林市學員。她被迫害多次,99年被抓,勞教1年,因不決裂,加期一年,回家後於2002年6月18日再次被抓,這次是兩年,到期後,因不決裂,不寫證(甚麼所謂的不串聯,不違犯國家法律),所以惡警不放。她做得很好,就是不寫,管教大隊長沒辦法,在劉曉曼正念走出勞教所這件事對邪惡震懾很大,多押40天後,沒通知家裏,告訴杜洪芳說家沒人,27日吃午飯時又告訴杜洪芳:給你嫂子打通電話了,明天接你,可是這伙邪惡之徒們是用勞教所車送的(用勞教所車送就不知道送哪去了),我們在6樓廁所親眼看到劉志偉送到車那,劉轉身回隊,3天後說不知道610接杜洪芳回家沒有,這是他們騙人的慣用手法,她們還利用犯人,用減期做誘餌,告訴她們減期10天、20天,可到頭來卻沒有。在這種騙局下,犯人覺得法輪功人都很好,勸我們:「讓幹啥就幹啥,何必被電,受罪不值」。我們告訴她們修煉難,但必須按真善忍做人,否則不是真修,她們也越來越理解我們大法學員不一樣了。有比較好的犯人開始幫助我們了。

惡警惡行

1、張淑華管教特別狠,不管那個管教電大法學員她都幫忙,現在已經遭報住院手術,都是電完大法學員不到幾天就病了。張淑華在每次吃飯前後都讓大法學員齊步走,向左右看,因有大法學員不配合,她就用手打大法學員耳光,當即四、五弟子被打。她罵大法學員不要臉,用鞭子抽。

2、劉志偉跟封管教電宋喜玉,把她綁在死人床上。迫害大法學員終於遭了惡報,母親第二天病了,她要去看護不能上班,母親一月之內去世了,現在她仍然不理智,還電大法學員。王玉香告訴她也聽不進,她就是說大法不好。

3、大隊長關薇父母去世了一人,四大隊所有管教都不同程度有病。

4、王珠峰上班剛一年,總是罵人,體罰大法學員,不讓學員睡覺,出題寫文章,她管理的小隊裏劫持的大法學員被迫害得最嚴重,在極度緊張下有的學員抽了,倒地上,大法學員周豔華腿走路非常困難,身體消瘦,三個月了,8月中旬到期。

部份管教的警號:

張桂梅 2200305
徐豔 2200307
封管教 2200311
王晶 2200308
李曉華 2200305

有些管教不帶警號,只是有一次檢查來人,她們才帶了,這些人都很不好。

長春黑嘴子四大隊過去更多為盜版書打頁子,中央從今年開始不許出版盜版或黑書,抓整治,可她們為掙錢還幹,給一個個人做佛教書,一大車,這批活幹了3個多月。還做過畢加索,梵高等5本故事書,還曾經做過醫書、其它書,她們還給一個酒店幫忙,把一張8開紙印4個號的賬頁,還有4個號空著,讓我們給補上同號,可偷稅2-6次,這些生意都是執法犯法。

勞教所接待室合餐只4個菜,量也很少,卻要60元,大隊跟合餐室還搞登記提成,早晚值班餐她們不花錢,用餐的糧食有時從勞教人扣(不許這樣佔用,有規定)。

勞教所用過去大法學員買的衣服在賺錢,解教了,衣服留下,後來的大法學員每人等走時扣10元錢衣板金,拖鞋,暖瓶,凳子都是大法學員買的,她們心太黑了。

搞作假登記,每天沒有午睡,卻讓管生產的勞教人員簽每天2小時午睡,為其它參觀用。

省政法委,市婦聯,勞教所舉辦了好主婦培訓班,家政理髮,美容,插花等一些班,有的只上一次課,可又沒講甚麼,但還搞甚麼考試等名堂,照像給參觀看的,掛畫廊板,第一批106名等等,要參加班的交50元,辦證減10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