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真相


【明慧網2004年4月18日】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我親眼目睹了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之殘忍。勞教所分7個大隊,每個大隊各有1-2百多人不等,一大隊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大隊,所以被勞教所評為所謂的」先進大隊「,被非法關押在一大隊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之後,才放出去。

一大隊的大隊長閆立峰迫害大法弟子最兇狠,教導員李影是個笑面虎,一個黑臉,一個裝白臉的,如果管教有對大法弟子不兇狠的,閆立峰就會大叫說,管教工作不負責,會裝好人。稍有善心的管教在閆立峰的淫威下也不得不對學員大發雷霆,連喊帶罵。

長春一大學英語教師王淑清因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迫害,被強行灌食,被惡徒綁在床上灌食。李志玲遭電棍,嘴被電得腫得高高的,好幾天都不消腫。張化雲因堅修大法不寫決裂,管教就指使邪悟的幫兇孫紅光和已幾次進宮的盜竊犯張靜等把已經寫好的決裂書強迫簽字。張化雲不簽字,惡徒張靜、孫紅光就用筆狠狠地紮她手指,不讓睡覺折磨她,張化雲因腰痛不能做操,也遭到邪惡的管教多次電棍,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

項利傑因煉功不准回台灣,項利傑的丈夫是台灣人,不但不准回台灣,還強行勞教,她不服,絕食來維護自己的權利,惡警多次給她灌食,食物中有很少玉米麵和豆粉,幾乎全是鹽水。幾個邪惡人員張靜、孫紅光等刑事犯一面給項利傑灌食,一面對她強行洗腦,逼迫她寫決裂。項利傑先後被灌食40多天,折磨得只剩一把骨頭。

閆立峰召集各個小隊的人員聲稱項利傑絕食對抗政府,為了救她的命才給她灌食,讓大家簽字證明,如果死了與各個管教無關。

每次灌食,鼻子都流不少血。邪惡的管教後來乾脆把灌食的鼻管子用膠布粘在臉上,晚上也不給拿下來,整天整宿戴在臉上,連她母親和姐姐接見時都不給取下,故意讓親人看著揪心。每天還給打7-8瓶藥水,並給藥水裏加碘折磨。項利傑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實在不能走路,才放回家治療。

法輪功學員李桂新有心臟病很嚴重,因拒絕寫決裂書,遭張靜、孫紅光等毒打,現還被關在所裏不放。管教說她是裝病。於文豔、郭文帥都是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時才放回家。50多歲的老太太張淑清,因不寫決裂書,遭閆立峰手下的多人狠毒的做活用的針扎十個手指、胳膊等處。這裏需要聲明的是管教每天晚上收工都要檢查學員全身的,如果不是管教,學員根本拿不到針的。

吳立娟50多歲的老太太,因不配合邪惡被逼成精神病,每天一邊幹活,一邊胡言亂語。被逼成精神病的人很多,邪惡一直不放,還每天跟大夥一樣幹活。

法輪功學員被迫超負荷的勞動,每天早5點起床,晚上9點收工算早的,一般都是10點11點,有時加班到2-3點鐘,到第二天早上5點照常起床,每天粘小鳥出口到美國、日本、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如果晚上加班,所長查時,管教就通知馬上收工,所長走了再照常幹,其實都是騙人的。勞教所在新蓋的大樓裏面牆上掛了很多學員在學理髮呀、裁剪呀等放大照片在鏡框裏面專門給上面領導檢查時參觀的。其實,每個學員每天被強加的生產任務都是很難完成的,根本就沒有學過甚麼理髮、裁剪等技術,都在騙人。幾個月都不讓洗澡,上面來檢查時才讓洗一次,而且由管教看著,像催命一樣喊,10分鐘就得必須出來。

一大隊共設了6個小隊。一小隊蘇桂英管教特別邪惡,一臉橫肉,每次在管教室只要有打學員,電學員的事,都有她和葉煙參與。後來在別的大隊新調來的張管教也經常打罵,訓斥學員,尖叫聲,嚎叫謾罵聲不絕於耳。所裏規定每個週五開一次週小結,每個學員都得逼迫發言,有說的不符合他們要求的,不按照他們講的那樣講,當時就拖去管教室施淫威,有的當場就打就罵。

每當年底各地派出所非法搜捕法輪功學員,因為上面要名額,下面的為了湊數,為了獎金,到處抓人,有很多被抄家、沒有翻到任何法輪功書籍的,也同樣被抓,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行為,真是罄竹難書。

在這裏我真誠地奉勸勞教所管教,你們也同樣是女人,為人之妻,為人之母,只為了暫時的利益而毫無人性地折磨大法學員,你們的良心哪去了?你們的道義哪去了,你們敢捫心自問你們的良心哪去了嗎?

善惡有報是天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薩達姆在鼠洞被抓,江澤民已在全世界許多國家被告上法庭,你們所做的惡事,到時江澤民會替你承擔嗎?文革時那些打砸搶的造反派,他們當初不也是聽上面的嗎?可是文革平反後,該槍斃的槍斃,該判刑的判刑,誰都逃不了。

====
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公開投訴電話:0431-5384312轉8006 0431-5384312轉8013 0431-5384312轉8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