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經歷和見聞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7月5日】我叫徐秀輝,是吉林省榆樹市五棵樹人,是個快到60歲的老太太。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非法綁架,11日被判勞教,被劫持到拘留所,於2001年4月4日被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以下是我的親身經歷及我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親眼所見的和親耳所聽到的20例迫害真象。

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晚10多點鐘接到五棵樹公安局劉××的電話問我在家嗎,並說在家裏好好煉吧。可第三天晚上劉××帶6-7個公安來我家強行綁架我,當時家裏有倆個5歲的孩子,她們的父母都出差沒在家,孩子們嚇得哭啊喊啊,眼巴巴的看著奶奶被壞人帶走。於4月4日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我被關在黑嘴子2大隊1小隊。大隊長劉蓮英逼迫我寫「決裂」,用電棍將我電得昏死過去2個多小時。第二天一小隊管教魏丹又將我拖到管教室拳打腳踢,並用電棍電我,我再次被電得一次昏死過去,於是她們把我拖到走廊,過了兩、三個小時我才甦醒。第三天惡徒們又將我拖到管教室,小隊管教郭宇新用電棍把我手背電出了大水泡,把我的臉電腫,眼打得直冒金花,烏眼青。

這還不夠,第四天是星期日,管教魏丹安排流氓地痞五人將我拖到無人的黑屋子,把我的衣服扒光,只剩下三角褲衩。這五個流氓(吸毒賣淫的王東玲;賣淫的王靜華;偷盜犯鹿鳴春;吸毒賣淫的陳學春;何喚平)說,是大隊長、管教讓收拾我的,好快點減期回家。惡徒們在我的內衣和外衣上寫誣蔑法輪功的字,並對我拳打腳踢,用鞋底打得我站不住,頭昏眼花。她們咽下兩口痰後還不停的罵下流話,直到把我迫害得拖著兩腿不能走路,半個身子不能動,前後胸、乳房腫得厲害,昏倒在廁所為止。

後來我多次抽過去了,而且心臟出現病態現象,被逼無奈我絕食抗議。惡警們更加加重了對我的迫害,說是為了保我的命給我灌食,因我不配合,將我捆到死人床上上大掛,不讓家屬接見,每天還有流氓鹿鳴春、王靜華上屋裏打我、掐我。她們根本不用互包隨便走動,被當作迫害好人的工具利用。這期間大隊長劉蓮英用假善勸我吃飯,以此掩蓋罪名。

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很邪惡,大隊長劉蓮英利用名利心將虛榮的魏丹充當打手,魏丹又拿出在監獄壓制犯人的黑手黨式的管理手段壓制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利用流氓打好人,自己更是充當打人工具。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周淑芝是松原市前郭縣人,50歲左右,堅強不屈,決不配合,被惡警劉大隊等用電棍電、打。她被流氓王東玲、鹿鳴春、何喚平等把衣服扒個精光,用針扎奶頭、小便處。小便處被踢得青紫,渾身被打得是傷,腫脹,每次都發出痛苦的呼救聲,真是撕心裂肺。周淑芝被打出心臟不好。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楊桂平是大安市人,不到50歲,是個心地善良、思想高尚的人。被管教魏丹拳打腳踢,電棍電,當時把兩根肋骨打折,兩個月內大便一直便血,後來臉色發白,貧血,一年後才恢復。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安美子是和龍市人,45歲。由於堅持真善忍,繼續修煉,每天白天幹活,晚上被強迫罰站,一站站到半夜,被迫站了兩個月,由猶大專管。猶大說她身上有種物質,劉蓮英、魏丹倆惡警用電棍電了她2-3個小時,臉都腫了。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趙翠玲,36歲。2003年4月份惡警魏丹用電棍電了她2-3個小時,把脖子、淋巴電腫,不能吃飯,肉都焦了,整個人瘦成了木棍,電出了心臟不好,惡警罵她是江姐。

42歲的趙麗娟是遼源市律師,丈夫在遼源勞教所當管教,司法部門以及勞教上屬廳級部門逼迫其丈夫離婚,丈夫沒有同意,黑嘴子勞教所第一所長馬所長唆使惡警魏丹折磨趙麗娟,用電棍電到半夜,電出了心臟不好,還罰她奴役幹活到半夜。魏丹還指使班委和吸毒犯折磨她。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二小隊的劉麗霞,長春市人,近50歲,被抓前在家還能開車。堅持信仰,被郭管教、於波管教,劉大隊長用電棍電,迫害得不能走路,後來走路也不靈便。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二小隊的李英,長春市人,35歲左右,因堅持信仰,被超期關押不放人,她遭受到過電棍電、不讓睡覺、罰站,絕食抗議被灌食迫害。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周麗芹,長春市人,35歲左右,被打得腿腫,有內傷,身體狀況極差。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三小隊的羅西玲,集安人,45歲左右,因堅定修煉,被電棍電、打得只會說「我是大法弟子」。惡警吩咐流氓、大隊學委陳洪春、於俊英、鹿鳴春、王東玲用縫衣服的針扎羅西玲的手、腳、臉,狠掐大腿逼她寫「五書」,被打得不會走路,兩腿直直的。看管羅西玲的惡警是郎翠萍。

李秀珍,遼源人,48歲。99年7.20以前看過一遍「轉法輪」覺得十分好,要修煉返本歸真,就上北京上訪說句公道話,因此被勞教兩年,被劉蓮英打得臉腫,腳不會走路只能扶牆走,多次被電棍電。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三小隊的李玉玲,45歲左右,長春市人,被用手鐐子扣住雙手,用電棍電,被迫跪著低頭等酷刑迫害。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五小隊的楊永蘭是位教師,是長春人,45歲。因為本人正直、不配合考試作弊,被劉蓮英電棍電、打。(註﹕勞教人員考試都是打小抄、作弊)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三小隊的尹君,22歲,撫松縣人。因不配合邪惡,被打得腿不能走路,電棍電得心臟不好。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三小隊的鄭雅文,35歲。在一次被迫看污衊大法片時背經文,遭劉蓮英、馬天舒、魏丹,特別是劉蓮英狠踢兩腿及胯,不能走路,由人扶下樓吃飯。有一次4.25,鄭雅文在飯堂喊「法輪大法好」「還李洪志師父清白」「大法千古奇冤」嚇壞了邪惡,被連拖帶拉的將她帶到樓上辦公室,先是劉蓮英和偷盜犯鹿鳴春拳打腳踢,逼迫承認錯誤,鄭雅文說:沒有錯,宣揚大法好是大法弟子的本分。那次鄭雅文被打得整口牙全部鬆動,特別是兩門牙只剩一根線,流了很多血,頭頂的頭髮被拽的幾乎沒了。惡徒們還對外編造說要撞頭自殺。惡徒看這一招還是不行就用電棍電,把衣服掀開滾在了地上,電到後背時沒電了。鄭雅文的眼睛被打得烏青。劉蓮英為了挑起是非,在堅定的大法弟子面前說:鄭雅文瘋了,亂撞,把眼睛撞青了,謊說為了救人薅她的頭髮才救住。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鄭東輝,35歲,長春市人。保外就醫後再次被抓,魏丹對她大打出手,在管教室整整被打了一宿,電棍電、打、踢。鄭東輝絕食90多天,遭灌食、打針,被折磨得頭髮豎立,瘦成皮包骨。法院還多次來嚇唬:死了白死,勞教所有死亡名額,你不吃飯死了活該。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李宗玲,48歲,延吉市人,無中生有被邪惡的延吉市610判兩年勞教。在勞教期間她身體極度虛弱,沒有勞動能力,本應保外就醫。她脖子上的大包很大,後來都擴大到全身,走路都不敢走,飯吃得很少。勞教所都想把她當作反面例子,讓她病死在那兒,就不放人,好以此做張揚,但後來不得不讓她回到了家。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李永傑,37歲,通化市人,因堅定信仰,惡警不准其睡覺,用電棍電,流氓打,在被迫觀看邪惡污衊畫展時她喊「法輪大法好」,被管教魏丹用電棍電得肉都焦了,解教時被折磨得渾身無力。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三小隊的王永紅,35歲,延吉人,遭受了手銬扣住雙手的迫害。

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一小隊的郭亞玲是吉林省永吉縣人(47歲)她沒煉功之前臥床15年,從得大法後覺得一身輕鬆,病全好了。第一次勞教是在2000年5月份,寫決裂不煉了,可渾身的病又都犯了,她還是認為大法好,師父好,又開始修煉,病又都感覺好了,不吃藥、打針了,可第二次又被強送勞教所,檢查身體有心臟病、膽囊炎、血壓高、眼睛突出、沒有勞動能力。後來郭亞玲死於勞教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