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學員的個人資料點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9日】我講真象的範圍原來僅限在熟人間,這是最安全的方式,因為我相信他們不會出賣我,所以,對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單位領導,甚至街上的小商小販,只要有機會,我都去講。只有一點我無法把握,他們是否都明白了?或者表面上的贊同,僅僅是出於禮貌?

每一次讀師父經文,我既慚愧又焦急,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用嘴講是不夠的,遠遠不夠。看著那些勇敢走出來、到街上去發資料的同修,我就很羨慕,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有那樣的膽量。

在我的概念裏,出去發資料,就一定會被抓,被抓一定會判刑,進了監獄,就甚麼都完了,我無法想像那樣的結果。為了安慰自己,我找出各種理由:我是新學員,得法僅一年,無法和老學員相比;我很努力,一直堅持學法煉功,心性也在不斷提高;我幫助了許多學員,溝通了他們與外界的聯繫。可是當冷靜下來,捫心自問,我還是有愧的,我沒有去做一個大法弟子此時該做的事,我沒有擔負起自己的責任,更沒有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

* 第一次發資料

一位同修因散發真象資料被抓捕入獄,出來後照樣講,照樣發,甚麼事都沒有。我真佩服,告訴她,自己也很想出去發資料,可是又害怕。她說:「那也總得做呀,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一句話讓我如夢初醒,是啊,不去試怎麼知道不行呢?如果我不給自己訂太高的目標,只發一份資料,應該不難吧?

第二天,我把資料裝進包裏,去商店買衣服時,隨手遞給營業員一本小冊子,她高興的收下,還邊看邊念:慧眼看世界。在街上買葡萄,買完後又拿出小冊子,對方不敢接,我說:「別怕,在那邊撿到的。」身旁一位姑娘立刻搶去,說:「我要,我要。」

回來的路上我是既輕鬆又興奮,簡直太容易了,原來發資料不過如此,根本沒想像的那麼可怕。我後悔應該多拿點,沿路發下去。

高興勁還沒過,同修就提醒:當面給有一定的危險,現在公安出重金抓法輪功學員,到處都是便衣。最好還是把資料放電話亭,既安全又防雨,有緣人自會來拿。

聽取同修意見,我決定改變方法。第三天正巧7.20,吃完晚飯,我又拿著資料上路了。然而,這次卻不順利,一個小時下來,走了半個城區,經過上百個電話亭,資料卻一本也發不出去。我從來沒想過,原來這個城市如此繁華,哪都是燈火輝煌,到處人來人往,我的一舉一動彷彿都有人盯梢。

我心情沮喪的回到了家,想想:今天是特殊的日子,無論如何我要發一本。說完走出家門,來到附近的菜場,把小冊子往肉攤上一扔,轉身就跑。

* 尋找另一種方式

我感到了壓力,電話亭對我來說太難了,必須尋找另一種方式,我想一定會有別的辦法。看著宿舍樓前掛著的一排排信箱,我突然有了主意:放信箱不也很好嗎?而且更安全。

這辦法我試了一星期,最終還是放棄。因為我發現,大多數人家的信箱,都是廢棄不用的,往年訂的報紙,今年不一定再訂;一般的宿舍,報紙雜誌也由門衛收發,往信箱裏放資料,浪費太大。後來我又想半夜出去沿街發,試了一次,行不通,警車比路人還多,那一閃一閃的車燈,時不時發出怪叫。

後來我選擇一些黑暗的角落,大約八九點鐘還不算太晚的時候悄悄去放,一般行人不注意,第二天天亮才會看到。這辦法固然可行,但黑暗的角落實在難找,很多時候,我要走上一整夜,才發出去四、五張。

一天回家,經過路邊的一棟宿舍,想起有位朋友就住在這裏,正巧找她有事,於是打個電話預約。朋友家住七樓,走道很長,我一路上去,燈火通亮,卻空無一人,安靜極了。我不禁想:真是一個放資料的好地方啊!連忙從包裏拿出光盤,轉身下樓,一層層的放,然後匆匆離去。不遠處又是一棟樓,沒有門衛,我走上去,同樣空無一人,放上幾張碟子,又轉身離開。

這真是絕好的辦法!全市那麼多樓房,夠我放的了。以後每天回家,我都特地繞道,尋找那些適宜放資料的地方,每次都能放上好幾張。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終於發現了一種最適合於我的方式。

* 自己刻光盤

同修定期給我送來光盤,一般情況,我一個晚上就可以發完,每次發完光盤,都有一種輕鬆和興奮感,學法煉功特別有勁。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還是不行,太被動了,像完成任務似的,其實我可以每天去發,絲毫不影響我的生活和學法,但是沒有資料。

資料來源很緊,我決心自己做一個資料點,就在家裏。師父說過:「在講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精進要旨二》)

念頭一出,即開始行動。我計劃著要買的東西:打印機、刻錄機、紙張、空白光盤等等。這幾項中,最重要的是光盤,因為大量購買會引人懷疑。但當來到電腦市場,看著琳瑯滿目的光盤時,我的顧慮打消了:「誰也不認識我,乾脆多買點。」營業小姐推薦一款新品牌的光盤,質優價廉,我就一下就買了五百張(太重了,幾乎提不動)。後來又買來其它幾個品牌作比較,還是這個最好,就陸續買了一千張。

光盤買來了,其它東西都好辦。本想給家裏的電腦配上一台刻錄機,到商場諮詢時,售貨員說現在有一種最先進的電腦,帶COMBO光驅,既可看DVD,又可以刻錄,質量極佳,效果要好過普通的刻錄機。我為他的話所打動,即刻買下一台,回家後上網下載,一夜之間,一張張畫面優美、音質清晰的《風雨天地行》,就在我手中誕生了。事後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一般的刻錄機,和電腦不一定兼容,容易出錯,而且速度極慢,刻三四張機器要休息一會。COMBO光驅卻可以連續刻幾十張,不影響效果。

根據網上同修的經驗,我又買了一台惠普HP1010激光打印機,雖然一次性投入較大,但耗材便宜,而且方便,可以連續打印多張資料,比噴墨打印機實惠。

我總以為自己刻錄的光盤是最好的,雖然有些畫面模糊,那也不過是原版錄像的問題。一天,一位同修把其它資料點的光盤拿給我,對比了一下,發現他們刻的更清晰,音質更好。我想不通,這是不應該的,我用的是最好的刻錄機,買的是上好的光盤,怎麼質量反而不如別人?到網上查詢,才知道原來是方法不對:我下載的Rm文件是從VCD、mpg文件轉換來的,再轉換成mpg,會稍有差異。找到原因後,我重新上網,直接下載mpg文件,果然,刻出來的光盤效果好多了。

* 資金怎麼來?

丈夫不修煉,我有日常的工作、家務、管孩子,時間很緊,只能利用中午,每天大概能刻幾十張,晚上再用一個小時去發。這就是我的小小資料點。

過去我把做資料看成高不可攀,真正幹起來,才發現並不難。師父在《轉法輪》裏說過:「難與不難,看對甚麼人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煉,他會覺得修煉簡直太難了,不可思議,修不成。他是個常人,他不想修煉,他會看得很難。老子講:「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真正修煉的人,我說是很容易的,不是甚麼高不可攀的東西。」講真象、做資料也一樣,我們是大法弟子,是有師父看管的人,都是有能力的,哪怕我們做不到,師父也會幫助。從我修煉開始,到走出來、做資料,一個個難關闖過來,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闖過的,我感覺得到,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激。有人問我資金從哪來?我回答說:沒有外來援助,一分一釐都是我自己的積蓄,我的勞動所得,我願意拿出來。

* 發資料

資料點建起來了,幾百張光盤也很快刻好,但問題隨即而來,誰去發呢?有的學員說還有怕心,目前走不出來;有的說用嘴講就行了,不一定要發光盤,我只好自己發。

每次發資料,我總感覺形單影隻,盼望能有個同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另一位同修,當告訴她我刻了許多光盤時,她興奮的說:「好啊,咱倆一起發吧。」我很高興,知道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終於有了一個同伴。

我們倆家相距不遠,晚上經常相約上街,帶著資料,一路上有說有笑,在宿舍大院進進出出,如同回到自己的家,一棟樓,又到另一棟樓。第一次,我們發了二十五張,第二次,發了六十多張,第三次,發了一百張。我不再為發光盤而發愁。

* 師恩難報

作為一名修煉時間不長的新學員,我內心非常清楚,與得到的一切相比,我的付出微不足道。在大法中修煉,我們一分耕耘,收穫的卻是百分、萬分、億分,一切都是師尊給予的,師恩難報啊!每一次成功,每一點進步,都是因為有了師父的呵護。過去我總是不明白,為甚麼安排我這麼晚才得法?我現在知道了,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首先,作為新學員,沒人注意我的行蹤;其次,我經濟寬裕,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第三,我有基本的電腦知識,技術上沒問題;第四,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讓我有充足的時間和精力。一切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的,如果我們有了這樣的條件,而不去做我們該做的事,那才是最大的遺憾,千百年來的等待不就為了這一天嗎?

本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