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們真正明白真象 機緣到時幫助他們得法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學生上三年級的時候,我給他們講過真象。四年級的一天,一個叫小宇的孩子在英語課上突然出事,英語老師慌張的找我去處理,我往教室跑,好像一個學生說小宇吞了筆帽了。我給小宇做腹部加壓衝擊,小宇醒來後,被送往醫院。筆帽雖然彈了出來,但是卡在喉嚨上,醫生要給他手術,他忽然能說話了,原來筆帽順著食道滑到胃裏去了。第二天,筆帽尖端的鐵絲插在花生米上排了出來。他平安了,有驚無險。

但是,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一天小宇問我:「老師,法輪大法好不好?」他認為不好。我知道這是我講真象不到位的緣故,於是又給他講,他終於相信法輪大法好。後來他給我講了元神離體之後的一些經歷,回到他原來的世界裏去都看到了甚麼。他能夠回憶起自己修煉的情況,說自己當時很刻苦,周身發出太陽一樣明亮的光輝,層次漸漸提高,我笑了,他立刻說:「老師,我說的層次的提高,是思想境界的提高。」我有點吃驚了。他能回憶起自己是如何掉下來的,說自己用「法力」處死了一個「部下」,從手心裏發出強大的電,把那個生命越電越小,然後,蓮花台突然從中間裂開一個洞,他就螺旋式的掉下來了,像打滑梯一樣,一面往下掉,字符和袈裟一面往上飛。他還說自己之所以掉下來是因為不寬容,「那裏都是很寬容的」。

自從那場經歷,他變得安靜多了,也愛學習了,從前他是非常頑皮的。可是,這學期開學,我發現他精神恍惚,不寫作業,就問他是怎麼會事,他說經常聽見耳邊有個聲音說:「假的,都是假的。」夜裏夢見一個人跟他講話,講很多,醒來後想不起來講了甚麼。半夜裏那個聲音還叫他出去,在課堂上有時像做夢,聽不進去老師講了甚麼。我覺得這件事情是我沒有負責的緣故,而且我存在某種不正,使這件事情在身邊發生。於是,就告訴他要好好學習,無論那聲音叫你幹甚麼,夢見它給你講甚麼,你都不要理會,反覆念「法輪大法好」。他答應了。

第二天,我找到他的母親,跟他母親講了真象,原來他家裏供著附體,他母親也曾經被附體折磨,就在我對他的母親說「我煉法輪功」的時候,她感到身體一麻。後來他母親表示也要信仰法輪大法,這個孩子也恢復正常了。

經過這件事情,我發現自己做事情非常拖拉,很自我,對責任不重視,有一定程度的顧慮之心,不然早就幫助小宇和他家裏的人得法了。因為師父給了機會,才沒有造成遺憾。

有一次,學生在課堂上講夢境(語文書中的口語交際),有個叫小月的孩子講她夢見自己死了,長出翅膀,穿著白色的衣服,我問她容貌甚麼樣子,她說是藍眼睛,溜圓溜圓的。她講自己飛到一個特殊的地方,看見一個洞,洞口有把門的不讓進,她變小了進去了,後來又給攆出來了。下課以後,小宇就跟小月交流,兩個人都談到了那個洞口把門的頭上有個「師」字,是旋轉的,談到拿叉子的小鬼頭上長角,指甲很長。我這才知道他們是去了同樣的地方,至少結構是相同的。這些孩子都是來得法的。但是,在中國,孩子是最可憐和最無辜的,他們沒有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很輕信老師和家長。所以,我們這些做老師的大法學員要對孩子們負責,讓孩子們真正的明白真象,機緣到時還要主動妥當的幫助他們得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