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裏天天能夠看到師父的經文,聽到大法的音樂


【明慧網2004年9月22日】我今年50歲,在區委組織部工作,正科級幹部,國家公務員。1998年7月得法,由於自己學法少,怕心重,過分執著於名、利、情,直到2003年10月才勇敢的走出來證實法。2004年5月1日被迫辦理了退休手續。

今年5月8日我和同修一起發正念時,頭腦中突然產生一個念頭,我要辦媒體。師父說:「根據現有的條件、現有的環境和情況做吧。師父不強制你們,也不能管那麼具體。證實法中是你們在走自己的路,我不能在這兒說你們必須做到甚麼程度,情況是不同的。根據當地的情況做。」(《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我悟到在中國這個特殊形勢下,雖然達不到國外那種媒體形式,但可以立足於常人社會,更接近於常人社會,建立一個講真象證實法的場所。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為未來的世人,未來的眾生留下最好的。

我將想法與同修講後,經過反覆研究推敲,決定購置一間門市房,開設一個冰點咖啡屋。

第二天想法變為現實。幾位同修親自參與,共設計出若干包房及消毒間、衛生間、吧台。在裝修過程中,我們堅持學法、發正念、講真象,排除種種干擾,智慧的將師父的若干篇經文、大法弟子的美術作品(蓮花)鑲嵌在鏡框裏,端端正正的懸掛在各包房裏。店名採用「看好」兩個大字,在霓虹燈下金光閃閃。瓷磚的顏色也選用了大法網站經常使用的黃、藍顏色,同修專為小店刻錄了大法音樂光碟,每天不停的為顧客和過路行人播放。兩名服務員由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擔任,小店的裏裏外外呈現出一派祥和的氣氛。如今小店越來越紅火,消費者幾乎都是回頭客。下面我將這段經歷整理出來向大家做一下介紹:

在裝裱師父的經文及荷花的時候,美術服務部的老闆說:「這荷花太漂亮了,我們經常上網怎麼從來沒見過呢?文章的語句也好,如果人人都按照這標準做,社會就不需要警察了。」這期間我們不停的發正念,儘管如此,邪惡的黑手看到我們做這麼神聖的事就受不了,不停的進行干擾。字畫剛裱完就壞了,重裱,又壞了再重裱。最後老闆將字畫捆好,小心翼翼的騎自行車親自送來。懸掛時難題又出現了,牆是石膏板做的無法訂釘,刮大白之後牆內木方又無處可尋。在這為難時刻我想到了師父,請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要將經文公開展示在大庭廣眾面前。後來將裝修的木工找來,他憑自己的記憶竟非常準確的找到了木方的位置,順利的將字畫掛好。我心裏十分清楚這是師父做的。我記得開業那天發正念時不知不覺的淚水流出來了。

同修A:「在咖啡屋裏掛師父的經文合適嗎?會不會褻瀆法?」我解釋說:「我開的咖啡屋和別的咖啡屋不一樣,是以文明、高雅、健康為標準的。」

同修B:「如果有人問誰寫的,你不敢回答是師父寫的,你就得把經文摘下來,不能掛。」我即刻意識到這不是她說的,我對她邊發正念邊說:「我敢說這就是我們師父李洪志寫的,如果不讓掛,這小店立刻關門我開店的目地根本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證實法,救度眾生,就這麼簡單。」

同修C:「你雇服務員要慎重,不能用×××這樣敏感的人物,公安局一直在到處打聽她的下落,別因為她影響大家,影響小店。」

我說:「誰怕抓誰。跟小店沒關係,誰幹的好我用誰。」

同修D:「師父經文在家裏都不敢掛,你在這公開場合隨便掛,誰若不服讓她掛掛試試。」

同修E:「這大法音樂真好聽,多刻錄些給大家發下去。」

一司機說:「你雇用的服務員年齡太大(30多歲),我給你介紹一個年輕漂亮能拉客的。」我告訴她:「你嫌她年齡大,下次我伺候你。」

一女士說:「別看這家沒有電風扇,比那家有空調的都舒服。」

部隊一高官看完經文用手指著說:「我最喜歡這個。」我告訴她這是我們師父寫的經文,她十分驚訝的說:「這就是經文?李洪志這麼厲害?寫得真好真有才,這書還有沒有?借我看看。」當時她就請走一本《精進要旨》和《洪吟(二)》。

一位老顧客向他的朋友介紹說:「這各屋都是名人寫的名言。」

兩個中學生經常來這裏吃炸串喝奶茶,她們說:「我倆特別願意到這裏來。」服務員告訴說:「你們可以在這寫作業不收包房費。」

一天兩男士酒後來此喝咖啡,其中一人要求找女生陪護,另一男士抬頭看見經文說:「《境界》,你要有境界。這裏是正兒八經的地方。」還有幾位顧客自帶筆和本抄寫經文。

同修們一致認為,凡是邁進店門檻兒的都是屬於有緣人,都能被救度,使人心歸正,邪的東西不等靠前就被這強大純淨的場給解體了,這才是一片淨土。包括那些要飯要錢的,我們一個也不放過,告訴她(他)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不住的用筆給他們寫下來,或送去一個護身符。

8月8日。我們又租兌一間快餐店,餐廳的牆壁上一面是由大法弟子書寫的師父4篇經文,師父說:「你回家也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轉法輪》)牆壁的另一面仍是大法弟子作的畫,封閉間裏(兩位老人的臥室)作為老年人的學法小組,廚師也是選擇心性比較好的大法弟子。一開始營業,就餐的人絡繹不絕,至今未能舉行開業儀式,都說你家的環境好,乾淨,好吃。

回顧開店幾個月以來,巨關巨難一直伴隨著我。女兒安排工作、小店丟錢、弟弟車禍後事處理、父親腦血栓後遺症坐輪椅,母親年邁受不了如此打擊,從農村接來由我照顧。就在我決心寫稿時,黑手又一次對我進迫害,摔跤、拉肚子、重感冒症狀反覆出現,我高密度發正念,擠時間學法,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洪吟(二)》普照共勉

神佛世上走
邪惡心生愁
亂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

層次所限,請慈悲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