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揭陽市惡警凶殘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2004年9月28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廣東省揭陽市一些執法機關追隨江氏邪惡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了瘋狂的迫害,其手段之殘忍,令人觸目驚心,下面就把筆者所見所聞的真實事例寫出來:

2002年,一個年輕學員在東區向一位村民講真象,並送給這位村民一份真象傳單時被便衣警察發現把他綁架到東山公安局。在提審時,四五個惡警用2寸多粗的木棍打他,直到幾個人手中的木棍都打斷了才住手。因這名學員不肯報姓名(他知道如果報出姓名、住址,那麼他家裏不僅會被敲詐一大筆罰款,還會被肆意騷擾、抄家),當晚被送往市公安局。到了那裏,惡警給他銬上手銬,然後綁住兩個拇指往上吊,只有腳尖稍微著地,還用鐵棍毆打他,企圖嚴刑逼供。見他還不報姓名、住址,幾個惡警商量開了,甲說:「他不說就用鐵釘釘他的指甲。」乙說:「不行,一釘血流滿地,會留下證據。」丙說:「用鐵條燒紅燙他的皮肉,看他說不說。」丁說:「也不行,如果他大聲叫喊,被外人聽見,來硬的不行,不如來軟的。」於是,惡警假惺惺的對這名學員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煉傻了,連自己姓名都忘記了。只要你說出姓名和住址,還有那些傳單哪來的,就不用受皮肉之苦,還可以放你回家。否則,就把你送到看守所,判你幾年刑,你自己想想,何必那麼傻呢?」這名學員始終不為所動,第二天晚上被送進揭陽第一看守所。

一到看守所,這名學員就先被惡警們「例行公事」打了一遍,打完後才把他投進牢房,惡警並指使裏面的「老大」(死囚)整他,「老大」叫四個犯人把他抬起來,頭部朝著牆壁,然後像寺廟裏的和尚撞鐘一樣,把他的頭部往牆壁猛撞,發出「砰、砰」的聲音。一會兒見他被撞昏了,就用冷水潑醒他繼續撞,這名學員很快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老大」怕搞出人命,這才讓犯人停手。看守所的惡警提審大法弟子時,不許他們站或蹲,只能保持半站半蹲的姿勢,直到提審結束,否則就要挨打。問話時第一次不回答就打,第二次不回答就加重打,第三次不回答就把人關在長、高各80公分左右,寬不到50公分的小鐵籠,在裏面雙腳不能伸直,也沒有換位置的餘地。這名學員就兩次被關在小鐵籠裏過通宵,直到第二天惡警上班後才放他進牢房,這時他雙腿已經麻木得失去了知覺。他遭受著如此非人的折磨,又申訴無門,只能以絕食抗議,惡警就對他進行強行灌食,可是他們灌的不是食物,而是濃鹽水和尿水!因為這名學員始終堅持不放棄修煉,幾乎每天都被惡警變著法子折磨,三個月後,他已經起不了床,瘦得皮包骨頭,有時掙扎著起身也只能扶著牆壁慢慢移動,這樣6個月後,惡警看他快不行了,才在一個傍晚把他放了。

一個叫蔡永華的大法弟子,2002年9月份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幾個惡警把他推進牢房,二話沒說就把他按倒在地,幾個人一起用腳踩他,直到他起不了身,惡警還指使他同室的囚犯動不動就幾個人一起打他。有一次,他隨著送手工的囚犯走出牢房,因牢房靠近大門,惡警認為他要逃跑,就一哄而上,把他打個半死,還全所戒嚴,把所裏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拉出去毒打。有的被打得皮開肉綻,有的被打得昏迷、不省人事,蔡永華還被鎖上重腳鐐,並被強行注身份不明藥物。

一位叫吳楷濤的學員被綁架到看守所後,惡警要給他剃光頭髮,吳楷濤不配合,他說:「我修大法,做好人,沒有犯罪,不應該剃光頭!」一個姓陳的指導員聽了,馬上指使惡警用鐵棍打他,見他還不配合,就讓人剝光他的衣服,只剩下一條短內褲,然後用二寸寬、0.5公分厚的鐵板抽他,把他打得體無完膚,又下令要他在被太陽曬得滾燙的沙地上爬。一個惡警還囂張的叫嚷:「你們法輪功最偉大又怎麼樣?到了這裏連只蚊子都不如,我要怎麼整死你就怎麼整死你,你敢不服還有你好受的!」說著就指使囚犯拖他在沙地上爬,一邊拖一邊打,直到吳楷濤昏迷過去才把他抬進牢房,惡警看他呼吸很微弱,就囑咐同室的囚犯看緊他,如果有甚麼情況趕快彙報。

除了揭陽第一看守所外,揭陽市其他被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執法機關也發生了一件件聳人聽聞的事:揭東拘留所經常利用犯人毒打大法弟子,還以是否打得狠作為衡量犯人表現,給犯人減期的標準,只要所長鄭銳鵬向犯人遞個眼色,隨時會有幾個兇神惡煞的犯人圍住大法弟子毒打;揭東看守所經常在夜間九點多鐘把學員拉出去打,每次都打得遍體鱗傷;揭陽第二看守所所長黃××指使惡警把學員的手腳鎖在一起四天四夜,不給吃飯,上廁所;梅雲戒毒所強迫學員黃華傑罰站四十多個小時,不准他動一下,直到他支持不住昏迷過去;東陽派出所用木棍打學員,木棍斷成三截還不住手;磐東派出所用鐵棍打學員,還用腳踩在學員戴手銬的手上,使手銬深深陷入肉裏,一隻手提著學員的頭髮往上提;東興派出所把一個五十多歲的女學員綁架到該所後,奪走她身上的兩百多元錢,手錶和鎖匙,然後十多個人輪番對她毒打,打累了就用皮鞋打,當場就打掉了她一個牙齒;學員吳靜芳在東興派出所被打了一天一夜,折磨得生命垂危,送到第二看守所十天後含冤而死;黃微君在揭陽第一看守所被折磨致死……

現在,迫害還未結束,揭陽市看守所還非法拘禁著黃華傑、蔡漢花、鐘列娜、黃麗芝等大法弟子。

上述事例對於揭陽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來說,只是極少數的例子,而對於全國各地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來說,更是滄海一粟!還有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被強制洗腦、勞教、判刑;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家難歸,甚至被迫害致死!請大家想一想:這麼大的一群人,他們信仰真善忍,實踐真善忍,弘揚真善忍,有甚麼錯?又違反了哪一條法律?!人民警察的天職應該是維護法律尊嚴,保護人民權益,可是他們在江氏政權製造的謊言欺騙下,卻把拳頭和刑具對準自己善良的同胞,可見江氏政權挑起這場迫害的用心多麼險惡,手段多麼殘酷!

江氏及其幫兇的邪惡行徑已在全世界被曝光,在多個國家遭到起訴,全球審江大聯盟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早已成立,希望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者懸崖勒馬,悔過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