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揭陽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16日】我是慈悲的師父撈起的又一個新生命!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鄉下人,小學文化,在家安分守己做點小生意。因看到丈夫自1998年底修煉法輪功後,很快就將吸煙、賭博、性格暴躁等壞習慣改掉了,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使家庭又有了往日的歡樂溫馨。就憑這些,我認定法輪功是一個能使人向善、道德回升,對個人、對家庭、對國家、對整個人類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

然而丈夫由於2000年6月25日去廣場參加集體煉功,便遭到多次非法綁架、關押、罰款。2001年被非法勞教二年,這對我和家庭的打擊太大了。但是邪惡的610辦公室人員和當地派出所還多次到我家騷擾,我都以理相待,平心靜氣對它們反映我丈夫修煉前後的實際情況。我也經常跟人家說:這麼好的功法政府不該打壓啊,真是千古奇冤!那時也不懂得這就是講真象、證實法。從那以後,多年醫治不見好轉的婦科病、甲亢、慢性喉炎都不治而癒。實際上我還沒有看完一遍《轉法輪》,也沒人教我煉功,但是惡警已把我也當作煉功人了。

十六大前夕,惡警瘋狂抓捕大法弟子,我也不例外,被非法綁架到揭東縣拘留所。那時,丈夫被勞教,家中剩下年邁多病的家公和三個孩子,而惡警又多次竄到孩子所在學校哄騙、恐嚇:「父母煉法輪功的升學也要受株連。」其間惡警多次非法提審,並恐嚇要勞教三年,我不為所動(這也許是在家時常聽丈夫和同修講一些修煉人的事蹟吧,但後來才悟到更重要的是師父的加持),一直堅持絕食抗議邪惡對我的迫害

開始不法警察們花言巧語,要我吃東西。我說:「我沒有犯罪,不該吃囚飯。」第三天,它們兇相畢露,迫我罵師父。我說:「你們對我這麼兇,無緣無故把我抓到這裏來,我都不會罵你們,何況一個教人做好人的老師,警察是不該教人罵人的。」它們無言以對。

第四天,它們對我說,再不吃就強行灌食。那時,我內心是怕灌食的,心中就對師父說:師父,我剛入門,請師父幫我闖過這一關,我不願吃這些骯髒的東西,表面吃了就是不讓進到肚子裏去。就這樣吃了吐,吃甚麼,吐甚麼,獄醫也診斷不出甚麼病,打針都不好使。

第五天,我整個人已奄奄一息,它們怕我死在裏面承擔責任,就通知村裏治保去領人。那時是由兩個囚犯和一個女警把我抬出門口的,租了一輛三輪車,司機一看也怕死在車上不吉利,很不願意租,我就跟他說:「我是好人,我不會連累你的。」車到家門口時我自己下車走進了屋裏。就這樣在慈悲的師父的呵護下,堂堂正正的闖過了五天的魔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