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馬三家教養院的部份迫害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

(一)馬三家隊長毒打大法弟子

2001年12月末,因法輪功學員謝秀蘭和石勝英(64歲,瀋陽市鐵西區法輪功學員)拒看誹謗大法錄像,謝秀蘭被惡警帶走折磨數日沒有消息。在一樓食堂石勝英質問她們把謝秀蘭弄哪去了,10多個惡人不容分說捂嘴蒙眼、連拖帶拽,把石勝英弄到二樓隊長辦公室。分隊長黃海燕(女,37歲,身高1.7米左右)打了石勝英10多個耳光,石勝英的臉被她指甲劃破,眼裏也充了血。

黃海燕又向下按石勝英的兩肩呈蹲下姿勢,隨後猛揪住石勝英的頭髮把其從地上拖起,「銧、銧」不停的撞水泥牆。直撞得在場姓張的年輕女警都害怕了,對黃海燕說:「這樣(指暴力毆打無辜的老年婦女)能行嗎?」黃海燕狠狠的說:「沒事兒,讓她嘴硬!」此次暴行前後持續近1個小時。

事後,在場的另一個姓齊的年輕女警察怕石勝英被打後的慘狀讓別人看見,用梳子給石勝英整理被揪打得亂蓬蓬的頭髮,一梳頭髮掉了好幾綹,地上也有不少被揪打下來的頭髮。被撞水泥牆後,石勝英頭部腫起,頭暈,不時伴有昏迷症狀,並大口嘔吐,不能吃飯。惡警勒索石勝英500元錢做CT,並隱瞞檢查結果。

(二)膠帶封嘴銬木椅

2002年8月22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教養院被非法審判,惡警心虛,怕堅定修煉的學員在場說真話,在一大隊,大隊長王曉峰(女,38歲,長方臉)和分隊長薛鳳的指使下,10多個惡人把謝秀蘭和石勝英等幾名學員的嘴用破抹布堵住,還纏上膠帶,石勝英不配合,她們就揪著石勝英的頭髮大頭朝下從二樓往樓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樓下又把石勝英的雙手使勁背過去,用手銬銬在一個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緊抵著後腰,站不直。

當時手銬勒進肉裏,兩手腕痛得像斷了一樣,見一女警察過來,石勝英掙扎並喊出聲來,要求她打開手銬,她惡狠狠的扔出一句:「不管,活該!」

惡人封住石勝英的嘴纏了好幾道膠帶,頭部纏的像個大頭人似的。然後10多個人狠命的將她往樓內拖,從院內到一樓有約30米的距離,石勝英後腰拖著大椅子,在粗暴的拖拽下手臂和後腰痛得像折了一樣,腰部隨時都有折斷的可能(修煉法輪功前,石勝英是一位腰、背部位被撞傷的殘疾人,修煉後康復)。 

(三)關小號坐鐵椅

因馬三家教養院飲食、居住的條件惡劣,石勝英滿身起了疥瘡,全身發黑,在東北寒冷的冬季,每天用冰冷的水一盆盆往身上倒,清洗疥瘡,兩隻手凍的裂開長長的口子。2002年8月中旬,石勝英向來這裏提審的幾個男警察講真象,掀開衣角讓他們看滿身疥瘡,揭露迫害,事後大隊長王曉峰誣蔑石勝英說真話、講事實是「年齡大了不自重」。石勝英一有機會便向來這裏參觀的人講法輪功的事實真象及這裏的邪惡程度,隊裏宣布給她加期5個月。

2002年8月11日,因石勝英制止惡人唸誣蔑大法的書籍,並要求煉功。大隊長王曉峰把滿身疥瘡的石勝英關進小號,「定位」鎖在鐵椅子上,兩小臂各一道固定的鐵環鎖在扶手上,腰部用與椅背連接的固定鐵環鎖一道,兩腳分開,兩小腿用與椅腿連接的固定鐵環各鎖一道,人便不能動了。屋內鐵椅子的後上方有一扇常年開著的小窗戶,夜間呼呼往裏吹冷風。法輪功學員的頭前方放一個「洗腦器」(小喇叭),定時、定次(每天4-5次)大音量播放誹謗法輪功的內容,震得人頭腦嗡嗡的。24小時只允許上兩次廁所,否則就讓學員尿在褲子裏(這種事情時有發生)。

法輪功學員宋彩虹(遼寧省綏中縣)在小號一關就是好幾個月,並遭姓孫的男隊長電棍電,法輪功學員李東青(瀋陽市和平區)也有2個多月的時間是在小號裏度過的。法輪功學員胡英(30多歲)從小號出來時手腫得嚇人,成黑紫色,腳趾潰爛,嘴被惡警電擊後,腫得無法進食。

被關小號的第四天,石勝英突然感到前胸(心臟部位)和眼眶像縮進去一樣,手腳也沒了知覺,從小號出來人已不會動、說不出話了。後經教養院內的醫院檢查,說心臟缺血、老化,隨時有死亡的可能。馬三家教養院怕擔責任,把奄奄一息的石勝英推給了她的家人,並非法索取「擔保金」3000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