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馬三家集中營摧殘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日】

(一)王文娟連續被銬四個月

2002年4月7日晚,王文娟默寫經文被「四防」發現並告訴大隊長。大隊長讓王文娟去辦公室,王文娟拒絕。第二天早上,大隊長找王文娟談話,要求她答應所謂的「條件」,王文娟又拒絕。4月8日,王文娟被帶到一樓,日夜不分銬在暖氣管上。銬到一個月左右的時候,惡警把她弄到了床邊上,這時王文娟才能躺在床上睡覺,但手還是銬了,有時銬一隻手,有時銬兩隻手。一天,隊長張豔看到王文娟正在坐著,惡狠狠的說:「你坐著還挺自在。站著!不准坐!站著睡,站到晚上!」並讓人把凳子拿走了。3點多的時候,王文娟實在受不了了,就用腳把一個軍大衣勾過來,墊在地上坐下了(手被銬的位置距離地面太高,直接坐在地上坐不了)。王文娟就這樣被銬了4個月。

2002年12月,馬三家開始對堅定大法弟子進行所謂「強制轉化」,那段時間,馬三家給遼寧省各地都派了所謂「幫教團」。轉化時,王文娟不聽他們的,他們就讓她蹲著,5天後王文娟仍不「轉化」,就被送回了分隊,分隊繼續對她進行強制轉化:先是讓她蹲著,王文娟拒絕後,惡人報告管教說王文娟「不聽話」,讓管教把她吊銬起來。她們把王文娟銬在暖氣管上,手銬位置很高,王文娟不得不將胳膊直直的向上伸,即便如此腳也是剛剛能挨到地面,就這樣吊銬了一夜兩天。之後惡人又變著法的折磨她,把她弄到床上,將她雙手分開用繩子綁上,綁了好幾天,大概第3天開始不給她飯,這樣餓了3天之後給她灌食,然後又變換了折磨的招數:強迫王文娟蹲在地上,將她雙手背銬在床邊,這樣蹲了1天1夜,然後又用繩子把她的雙腿雙盤捆上。

(二)王素霞被吊銬 多日不讓睡覺

2002年12月強制轉化中,惡人把王素霞的雙腿用繩子綁了一夜。第二天惡警把她吊銬在暖氣管上,手銬位置很高,腳剛剛能挨到地面,這樣銬了很多天也不讓她睡覺,每天只准上一次廁所。王素霞非常堅定,始終不妥協,邪惡之徒就一直把她關在一樓(一樓都是堅定修煉、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但不做她的轉化工作了。

(三)潘靜雙腿被綁26小時

2002年11月潘靜被送到馬三家,2002年強制轉化中,惡人把她的雙腿用繩子綁了26小時,把她的腿綁壞了。還曾強迫她蹲著,用手銬銬她。她的腿到現在也沒好。

(四)夏寧被關小號40多天 臀部潰爛、化膿

2001年7月夏寧被送到馬三家。強制轉化期間,惡警讓她頂水盆、跪洗衣板、把她上衣扒光了(褲子如果不是她自己拽著也被扒下去了)使勁往外拉她。惡警曾一個星期不讓她睡覺,幾個人使勁拉她的手讓她在邪惡的三書上簽字、按手印。

2001年開始,夏寧不再配合邪惡之徒的要求,被關小號一個月。這期間她一直背法、發正念、煉功。她戴著手銬發正念,中午吃飯時惡警把她的手銬打開,夏寧就煉功。惡警把她銬在床上讓她站了一個星期(日夜站著,腿腫得很粗)。夏寧背法時惡人用襪子堵她的嘴,把她的嘴都弄破了,惡人用毛巾狠命堵她的嘴,堵得她眼淚都出來了、喘不上氣來。惡人還用繩子綁過她,強迫她在廁所呆著,還把她關在小號好幾次,最長一次40多天,臀部都爛了、化膿了。不管甚麼刑,夏寧都毫不妥協。

夏寧去北京上訪時還曾因不報姓名被北京的警察打過一夜,惡人輪換著打她、用涼水往她衣服裏灌,然後讓她在外面凍著,還用煙頭往她臉上燙(現在臉上還有印),她也沒報姓名。

(五)遼寧省邪惡的「幫教團」強制轉化劉寶玉時,4個人強行把她的腿反盤、並用被單綁上,他們按著不讓動,還邪惡的說「你不是煉功嗎?我們幫你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