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4日】我在2001年12月末到北京上訪,當天就被非法抓捕,大概還有30多人被抓。晚上警察把我們都分開關到鐵籠子裏,把我關在一個死刑犯的籠子裏,逼迫我們說出住址,不說就用電棍電,用鞋墊子抽臉,打得鼻青臉腫。

過了兩天,因為自己有想家的執著,怕家裏人擔心就說出了地址,我以為說出來就能放我回家,誰知道不但沒有回家還罰款五千元,直接送到大連看守所,真是後悔死了。

在看守所呆了兩個多月,2002年3月8日被判勞教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刑期三年,一進馬三家教養院大院是一條寬廣大道,道的兩邊是綠草地,迎著大門用水泥塑造了一個雷鋒像,真是像驢糞蛋一樣外面光裏面臭,那裏的管教個個心狠手辣,每天大喇叭廣播的第一句話是學員好,再就是誹謗師父和大法。

我在馬三家被關押到一大隊六隊,共有三個大隊,大概有1200多人,我初到這裏環境不適應,洗腦的幫兇強制給我做轉化洗腦,聽到它們說的都是似是而非的胡言亂語,心裏很反感。因為它們人多,我著急上火,嗓子都說不出話來。有一次六隊的隊長找我談話,其中有一段說:(我們)能打人嗎?能叫你死嗎?叫你有內傷沒有內傷… … 可見其陰謀多麼狠毒。

每年在11月份至12月份,所有的活都停止,空氣非常緊張,天天強制看電視洗腦。對堅定的學員,三個大隊分批送到綜合樓裏洗腦,名為幫教,實際就是加大力度迫害。進屋都被強迫踩著師父像片,不踩就逼你寫三書;進去之後逼你長時間的打坐抱輪,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整天整夜擎著胳膊稍稍放下一點電棍就電上。有一個是小學校長,堅持了七天七夜,兩腿和胳膊腫得老粗,兩條腿直勾勾的,根本不能打彎,幾個人把她抬下樓來。

有的學員被折磨得脫肛;還有的學員被罰整天整夜在地上蹲著,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每頓飯只給一個能打死人的小窩窩頭還沒有菜。還有一天晚上我上廁所,看到幫兇們拖著一個人,頭放在地上,拽著兩隻腳從二樓的樓梯往下拖,拖到哪去我不知道,多麼殘忍多麼狠毒,這就是有內傷沒有內傷的迫害。

六分隊還有一個大法學員,她是大連人,名叫王岩,年齡大概是39歲,她長得很漂亮,聽人說她是大連東北財經大學大專畢業生。因為堅定的學員互相之間不讓說話,所以只能用眼睛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笑一下就行了。她到馬三家比我早,她一直在絕食,幫兇給她灌食折磨,惡徒把她迫害得就剩皮包骨頭,兩手、脖子戴銬子有道很深的大血痕,我看到心裏非常難受,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後來她調到別的分隊,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她,最後一次我看到她是在2003年秋天,一天晚上的下半夜上廁所,那時她已經不能走路了,兩個人抬著她。過後不幾天,我聽人說勞教院把王岩送精神病院去了。把人迫害到那樣還不放過,真是往死裏整。她在醫院裏時間不長,大概是十月份,我聽一個學員告訴我說王岩死啦,死在醫院裏。我當時就呆在那裏,我的心在淌血呀!

這就是我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所見所聞。因為本人文化有限,許多事情不知如何表達,寫的不好,希望讀者諒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