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獲新生 維護大法正念行


【明慧網2004年9月19日】一、我為甚麼至今還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

我今年54歲,1997年有幸得大法,修煉後我全身心受益。我從內心裏感謝偉大的恩師李洪志老師。

得法前,我早在30歲前就患有類風濕、早跳等病症(那時抗連1000,血沉72),經常是全身疼痛難忍,因此提前病退在家。隨著年齡的增長,多種疾病一擁而上,如:腰間盤突出、頸椎綜合症、心肌缺血、缺氧、胃痛、貧血、低血糖、婦科內膜移位症等多種病症。因此經常是藥不離口,一年到頭,丈夫經常是休假陪我去醫治,還時常在晚上或夜間含著救心丸丟下入睡的孩子去醫院,鬧得鄰里都不得安寧。

為治病,我去過很多醫院,吃過很多偏方,也練過其它氣功,可病情仍未有好轉。每年幾千元的醫藥費,給家裏帶來了很大的經濟負擔。為人之妻之母,不但照顧不了丈夫和年幼的孩子,反而大多時間都是丈夫回家後洗衣、做飯,照顧我和孩子,那時的我非常痛苦。

就在我被病魔纏身的時候,福音降到我們這個家。那是1997年的一個秋天,我病躺在床上,多種疾病一擁而上,腰間盤復發症、造成了我只能平躺在床,婦科內膜移位症疼的我大汗淋淋,死去活來,再加上心肌缺氧,真是生不如死。由於我多次住院治療也沒有明顯的療效,所以我只能躺在家吃藥維持。當時的我,被病磨得吃不下,睡不著,面目氣色很不好看。時間一長,我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信心。此時我自言自語到:「我從小也沒做過壞事,對人總是心存友善,死了也能閉上眼了,死了算了。」沒想到,這番話被我丈夫聽到了,他急忙上前耐心的勸解:「我們的家庭很幸福,孩子也很聽話,你心眼又好,不會死的,咱還得享福呢!」丈夫一番話使我不由得落下淚來。我期盼著健康、幸福的到來。

說來也巧,就在我生不如死之際,一位煉法輪功的親友到家來看我,並告訴了我法輪大法的神奇,還帶來了寶書《轉法輪》給我看。當時我想:反正我的頑疾已無藥可醫,學煉法輪功一分錢不要,死馬當活馬醫就試一試吧,就這樣走進了大法修煉。

親友走後,我將病弱的身體用枕頭正靠在床頭上,然後拿起了《轉法輪》看了起來。看著看著,看到了從書中發出五顏六色的彩光打到我的身上,只覺得一股熱量穿透我的全身。當時,我覺得身體很舒服,有點興奮,就這樣一口氣看了四十多頁,覺得有些困,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奇蹟出現,感覺全身輕鬆有力,像無病的人,隨之下地幹起了家務,還做好了飯菜。丈夫回來後,高興萬分:「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一看書就帶來明顯的療效,真是不可思議!」吃過晚飯,我又接著拿起這部「寶書」看了起來,不到四天時間,一本《轉法輪》看完了,我如夢初醒,不由得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真是相見恨晚。通過讀《轉法輪》,我明白了好多百思而不得其解的事兒。如:人為甚麼會有病,造成有病的原因是甚麼以及人活著的意義等問題。懂得了要想沒有病、沒有苦,要想使人的思想道德昇華到高境界上去,就必須走正法修煉的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從人類的泥潭中脫穎而出,返回到人類的本性上去,修出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法理明白後,我就急速的投入到修煉中。從此,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照師父對修煉人的要求,去努力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時時處處去體現一個對家庭、社會、國家有益的好人或更好的人。隨著學法修煉的深入,我原來所有的頑疾不翼而飛。從1997年學法煉功至今,我從未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支針,沒有去過一次醫院。而今的我紅光滿面,白裏透紅,走起路來,輕鬆快捷,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未體會過的幸福感。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是法輪大法救度了我,是偉大的恩師幫我淨化了身體,不然,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哪裏還有我和我們全家人的幸福和安康。

在修煉的初期,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及法輪的旋轉,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美景及元神離體的奇妙,也體悟到了法輪在小腹部位正、反兩個方向轉動的感覺,從而更加堅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和決心。

我從未見過師父,師父不要我一分錢,教我做好人、給我淨化身體,讓我的家再次有了歡樂,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是修煉大法的受益者和實踐者,大法好與不好,我們最有發言權。我們深深懂得: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偉大神聖的佛法,修煉大法對國家和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能夠得到大法的人才是世上最最幸福的人,這是我至今為甚麼還在堅定修煉大法的根本原因。我決心在這條路上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二、為了說一句真話,我被關進了牢獄

1999年7月,一時間,黑雲壓城,對大法的謊言鋪天蓋地,受當權小人江××嚴控的各大報刊、雜誌、電台、電視台等傳媒機構紛紛登場,散布欺世謊言,毒害了十幾億的百姓,億萬修煉中的好人被邪惡剝奪了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面對突入襲來的風暴,我對所謂民主法制的國家產生了懷疑。昨天,還在講國家不反對修煉法輪功,誰說政府要鎮壓法輪功那就是造謠;今天,政府操縱著整部國家機器在不遺餘力的打壓法輪功。我想: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師尊、這麼多人在做「真善忍」的好人,對國家和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為甚麼要非法打壓?為甚麼不走進我們這些受益者中來聽一聽、看一看事實真相。國家是人民的國家,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可悲的是卻被極個別的弄權者所控制。但我相信,國家一定會還他們的子民一個公道。因此抱著對政府的信任與希望,我決定進京上訪,就這樣於2000年10月的一天,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快車,只想說句真心話,告訴政府:大法和李老師是被冤枉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是被冤枉的,讓政府知道事實真相,糾正對大法和大法學員的錯誤打壓。

信訪局大門緊關,門外守著許多警察和神色不定的便衣。只要有人靠近信房門口,他們就會上前圍攻並大聲暴喊:「你們來幹甚麼,是不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不允許上訪。」「你是哪的?他是哪的?××地方的車呢?趕快把他們拉走……」叫喊聲連成一片。一會兒功夫,只見惡警們把來自不同地區的進京上訪的同修拉上了警車,往日人民的警察而今卻變成了可怕的暴徒,真不希望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可事實由不得人不信。

儘管如此,我仍然抱著一絲希望,大踏步的走上前,還沒等走近信訪門口,幾個年輕惡警上前問到:「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堅定的回答:「是!」我接著說:「我是為了說句真話來上訪的,大法是正法,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在大法中受益。為了讓國家全面了解我們才上訪的……」他們不由我多說,問是哪裏來的、姓名,我如實說了。這時,一位年長者走過來小聲對我說:「這位大姐,你趕快離開這裏,不然,一會兒來車也把你拉走了……」聽後,我並未害怕,心想:難道連說句真話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嗎?就在這時,幾個青年惡警將我拖上了車。而後,我被拉回原地關進了拘留所。

一進拘留所,感到陰沉沉的,這裏被拘禁的大多是社會上的違法人群(殺人犯、妓女等),沒想到守法公民竟然也被抓來「光顧此地」,有生以來我第一次為我們這個國家的未來而擔憂,為我們這一偉大的民族而悲痛……我被關的監室裏有兩個獄頭,只要一說「大法好」,他們就報告或大聲訓罵,隨後引來看守警察的懲罰,如坐板、面壁等。

在我被關押期間,每次都是戴著手銬提審,幾乎每天吃的是窩頭鹹菜,隔十幾天吃一回饅頭,二十幾天洗次熱水澡(每次每人只限約10分鐘左右),每天幹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每天供熱水兩次,每個人平均每次一小塑料杯。沒有言論的自由,沒有法律的保護,連上廁所都被約束(廁所在監室內)。

當時我想:我既然沒有機會將自己要說的話在信訪局講出來,那我就利用每次提審來告訴他們我的親身受益。記得在第一次提審時,我主動質問:「我是好人,為甚麼給我戴手銬?」一個惡警惡狠狠地回問:「你犯了法,國家不讓你們煉,你們為甚麼還上訪?」我堅定的作答:「我沒有犯法!上訪是每個公民應有的權益,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何罪之有?!我上訪的目地就是讓政府全面了解法輪功是正的,修煉的人都是好人。」接著我又講了許多大法的法理:如何做一個好人或更好的人,不能殺生、要重德……這番話,並未能喚起這些人的良知,他卻大聲訓道:「你再說,就給你加刑!」我說:「說實話是沒有罪的!為甚麼不讓說?」一警察說:「你們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說:「文化大革命將多少好人都打成反革命,而後都平反了,時間會證明一切的。」就這樣,一有機會,我就把自己親身體會以及大法中的法理講給他們。

在我關的監室裏有好幾個同修,對於其他被關押人員,他們對大法的了解只是從國家宣傳媒體中知道的那些謊言。在相處的日子裏,我們堅持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言行告訴他們大法是好的。不久,他們由憎恨、敵視的目光,變得同情與理解,並主動接近我們,保護我們。我們經常在晚上向其他在押人員洪法,他們很愛聽,而且還說出去後,也想修煉法輪功……

我在拘留所的四十多天裏,他們說我頑固,總想讓我的親人們幫助轉化,我知道他們的用意,沒有服從邪惡的安排,用正念正行抵制了邪惡迫害。在關押期間,他們每天叫我寫保證書,我不配合,心想:「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最終,我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被無條件釋放。

三、堅定正念,講清真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文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第三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因此,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打壓完全是踐踏憲法、侵犯公民人權的表現。可以說,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億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完全被剝奪了煉功健身的自由、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上訪講真話的自由、在一起學法交流的自由。大批敢於講真話的法輪功學員無辜被抓捕、關押、刑訊逼供、毒打折磨、勞教、判刑甚至被虐殺致死。許多幸福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如果我不是親身經歷,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出獄後,公安部門和當地610組織,並沒有真正還我人權自由,派人監聽家庭電話、監視我的言行。甚至610的人時常到我的家騷擾,並施以威脅。每逢遇到這種直面交鋒的情況,我都沒有因怕心去配合他們,而是發正念,並向他們洪法、講真相,使他們每次的計劃安排都沒有得逞。其中個別人對大法真相有了初步了解,態度有了轉變。這使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我對大法更加堅定。同時,一有機會我還向認識的、不認識的有緣人講清真相。一次,我遇到曾講過真相的鄰居跟我說:610的人找過她兩次,向她詢問我的近況,是否經常宣傳大法、經常出門等等。而她用她的方式保護了我,說我是一個非常善良、很好的人。610人員沒得到甚麼便走了。

我覺得,只要邪惡之徒不停止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我們就不能放鬆用正念揭露和制止迫害,就應堅持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師父在《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到今天為止,都應該更加清醒了。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的政治家,你們有常人的許許多多的能力,但是你們不是為了在常人中得到甚麼。大法弟子的修煉是為了在證實法中圓滿,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也在救度著眾生,使更多的生命在這次正法中能夠得度、得救。」作為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師父正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才配稱得起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修煉至今,雖然對大法的堅定之心從未動搖過,但是總感覺自己不夠精進,還有一些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如有時對情的執著,時不時的干擾著自己的提高,但我有決心和信心在今後的正法修煉路上,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