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8月13日】我最早從一位警官那裏聽說了小青(化名),因為散發法輪功真象資料,她於2001年被非法抓捕,五個月後被非法判三年徒刑。

關於小青,有許許多多的傳聞,在派出所、看守所、在監獄裏,那些曾關押過她的地方,人人都知道有個煉法輪功的小青。據說公安內部曾有令:做通小青的「轉化」,行政升一級,工資漲三檔。許多人都來試過,最後,一位警官無奈的說:我也沒辦法,除非把她打死。

幾年後,刑滿出獄的小青坐在我面前,平靜的講述了她的經歷:

我是被病痛折磨著走入大法修煉的。三十歲以前,我不知道甚麼是健康,有病亂投醫,只要聽說甚麼地方能治病,我就去試。哪裏辦班我都參加,甚麼氣功都去學,病卻總也不見好。後來,一位功友到四川學了法輪功,回來讓我們一起煉。

很快,我的身體好了,原來所有的病,再也沒犯過,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尤其重要的是,自己的心靈得到淨化,突然間,我明白了許多人生真理,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將來的路應該怎樣走。

法輪功的神奇功效一傳十,十傳百。那時我們在廣場煉功,許多人紛紛來學,開始只有十幾個,不到一年,增加到三千多人。後來我們到農村洪法,一個村子裏有三位老太太,全是駝背,不識字,根本看不了書,我們就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上了年紀的南方人,聽普通話很吃力,可他們照樣來,每天看一講。別人問老師講甚麼,他們就說:做好人,煉功。

一位老太太只看了三天錄像,駝背就伸直了,九天後我們開始教功。那些老太太真精進,每天幹十幾小時的農活,晚上七八點鐘吃完飯,扔下碗就來學。雖然不識字,話也聽不懂,可一天不落,早上煉功,晚上學法。一個月後另一位老太太駝背伸直了,三個月後第三位老太太也直了。

我們帶著三位老人去各處洪法,每到一地,她們都以親身經歷向人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神奇,許多人都來學,有些村子,男女老少,全都學法輪功。

那時多開心啊,看著一些老弱病殘的人走入大法,不久就紅光滿面、病痛全消。每天都有新學員進來,我們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人人都嚴格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是一塊真正的淨土,學員間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如同一個大家庭,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師父。

原以為日子就這樣過下去,學法、煉功、做好人,靜靜的,與世無爭。直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開始了,那時真的天都要塌下來。突然間,所有的槍口對准我們,所有的輿論壓向我們。怎麼會這樣?我們手無寸鐵,一無所求,不想要常人的權,也不在乎名和利,大家只想在一起學法、煉功,只想做好人,為甚麼要鎮壓?

我們到市政府上訪,希望我們的心聲能傳達給當權者。電視、報紙為配合上級的指令,昧著良心造假宣傳;公安、城區只顧抓人,而不管抓的人是好是壞。我們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功好,不但能使人身體好,對社會也是百利而無一弊的。可茫茫大地,沒有一個說話的地方。

只要上訪,就要被抓,只要公開煉功,就要被拘留。但我們還是去了,明知道會有甚麼結果,我們仍堅持去做。如果政府僅僅對學員的言行加以限制,我們是可以理解的,或許我們有哪個地方做得不好。可是,報紙、電台、電視台,連篇累牘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尤其是對師父的惡毒攻擊,我們無法接受。那是我們無比尊敬的師父啊,在弟子的心裏,師恩永生難報,怎能看著這些人造謠誹謗?

那時局勢有點混亂,大量的假經文流傳,在這過程中,一些人退縮了,但仍有許多人堅持下來。通過資料交換,我們了解了各地的情況,也逐漸明白了該如何去做。我們是大法的一粒子,在這特殊的時刻,人人都是負責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證實大法是好的。

2000年,我們的電腦終於可以上明慧網了,那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的家園,真高興啊,無法形容,就像黑夜裏有了一盞指路明燈,我們不再漂泊、無助、迷茫。我們買來了印刷機,開始打印明慧網上的文章,我們要讓身邊的人們都知道法輪功的真象,大量印製真象傳單。

我們印製了成千上萬的真象資料,白天發,黑夜發,城市裏每一個角落都有我們的資料。那時做得很順利,經常跟公安捉迷藏,他們十點伏擊,我們就九點出發。多次的全市大搜捕,不法人員都空手而歸。一個小賣部,是我們的資料發放點,公安也知道,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可我們照樣印,照樣發,沒有一點怕心,他們抓不到任何把柄。這個資料點堅持了好幾年。

講真象、證實法成了我們生活中的重要部份。2001年,我回家鄉探望父母,帶去了幾百份大法真象資料。離家十幾年,雖然不熟悉情況,跟當地的弟子也聯繫不上,我還是開始了發資料。

晚上,我到附近的居民小區,幾棟樓發下來,一家不落,沒碰見任何人,心想太順利了。我又到一個集市上,發完後手裏還剩下十幾張資料,這時想起剛才去過的居民小區好像漏了一個單元,就又轉回去,結果被伏擊守候的公安抓捕。

在派出所裏,我不斷的反思,怎麼會這樣?我一直做得很好,為甚麼回到家鄉,第一天就被抓?一定是哪個地方有漏,我正念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另一個城市,我沒有絲毫的怕心,也沒有顧慮,不怕抓、不怕打、甚至不怕死,甚麼事都沒有。回到家裏,看著年邁的父母,對我日夜牽掛,這份情放不下了,我感到了擔憂:千萬別在這裏被抓呀,我不想連累我父母。

師父說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 結果就這一念,我被捕了。落到這一步,我反而鎮定下來,不去想太多的後果。我暗下決心,要吸取教訓,堅持下去,不給邪惡任何機會。

在看守所,他們不斷地問三個問題:我是誰?資料從哪來?還有甚麼同伙?我說:「這些最好別問,我也不會說。如果你想知道法輪功有甚麼好,為甚麼要發傳單,我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你。」

法院審理我的案子時,提出為我請辯護律師,我拒絕了。我說:「這個律師如果他憑著良心說真話,為我辯護,會遭到你們的打擊報復,我豈不是害了人家?如果他不敢講真話,甚至和你們同出一氣,這種辯護對我有甚麼意義呢?」

我決定為自己辯護。在法庭上,我講述了自己的經歷,用親身的體會,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功好,我們是被無辜迫害的,媒體的宣傳全是謊言。最後我說:「今天終於有機會,站在這個講台上,當著政府官員和普通百姓的面,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儘管如此,我可能會身陷牢獄,但,無怨無悔。」

三個月後,一名法官去看守所找我,說:「案子明天宣判,關鍵是你的態度。」他問:「如果放你回去,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照樣煉。」他又問:「如果不判你刑,你還去不去發傳單?」我說:「發,還是要發,只要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我就要發。」

第二天,法庭聲稱我「破壞公共秩序」,判刑三年。

我被投入了女子監獄。在監獄裏,我對警察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們永遠也別想轉化我。」他們派兩名犯人監視我,我煉功,就把我綁起來。綁了兩天,他們拿我沒辦法,就不管了。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警察不斷的討好我,讓「夾控」幫我打飯、洗碗,在生活上處處關心照顧,我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給他們講真象,不要任何特殊關照。可只要我一煉功,她們就跪下哀求,那樣的可憐的模樣,我感到於心不忍。警官多次找我談話,他們承認大法好,但身不由己,希望我給個面子,只要不煉功,其他都好辦。

監獄裏的犯人每週都要做個人小結、思想彙報。我總是說:「在這一週裏,我堅持煉法輪功,因為我沒有犯法,我是被無辜關押在這裏的。」

每次輪到我發言,其他犯人都用佩服的眼光看我,他們都知道我要說甚麼,這個隊裏只有我一人敢跟警官評理。

一次監獄裏組織犯人觀看錄像,內容是對大法的造謠和攻擊,我抓起錄像帶就往地下摔,告訴大家不要相信,這些全是謊言,是欺騙,法輪功根本不是這樣,錄像全是沒有良心的人編出來的。

這一摔可不得了,驚動了上上下下,一幫警察衝進來,領導也來了,幾個人把我按倒在地,雙手反銬。一警官說,從沒有哪個犯人敢如此抗拒,簡直是造反。

幾個小時後,一名警察給我解手銬,可銬得太緊,怎麼也打不開,她說:「何必呢,你看多造孽。」我把雙手翻到前邊,手銬就開了。警官說:「怎麼回事?是不是你發功了?」

第二天,他們問我認不認錯,我說不認,他們就又把我銬在窗戶上,吃飯睡覺才放下。第二天我還是不認錯,警官說:「再不認錯就扣分」,我說:「我是被病痛折磨著走入法輪大法的,學法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我沒有錯,你要扣分,只好隨你。」警官又說:「你不怕扣分是吧?我馬上寫材料,讓法院給你加刑。」我說:「我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只是學法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散發傳單也是在我們受到迫害沒有地方說話的情況下讓人們知道事實真象,我沒有破壞公共秩序。你是執法人員,請你遵守法律。」

從此,監獄裏的警察對我異常關心,犯人每天做早操,我可以不做;身體不舒服,可以在房間休息,不用幹活。還經常問我想不想家,要不要請父母來探望等等。

刑期將滿時,監獄長叫我寫一份總結,說是每個被釋放人員必須履行的手續。我甚麼都沒寫,她說:「你可以不提法輪功,只要寫在這幾年裏,我們待你如何?」我說:「我不想寫,雖然你們沒有虐待我,但我被無辜關押在這裏,失去了三年的自由,我不會為此感謝你們。」

監獄長問出去後有甚麼想法,我說:「反正工作也沒了,隨便找口飯吃吧,不過,我還要煉法輪功,還要出去講真象。」

出獄那天,市政法委派車來接我,並告知將給我安排工作。我說:「安排工作可以,不過,你不能讓我寫甚麼不煉功的保證;其次,不能限制我的自由,不能派人跟蹤我。」市政法委答應了,安排我到一家賓館的餐廳工作,我說不行,煉功人不能殺生,這工作我幹不了。後來又安排我到一家酒廠,我說也不行,煉功人不喝酒,聞不了酒味。最後,他們安排我到一個公園當售票員。

出獄後,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師父的新經文,我一連看了三天三夜。三年了,與外界的完全隔絕,我沒能拿到任何經文,如今看著師父一篇篇的講法,我淚如泉湧。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啊,他心裏一直裝著所有的弟子,我一定要加倍努力,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小青講完了她的故事,問我還有甚麼問題。我說:「僅僅發了一些資料,就坐牢三年,你後悔過嗎?」

「沒有,一分鐘也沒有」,小青回答,神色嚴肅、堅定。

「7-20以前,我總覺得自己修得不精進,悟性也不好,心裏很著急。7-20開始時,也是看別人,他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後來我漸漸明白,修煉的路沒有參考,沒有榜樣。我始終相信一點,只要堅信大法,緊跟師父,這條路一定是光明大道。我要對得起師父,要用行動證明我是一個精進的弟子。」

我又問小青:「你怨恨那些抓你判你的人嗎?」

「沒有,我不恨任何人,」小青回答。「我覺得他們可憐,我比他們更幸福,因為我是明白了真理、有師父照看的人。」「你想想看,他們雖然有不錯的工作,有自由,有特權,可活得多累!為了名,為了利,為了情,甚至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在爾虞我詐、陽奉陰違中度過,未來卻是一片迷茫,沒有人能把握自己的命運,晚上睡下不知明天能否醒來,多可憐啊!」

「別人常問我法輪功有甚麼好,我總是說:法輪功讓我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更重要的是,讓我有了一個輕鬆愉快的生活。」

「現在,我每天都向別人講真象,逢人便說,見人就講。一些人對法輪功不了解也不想聽,我就告訴他們:我是剛從牢裏放出來的,因為煉法輪功被判了三年。這句話總引來許多人的驚訝,然後我就開始講真象。」

此時,坐在我面前的小青,眼睛望著遠方,神情寧靜、安詳,無法想像她剛剛從監獄裏出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