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的一面復活


【明慧網2004年8月7日】昨天晚上愛人(大法弟子)突然跟我說:「你不是問我昨天晚上夢見甚麼嗎?我一直在猶豫著告不告訴你。」我感到愕然。「我夢到一個可怕的景象: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你,一個躺著;一個站著。站著的‘你’背後還有幾個人,正在一起迫害那個躺著的‘你’,我走近一看,那個躺著的‘你’臉色蒼白,很難看,已經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了。我想過去拉你一把卻很難,像被死死的阻礙著……」

我震驚了!多可怕的夢!我「自己」在參與迫害「自己」?

「你得好好想想,悟一悟。我想那個參與迫害的‘你’是後天觀念形成的‘你’。你自己悟悟!」愛人接著說。

我沉默了,腦海裏浮現出兩個「我」的一個個鏡頭:
- 每天早晨一醒來,迷迷糊糊中有一個說:「趕緊起來煉功!」一個接著說:「算了,睡足些精神會更好,才能更好的工作!或者晚上煉也行。」
- 想學法時,一個說:「得抓緊點,看進去!」一個說:「還有家務事那麼多,這個事,那個事,等處理完再學也不遲呀!」
- 發正念時,一個說:「得集中精神,心存正念。」一個說:「還有些收尾事,就差一點完成,推遲些發也沒關係。」
- 講真象時,一個說:「碰到有緣人可不能放過,能講多少就講多少!」一個說:「算了,他(她)們可能聽過了,那麼多大法弟子在做,別人都比較會講,再說我還有其它事情呀!」
- 做大法工作時,一個說:「得多做點,自己承擔多些,其他大法弟子都很辛苦!」一個說:「反正有那麼多大法弟子,也不缺我一個!」
- 有時想寫一些揭露邪惡的文章,一個說:「要趕緊寫,曝光邪惡的罪行。」一個說:「那麼多高水平的大法弟子都寫了不少,就我這水平,還是算了,別班門弄斧啦!」
……就這樣,兩個對立的「我」在這幾年中互相矛盾著,有時甚至於相互爭鬥,致使我在痛苦中掙扎,最後按最終戰勝的「我」行事。

太可怕了!原來我一直還把這個後天形成的觀念當成是真正自己的思想,在不知不覺中。屈指一算,得法至今足足七年了,而我還這麼不精進,一直被後天觀念帶動著,從而分不清真正的自我……正如師父在《為誰而存在》中所言:「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人一向認為這種使自己不加思考,卻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動搖的念頭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

如果這後天觀念變得很強,那麼他就會反過來支配人真正的思想與行為,這時人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呢,現代人幾乎人人是這樣。」

我驚醒了!我怎能再這樣稀裏糊塗的被後天觀念所支配、所侵蝕、所迫害呢?記得打壓以前我可比現在精進多了,後來從勞教所裏邪悟出來以後,雖然意識到嚴重的後果,並用心去彌補,但仍遠遠不夠 。在被迫害的一年多裏,雖然真正的「我」一直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在這七年中一直沒有放棄過修煉,但在被強制洗腦中,也被摻進去很多不好的東西,被思想業力和後天觀念帶動得不知所以,層層的發烏的骯髒的念頭將純淨的自我包裹得嚴嚴實實。一個正念一出,就被思想業力、各種執著心、後天觀念衝擊著,有時像有黑浪滾滾之勢。當然正念很強的時候,邪惡甚麼也不是,真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就像我想寫出這篇文章,我的念頭一出,今天就會有各種繁瑣事礙著,甚至於意想不到的。但我不能像過去那樣順從它的意思,一耽一擱,最後念頭逐漸淡化而不了了之。我就是要寫出來,曝光那個後天觀念形成的「假我」,將這場反迫害從裏到外進行到底,讓自己神的一面復活!

最後以師尊在《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的結尾與同修共勉:

「尤其從這場迫害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冷靜了,越來越明白了自己在幹甚麼,正念越來越強,意識越來越清楚。不但我不擔心這些事情了,我看到大家的狀態就高興。(熱烈鼓掌)這批生命真正明白了,已經是由自己正念主宰著自己的生命了,而且是在正法中修煉的生命,明確自己要走的路,明確自己生命存在的目標和意義,了不起。所以從現在這個情況看,我不擔心甚麼啦,我也知道越往後做下去大家會做得越好。證實法中很多辦法都是你們自己想出來的,很多困難都是你們自己解決的。在證實法中,你們在想著如何能夠做好證實法這件最偉大的事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思考著共同的事,大家互相配合著,也在互相研究、探討、爭論中拿出好的辦法。不管怎麼樣,這也就是大法弟子獨特的修煉方式,歷史上還從來都沒有過。(鼓掌)

今天呢,是復活節,神的復活!(熱烈鼓掌)我不多講了,借助今天的這個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復活吧!」

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