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被證實迫害致死十九人(圖)


【明慧網2004年8月5日】根據明慧網資料統計,在剛過去的7月份,又有19例無辜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致使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增加到1016人。

* 7月份有19例虐殺案從中國大陸傳出

7月間,有1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其中11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被害死於2004年內,有3位死於剛剛過去的7月份。

19例虐殺案分布在11個省和直轄市:吉林4例,遼寧3例,山東3例,黑龍江2例,河北、北京、四川、廣東、湖北、湖南和重慶各1例。其中有退休人員、農民、職工、教師等。

其中年齡最長者是湖南省衡陽縣欄壟鄉泉口村78歲的周德宏;年齡最低者是深圳市南頭中學34歲的女教師王曉東。50歲以上的老人8人,佔42%;婦女12人,佔63%。

在7月份報導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普遍的存在著嚴重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多人遭到非法抄家、綁架和經濟勒索。他們普遍遭受到各種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和強制洗腦「轉化」,經歷了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和當地公安及610強迫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殘酷迫害。

*丈夫被虐殺,妻子受株連被非法勞教

吉林省長春市幸福鄉光明村十社姜勇,男 ,46歲。他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綁架、非法拘留,以至勞動教養,遭受酷刑折磨;五年來,姜勇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得有家難回,流離失所。不法之徒還株連無辜,濫立罪名的把他不修煉的妻子非法勞動教養一年。

2004年4月13日,姜勇和其他幾名功友被長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綁架,遭受了慘絕人寰的迫害,被送到鐵北看守所,因傷勢過重,4月22日送長春公安醫院,5月26日他又被送到鐵北看守所繼續迫害,於7月4日被迫害致死。在這期間家屬一直要求見人,但警察都不允許。

據目擊者稱,姜勇遺體頸部有勒痕,前胸後背有多處青紫塊,二目圓睜,翻動遺體時口溢血液,肛門墊著衛生紙。當有關人員想拍幾張紀念照時,被看守所警察野蠻制止,警察推搡、撕扯甚至撕打家屬。

鐵北看守所不法人員害怕惡行被曝光,為推脫罪責,造假欺瞞,掩蓋事實真象,欺騙家屬說是突發病死亡。

姜勇在被綁架前,身體強壯,有超人的體力,身高1.70米,結實魁梧,修煉後沒患過任何疾病,是人所共知的車軸漢。這樣一個壯漢在被綁架僅僅80天裏,就被活活害死。口中溢血是內傷,這是最基本的常識;頸有勒痕,身體青紫是外傷,已不容置疑;肛門部位墊衛生紙,並且不讓拍照,有著不可告人的迫害手段。看守所說是突發病死亡,那麼心裏沒鬼、拍照害怕甚麼?!

第二天,再見到姜勇遺體時,口內溢血已被處理掉,身上青紫塊已不明顯,停屍室內擺著酒精、藥用棉等藥用品,現場已經被破壞,這完全暴露了鐵北看守所企圖毀掉罪證,掩蓋罪惡,推脫罪責的目地。

*身心飽受摧殘,陳鳳林含冤而死

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鄉北苑村陳鳳林,男 ,51歲。他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去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1999年12月他被非法抓進朝陽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個月後又被轉到村委會繼續迫害半個多月。回家後他受到嚴密的監視,警察經常跳牆上房或破門闖入家中騷擾他的正常生活,他被迫流離失所數月。

2001年1月他被當地派出所610辦強行關押在朝陽綠色家園,準備送洗腦班,在這期間他在精神上受到了殘酷的迫害,血壓突然增高。有關人員怕承擔責任,把陳送到了醫院搶救,出院以後他便失去了自由,就連大年三十在家包餃子都要兩名警察看守著,走親訪友也跟著。由於陳鳳林堅持信仰,2001年7月31號被派出所、 610辦公室強行送洗腦班。2003年7月不法之徒們企圖第二次送他去洗腦班,由於他堅決抵制沒有服從,不法之徒們曾十幾次到家威脅,並派人每天輪流看守著,直到年底。

在這種長期關押和精神迫害的環境下,使他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陳鳳林終於在2004年7月7日在醫院去世。

*七月份三名教師被虐殺,陳至立在非洲被起訴

在7月份的19例虐殺案中,有3名女中、小學校教師。她們分別是:

遼寧省建平縣馬廠鄉中心小學優秀教師李廣珍

◇遼寧省建平縣馬廠鄉中心小學優秀教師李廣珍,女,52歲,其丈夫周喜榮是馬廠鎮中學英語教師,夫妻二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員抄家、關押、毒打,被勒索罰款。2002年10月份夫妻二人又被公安不法人員綁架關押,2003年3月份二人被非法判刑三年,李廣珍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被迫害到最後也不能吃東西,骨瘦如柴,於2003年10月份被保外就醫,於2004年6月18日離開人世。其丈夫周喜榮目前正在瀋陽東陵監獄遭受折磨,生命危在旦夕。

◇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吳家山四中學校教師李智,2002年去北京上訪,被綁架迫害,其丈夫是勞動局幹部,受邪惡宣傳的影響,配合610辦公室經常惡性毒打她,2002年盛夏李智在醫院含冤去世。

廣東省深圳市南頭中學34歲女教師王曉東

◇廣東省深圳市南頭中學34歲女教師王曉東,2000年依法進京為法輪功鳴冤上訪,於 2000年4月29日被非法關進深圳南山看守所,遭受任意毆打、凌辱和捆綁,戴35公斤重的腳鐐。於2003年7月在深圳市南山看守所絕食四個月後被迫害致死。她丈夫劉喜峰也是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而失蹤至今。據說他們的兒子劉響(音)被送往深圳的孤兒院,今年11歲。

江澤民的親信陳至立在2004年7月17日在坦桑尼亞展開為期四天的外交訪問。7月19日,一群國際人權律師正式在坦桑尼亞起訴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陳被指控「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該起訴令人矚目的是,陳至立7月19日在坦桑尼亞被傳喚親自到庭應訴。這是一連串法輪功學員起訴不法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親自出庭。

2004年8月3日,坦桑尼亞首都Dar Es Salaam的法官作出了對法輪功學員有利的決定。隨著法官做出的決定,為刑事訴訟確認資格的民事訴訟已告結束,等待啟動的刑事訴訟得到了綠燈放行。據法輪功學員的委託律師介紹,接下來刑事訴訟所需的多名控方證人已經到位。

* * * * * * * * *

每一個案例都是一筆血債,每筆血債都是一條繩索,善惡有報,欠債必還,昭昭天理在制約著一切。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筆血債,都將被償還,這一天不會久了,海外的法律訴訟便是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