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蜀水悲風起 天理公道正人心(二)(圖)

四川法輪功遭受迫害紀實綜合報導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一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自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吉林首次面向社會傳出,短短幾年,使千百萬修煉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歸正,給社會帶來了新的生機和希望。如今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經注入全世界60多個國家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一億多人心中,各國授予法輪功的褒獎已逾一千。目前僅台灣一地就有30萬法輪功修煉民眾。

四年前,江澤民出於強烈權力慾和妒嫉,於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開始了全面的公開迫害。江氏一夥完全知道,鎮壓迫害這樣一群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領域、人數眾多、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的群眾團體,不僅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而且也會招致國際社會的不滿。為了給非法鎮壓製造依據,江氏集團操控所有國家輿論工具蓄意誤導和造謠栽贓法輪功,在謊言掩蓋下對法輪功群眾進行了四年多的瘋狂迫害和虐殺,迫害之廣遍及全國。

本報導旨在揭開散布在中原大地的謊言,真實、客觀地報導發生在四川省的迫害事實,使公眾對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百姓的殘酷迫害。

* * * * * * * *

一、霧都曙光──法輪功傳授班兩次在四川重慶舉辦(圖)
二、法輪功修者日眾令江澤民惶恐不安── 4.25事件真相
三、虐殺遍中原 巴山蜀水冤案多 ──79名四川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四、善良百姓慘死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下(圖)
五、重慶血案──25名重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居全國直轄市之首(圖)
六、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警察當眾強姦重慶大學女學生震驚海內外(圖)
七、野蠻灌食 十多名四川法輪功學員遭殘殺(圖)
八、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罪惡累累 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摧殘(圖)
九、謊言連篇難遮天 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圖)
十、天理公道正人間 人心歸正迎春天

* * * * * * * *

(接上文)

五、重慶血案──25名重慶法輪功學員被虐殺居全國直轄市之首

中央直轄市重慶市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充當著直接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四年中25名重慶法輪功學員被虐殺,居全國直轄市之首。這些善良人被迫害、虐殺,僅僅因為他們堅持「真善忍」信仰,不願說假話,堅持把自己在法輪大法修煉中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告訴人們。這種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民的迫害,是對人民說真話權利的野蠻剝奪,是對人類真誠、善良、寬容的道德觀念的挑戰,迫害中直接助長了假、惡、暴的社會惡習。

* 暗殺與殺人滅口 重慶望江廠兩位女職工遇害

徐慧娟,女,60多歲;張能秀,女,50多歲,同是重慶望江廠職工。徐慧娟於2003年4月29日夜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惡人推下懸岩摔死。張能秀因揭露同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徐慧娟被殺害的事實,自己也於2003年5月被謀殺。

據明慧網2003年5月15日報導,徐慧娟於2003年4月29日夜去廠區宿舍樓發放真相資料,當夜附近有人曾聽到抓扯聲,隨後聽到「咚」掉下懸岩聲,第二天人們發現徐慧娟的遺體倒在樓房背後的陰溝內。知情者說徐慧娟是被惡人推下懸岩摔死的。

知情人透露,徐慧娟跌落的溝並不深,有少許水。徐慧娟經常出去,從沒出事。她又熟悉地形,不可能掉下去,掉下去後也不會摔死。因為有人5、6點聽到掉下去的聲音和呻吟的聲音,所以懷疑徐慧娟是遭惡人謀害。

消息說,徐慧娟的親屬早上9點左右才被通知徐的死訊。親屬發現,徐慧娟左臂骨折,眉毛處有一點發青,兩鞋脫落溝內。事發後,當地居委會催促其家屬趕快火化處理。

再看明慧網2003年6月7日的報導,張能秀(音):女,50多歲,住重慶望江廠。2003年4月25日,望江廠大法弟子徐慧娟因發放真相資料被惡人推下懸岩摔死後,惡人以誣陷的手段故意將真相資料放在徐慧娟遺體的胸口上拍照,然後在工廠電視上大肆播放造謠,說徐慧娟是去發法輪功資料自己摔死了。針對這個謊言,張能秀主動到當地有關部門(包括派出所),並向一些群眾揭露徐慧娟是被害致死的真相,使邪惡之徒感到恐懼,為了封鎖消息,想出了一個「殺人滅口」的陰謀──由村組居委會出面請張能秀參加外出旅遊活動,張能秀答應了參加旅遊活動,自此便不見了身影。事隔多日(大概2003年5月15日前後),鄰居聞到從張能秀家中飄出難聞臭味,才發現張能秀早已死於家中。

這時,邪惡之徒又故伎重演,採用栽贓陷害的方法,用「自殺升天求圓滿」的謊言欺騙群眾。自殺不是圓滿,法輪功學員張能秀明白這一法理,她絕不會自殺。她的死為甚麼恰好在揭露了徐慧娟被害真相後發生?為甚麼在她揭露了徐慧娟被害真相後居委會要那麼「熱心地」請她去旅遊?對張能秀不明不白的死去,當地有關部門是如何作出鑑定並作出處理的?

重慶望江機器製造總廠電話:023-67101754
傳真:023-67101794
地址:重慶江北郭家沱
郵編:400071
重慶望江廠保衛科:023-67110110/67110865
重慶江北郭家沱派出所:023-67100948
重慶市公安局
單位地址:重慶市臨江路
單位電話:023-63844756

* 優秀女列車員遭警察毒打致死

徐雲鳳,女,47歲,重慶鐵路客運段列車員,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積極主動,深受同事、旅客好評,成為單位每年的優秀列車員。2001年,徐雲鳳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轉送單位。後來走脫,從此流離失所,溶入全身心講清法輪功真相中。

徐雲鳳到遂寧講真相被遂寧警察綁架,非法關押於遂寧看守所長達數月。期間,因不放棄修煉,被看守所長期毒刑拷打,肋骨被打斷。後被非法關押於重慶洗腦班。

2003年4月底,徐雲鳳家人突然接到重慶洗腦班電話,說徐雲鳳4月29日「自殺身亡」。徐雲鳳家人去看徐雲鳳時,令人十分驚奇的是:徐雲鳳的遺體化了妝。家人要求走近徐雲鳳看看她的身體,警察堅決不許徐的家人靠近徐,當天即強行火化。

沙坪壩區公安分局指揮中心(23-65313309)一男警日前承認徐雲鳳是被他們送走的,並稱後來的事歸政法委、610辦公室負責。沙坪壩610辦公室(23-65368663)一男警對記者詢問徐雲鳳的死亡原因表示沉默。沙坪壩區洗腦班(23-65500578)一男性人員則表示不能回答記者的問題。

無獨有偶,家住重慶市豐都縣平都路59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向學蘭。1999年7月20日後她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被當地610之徒監視、騷擾,被非法抄家5次以上,多次被非法綁架關押。

2001年3月29日警察陳雄輝等人將向學蘭誘騙至縣公安局後將其非法綁架至豐都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因向學蘭堅持信仰,不屈服邪惡的淫威,在監獄中堅持修煉,2002年5月11日被凶殘的管教抓住撞牆,2002年5月12日因傷勢過重含冤離開了人世。

參與洗腦迫害的有關人員是:牟新春(政法委書記)、陳雄輝(公安局一科科長)、羅永忠(綜治辦主任)、余正蓉(教委)、陶芬(水上派出所)、高××(縣人民醫院院長)、龍××(宗教局局長)、郎××(宗教局)。

* 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獄警強制灌入不明藥物 導致兩人死亡

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隊隊長楊明一貫以陰險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她指使戒毒勞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因為戒毒勞教人員都很怕她。兩名重慶法輪功學員周成渝和王積琴先後被迫害慘死。


周成渝

周成渝,女,1946年9月9日出生。周成渝當時只是腳上長了幾顆疥瘡,楊明就藉機要給周成渝「治療」,強行灌藥、輸液,長達一個多月。每次輸液後,周成渝全身浮腫,肚子像冬瓜大,胸部特別難受,坐、睡不能。周成渝跟勞教所醫生提出藥物反應強烈,所醫卻堅持打針、輸液 。後來,周成渝無法進食,生命垂危,楊明叫了兩名戒毒勞教人員強行將其背出送往外面就醫。在醫院周成渝說:「我呼吸困難,肚子裏輸的液太多,壓迫到心臟難受。」楊明就是不聽,導致周成渝因輸液淹息心臟而死。


王積琴

王積琴, 女,29歲。在體罰、毒打、身體嚴重損傷的情況下,楊明說王積琴有心臟病、高血壓為藉口進行「關心」,強行灌藥。指使七、八個吸毒犯人對她強制灌入不明藥物,王積琴被折磨得當場休克過去。為了推卸責任,勞教所將生命垂危的王積琴送回家。回家後王積琴一直吐血、便血、胸悶、氣喘咳嗽、嘔吐、腹瀉、腹部劇痛,胸部以下嚴重浮腫,四肢無力,不能入睡。2002年9月23日含冤去世,年僅29歲。

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對此極力封鎖消息,還把知情的法輪功學員單獨關押了幾個月後,又送到四川楠木寺勞教所進行迫害,企圖長期封鎖消息。此外張洪泉等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遭到這種陰毒的「關心」。

主謀: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隊隊長楊明

* 銅梁縣610與當地醫院串通殺害原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張方良

原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48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方良,於2001年10月6日在重慶市銅梁縣城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到銅梁縣看守所,遭到8個月的酷刑虐待,致四肢浮腫,腿不能站,手不能寫字,仍不屈服。2002年7月3日到7月7日之間,銅梁縣610人員將張方良送進銅梁縣醫院,強行注射不明藥物,7月8日,當家屬趕到醫院時,張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不能辨認親人,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認識。銅梁縣610人員不得不在當天放張方良回家,張方良於次日7月8日早晨7點死亡。


張方良

張方良被迫害致死後,靈車停在計劃生育辦公室門外(其妻在此工作,本來打算將靈堂設在這裏)不准進入。那正是賣菜的高峰期,一賣菜的農民問:「誰死了?」「副縣長死了。」一圍觀群眾答道。菜農哈哈大笑說:「吃老百姓吃多了,該死!」另一圍觀者說:「不是這樣的,他可是一個清官,下鄉不吃不拿農民的,挽起褲子下田同農民一起幹活,吃會議伙食都自己繳錢,不收紅包……」菜農難過地說:「你說的是張方良管農業的副縣長吧,他是好人,是清官。」

一位在行政單位開小轎車的司機說:媽喲!榮昌縣唯一的一個清官被害了,那些貪官反而沒事。

一位老奶奶勸說哭得悲痛欲絕的張方良的母親:「你別哭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兒子不白死的,害死你兒子的人天理不容。」

張方良於1997年底任榮昌縣副縣長。1998年初有緣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得到淨化,身患多年的乙肝病不治而癒,終於擺脫了折磨他長達23年的疾病痛苦,並且明白了 「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的真理,從本質上得到了改變和昇華,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他身為法輪功學員和領導幹部以自己的所能與條件為全縣人民無私奉獻。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潔。他身居要職不收紅包、拒吃請、不揩公家油的事蹟在當地群眾中廣為流傳,有口皆碑,贏得眾多讚譽。然而正當他準備為全縣人民做更多貢獻的時候,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遭到了鋪天蓋地的無端迫害。在高壓面前他只能在背地裏修煉,內心苦惱萬分。耳聞目睹了江澤民及其一夥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的一樁樁殘酷事實,特別是江一夥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事件」栽贓陷害法輪功,作為一名以「真、善、忍」為準則的修煉者,他幡然醒悟。講清真相,揭露迫害,不能讓罪惡再延續了。他毅然走出來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向被謊言所毒害的世人講述法輪功遭受迫害的事實。

2001年10月6日他在重慶市銅梁縣城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開始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市公安局,後轉移到銅梁縣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他直面高壓迫害,不屈服。即使在他身心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他仍向能接觸到的一切人講真相、揭露江一夥的罪惡,堅定地維護「真、善、忍」。在2002年6月這最後的一個多月裏,不法之徒對其迫害不斷升級,使他身體遭到嚴重摧殘,手已不能寫字。

在他請人代筆轉交給家人的最後一封信中,親屬發現他將有被迫害致死的可能,於是於7月3日趕到銅梁縣看守所。在親人強烈要求下才得以看到被非法關押8個多月之久的他。當時看到張方良是由看守所的四個犯人抬出來接見的。他四肢浮腫,不能站立,行動不便,手不能寫字,但思維清晰,能大聲說話。親屬以張方良生活不能自理為由提出取保候審的要求,通過據理力爭,銅梁縣政法委副書記劉安學說,我們已電話向市裏報告此情況,市裏等我們報書面材料。在家屬的催促下,劉安學說當晚將書面材料發傳真到市政法委,要求親人等候通知,因為7月6號、7號兩天是週末要休息。7月8日,張方良的親人再次到銅梁縣政法委等候答覆時,早有預謀的不法之徒已將張方良轉移到銅梁縣醫院,給身體已被嚴重摧殘的他戴上手銬,並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當家屬趕到醫院時,張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對其在場的親人已不能辨認,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認識了。看到這種慘狀,其妻悲憤地對銅梁縣政法委「610」的人說:「我的人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任」。在場的銅梁縣政法委副書記劉安學心虛地表白說:「你們可以去查處方,我們用的是‘最好’的藥」。在藥物還有部份未輸完的情況下,銅梁縣政法委「610」的人急忙拔掉藥瓶,慌忙催促其家屬把人接回家去,並前後警車監控跟隨。到榮昌縣城後,榮昌縣政法委書記王臣志出面交接後,雙方人員匆匆離去。

張方良被接回家後,思維有過短暫清醒,能分辨家人,但呼吸困難,只說耳鳴厲害,且說話困難。家人見其呼吸困難逐漸加劇,於當晚11點鐘左右將其送往榮昌縣人民醫院搶救。次日早晨7點在輸液過程中張方良慢慢停止了呼吸。醫院出具的死亡診斷證明結論是:肺部感染、心力衰竭、呼吸衰竭。


榮昌縣人民醫院出具的死亡診斷證明

其妻在萬分悲痛中將情況告訴榮昌縣縣長李啟松,要求主持公道,調查解決此事。但得到的答覆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不管」。隨後緊接著縣委派人出面做工作,要求儘快火化,並要求將靈堂設在縣殯儀館,不能設在縣計生委。而且還在當日電話發出通知副局級以上幹部不准去悼念張方良,並且在靈堂外有公安人員監視把守,使人們不敢前去悼念。榮昌縣有關部門還蓄意製造出張方良是「自殺而死」的謠言。

* 重慶市通用集團公司 「青年標兵」羅向旭在永川監獄遭非人摧殘

明慧網2001年12月26日報導,法輪功學員羅向旭今年30歲,他原來是重慶市江北區通用廠職工(現重慶市通用集團公司)。修煉後他是一個生龍活虎、性格開朗、身體健壯的小伙子,曾多次被評為「優秀團幹部」、「青年標兵」,是個公認的好人。

羅向旭因堅修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後,他的親人在2001年12月23日見到他時,發現他行動緩慢,步履艱難,目光呆滯,表情木訥。對親人的呼喚許久竟未反應,眼睛視物不見,這樣一個虎背熊腰的小伙子被折磨得人已完全脫形。在如此寒冷的冬天他只穿了件薄薄的內衣和囚衣。家人問他毛衣和羽絨衣怎麼沒穿?一旁的警察狠狠地盯住他說:「今天有太陽,曬一曬。」羅向旭甚麼也沒說,家人忍不住拉著他抱頭痛哭。

據悉,永川監獄非常邪惡,對法輪功學員動用了殘酷的手段。他們想使法輪功學員屈服,對羅向旭採取了令人髮指的酷刑。晚上不讓其睡覺,單獨關一個房間與世隔絕,幾個不法之徒同時反方向擰他的手,一個個地反方向地扳他的手指叫其寫「轉化書」。更惡毒的是禽獸不如之徒採用最下流無恥的方法對他進行性侵犯。

2001年9月26日,家人去探望羅向旭時,人雖然被折磨得黑瘦,短短三個月內,勞教所就把一個好小伙子折磨得生命危在旦夕,連送去的東西都只能由其他人拎著。

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公開電話:023-63846756
重慶市江北區看守所電話:023-67853061
重慶市江北區公安分局電話:023-67851566 重慶市江北區公安分局指揮室 023-67851111
分管局長:王松軍
一科電話:67850579科長 蔡堡陸 幹警: 劉小東 淦世惠 李穎
重慶市江北區政法委喻書記
重通用集團黨委辦公室
保衛處: 處長: 冉其國 何水富 電話: 023-67661364
石馬河街道:023-67612997 書記:楊裕克 綜合治理辦公室:潘勇
居委會主任 潘鳳
石門派出所:023-67658054/67938119 指導員:孫明俊 幹警 高亮 李勤

* 警察綁架田怡成並毆打其懷孕臨產的妻子

田怡成是重慶市江合集團的職工,2003年9月24日上午被北碚區悅來鄉、復興鎮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

警察到該廠宿舍去綁架田怡成時,他的妻子因為已有身孕且臨近產期,就不讓警察綁架田怡成。兇惡、無人性的警察竟對其妻大打出手。此舉引起了當地群眾的公憤,紛紛譴責警察的這種惡行,要求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並擋住警車不讓開走。但警察不顧群眾的正義呼聲,強行將田怡成夫婦非法綁架。

由於田怡成的妻子臨近產期,又不是法輪功學員,當日下午被放回。而田怡成卻被非法綁架到北碚區黨校,至今情況不明。

人們很難想像二戰時納粹德國集中營中發生的種種慘劇竟然還會在當今中國大陸發生。我們呼籲所有善良正義的人們共同制止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

* 重慶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惡人名單

重慶市不法人員利用非法手段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包括非法抄家、監視、洗腦、非法綁架和關押、株連親屬,直接或利用監管犯人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以下是部份責任單位及的個人名單:

(一)渝北公安局和江北女子勞教所
渝北公安局:陳大明、李茂海等;
江北女子勞教所二中隊惡警:王秀渝、羅川梅、所長王某;
受惡警唆使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人員:袁中慧、陳群、鐘志、司昌梅、鄧方玲、陳永利、葉蘭英、楊勤、袁泉。

(二)重慶市沙坪壩區民政局等單位
重慶市沙坪壩區民政局局長;
重慶市沙坪壩區新橋軍幹所正所長:徐躍奇;
重慶市沙坪壩區新橋軍幹所副所長:胡小義;

(三)沙坪壩區政法委、「610」等
陳彬(音) 男 曾任重慶沙坪壩區委政法委書記;
彭剛(音) 男 重慶市沙坪壩區政法委 副書記,主管迫害法輪功;
龔×× 男 沙坪壩區610辦公室主任。電話:(023)65368663(辦);
李鳳久 男 沙坪壩區610辦公室成員,沙坪壩區洗腦班主任。電話 :(023)65500578{辦};
鐘燕 女 願重慶沙坪壩區教委主任,現任沙坪壩區副區長;
羅忠原(音) 男 重慶市沙坪壩區黨委辦公室副主任 電話:(023)69055568(辦) 教委;
賴明才 男 重慶市沙坪壩區教委副主任,主管迫害法輪功。電話:(手機)13983136062;
馮仲婭 女 原任重慶市小龍坎高級職業中學黨委總書記兼副校長,現任重慶市雙碑中學校長。 電話 (023)65303965
黃有敦 男 原任重慶市小龍坎高級職業中學校長, 現任重慶市一棉中學校長。
張秀明 男 重慶市 小龍坎高級職業中學副校長。
劉×× 女 重慶市沙坪壩區新橋派出所戶籍。 傳呼95968 ──43910
陳文力 男 原重慶市 鳳鳴中學校長。

(四)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
陳 真: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隊長 30多歲
艾小榮: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隊長 30多歲
黃 燕: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隊長 30多歲
楊某某: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隊長 30多歲
嚴某某: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隊長 30多歲
以上幾個是專門指使犯人整治、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魁禍首,並策劃洗腦。
胡濤:南岸公安分局,經常帶領警察非法抄家等。
李勇:男,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管教,經常指使勞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葉華:男,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管教,此人多次毆打法輪功學員,並授意勞教人員實施迫害。
陳俊峰:男,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管教,此人多次毆打法輪功學員,並授意勞教人員實施迫害。
蘇 燦:女,重慶茅家山勞教所中隊長,此人長期授意和縱容吸毒勞教人員毆打、折磨法輪功學員,以達到「轉化」目的。
楊 明:女,重慶茅家山勞教所中隊長,此人以所規、隊紀為藉口,授意並縱容被勞教人員採取非常手段折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譚青雲:重慶茅家山勞教所管教隊長,此人不遺餘力配合各大隊、中隊長,對法輪功學員採取體罰、關禁閉、威脅、恐嚇等手段進行迫害,以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
吳小川:女,重慶茅家山勞教所管教隊長。在隊長的授意下縱容吸毒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並不遺餘力給進行「洗腦」。
田小海:男,西山坪勞教所教育大隊大隊長,三十歲左右,多次指使手下惡警及吸毒勞教人員打罵折磨法輪功學員,搞強迫「轉化」。
陳折炳:男,西山坪勞教所教育大隊教導員,四十歲左右,多次參與並組織手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辱罵,並成立嚴管組以專門用來迫害意志堅強的法輪功學員,此人為惡人之首。
劉 華:男 二十多歲 西山坪勞教所教育大隊一中隊中隊長 多次參與並組織手下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辱罵。
李忠全、葉樺:西山坪教育大隊警察,多次參與毒打辱罵法輪功學員並指使或暗示吸毒勞教人員毒打辱罵,積極搞「轉化」。 
李立新:男,三十來歲,重慶市沙坪壩區石景坡派出所警察,多次綁架抓捕法輪功學員,雙碑地區許多法輪功學員均是被其抓入魔窟的。
張開福:男,四十八歲,綦江縣公安局一科科長,從1999年7月開始就一直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竟有一百多人次,是直接指揮者。
楊 柳:男,縣局一科警察現已退休,參與指揮、迫害綦江地區法輪功學員。
謝 強:男,縣局一科副科長,曾指使綁架法輪功學員王中林。
趙和平:男,縣公安局局長,負責簽發、指示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工作。
肖克勤:男,四十二歲,縣公安局副局長,指使下屬對劉必靜、趙家芳、王中林進行綁架、抄家等。
孫文波:男,趕水鎮派出所所長,對綁架法輪功學員負直接責任。
江宗華:松藻派出所警察,進行非法抄家。
胡 松:公安一科警察,負責收集、整理材料,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張其勇、古勝學、馮永慧、向曉莉、王吉鳳等負有直接責任。 
熊永貴:男,五十五歲,松橋派出所民警,毒打法輪功學員、用體罰方式實施迫害。

六、白鶴林看守所警察當眾強姦重慶大學女學生 震驚海內外

明慧網2003年6月2日報導,重慶大學28歲女碩士研究生魏星豔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抓捕,2003年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遭警察當眾強姦。事後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強制灌食插傷了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處於生命垂危之中。

魏星豔1997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本科,曾在四川省星球律師事務所工作兩年,1999年到2001年,魏星豔就職於中國較大的電力設備企業──河南許繼集團,之後考入重慶大學高壓直流輸電與仿真技術專業,讀研究生。魏星豔的父親魏明倫是四川郫縣九州春曲酒廠工人,其母黎曉英是四川省內江市資中縣雙河鎮人,現就職於廣東省鶴山市雅瑤增兆鞋廠。認識魏星豔的人士說,魏星豔身高1.65米左右,重慶大學的研究生。

2003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重慶大學的法輪功學員在校園內放汽球掛條幅,重大當即封了全部校門進行清查,並將所有懷疑對像非法抓捕。其中有魏星豔、女、28歲,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她在2003年5月11日被抓後,連續幾天被送到沙坪壩區610辦公室非法審訊,每次她都向非法審訊她的人講法輪功的真相。

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叫來了兩個女犯人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魏星豔高喊:「我是大法弟子,你們無權這樣對我!」這時竄進來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豔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豔正告惡警:「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

從那以後,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強制灌食並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目前已處於生命垂危之中。5月22日奄奄一息的魏星豔被送進重慶市西南醫院,由許多便衣(610警察)日夜看守,以便盤查、跟蹤、抓捕去探視的人。

針對魏星豔被警察當眾強暴的惡性案件,沙區公安局不但不查處犯罪警察,反而一再追查、抓捕報案的人,撕下了「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面紗。警察不抓壞人卻抓好人,由此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江氏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迫害一群只為煉功做好人的善良百姓,把中國的社會治安狀況破壞到何種程度。

在「魏星豔事件」曝光後重慶610、公安伙同重慶大學,一方面極力掩蓋事實真相,一方面瘋狂抓捕重慶法輪功學員。

* 重慶610非法綁架數十名法輪功學員

「魏星豔事件」曝光後,引起了國際上善良人們的關注,紛紛向重慶有關單位詢問、了解,要求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這使重慶沙坪壩區610非法組織萬分恐懼。沙區610組織為查清是誰把魏星豔事件的消息發往明慧網而成立了專案組,限期從8月1日起一週內破案。該專案組把重慶大學作為查案的重點,並進駐重慶大學,把重大校園的所有有線電話和無線通訊全部監聽控制了起來。

8月1日上午,沙區610組織開進重慶大學,一輛掛著外企牌照的白色加長型依維柯汽車,用來監控校內通訊,對議論該事的教職工進行非法抓捕。該車裝有全套對有線、無線通訊進行監聽、控制的先進設備。8月3日晚,沙區610在重慶大學校園內抓捕了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都是該校教職工,其中有2、3位教授。

在此之前,6月15日凌晨一點鐘左右重慶610對家住沙坪壩區和市中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突然襲擊,當夜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家中遭非法綁架,有兩個真相資料點遭破壞,對在家的法輪功學員也採取了更加嚴密的監視、跟蹤措施。

* 重大被正式通知統一口徑 涉案及知情警察全部被調離

6月30日,來自重慶的最新消息說,重慶沙區白鶴林看守所強姦28歲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豔的警察及其他知情警察已全部被調離原崗位,去了永川監獄。參與抓捕魏星豔的沙區610組織大部份公安人員也被調離沙區,以避風頭。消息人士指出,610警察正在極力掩蓋。

消息指出,自魏星豔的情況在海外曝光後,610警察嚴密封鎖消息,一方面將魏星豔秘密轉移,一方面正式通知重慶大學統一口徑:「對外一律不承認有魏星豔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或高壓輸變電專業)」,封鎖魏星豔在重慶大學的所有檔案資料,並在重慶大學網站上刪改魏星豔所在的「高壓直流輸電與仿真技術」專業有關的資料。

重慶大學從黨委辦公室、610辦公室、保衛處到研究生院果然都口徑一致地對記者斷然聲稱「沒有魏星豔這個人」。而記者卻從西南政法大學辦公室(23-65382275)得到證實,魏星豔確實是重慶大學的學生;從白鶴林看守所(23-65313586)處得到證實,該看守所確實關押了魏星豔,該看守所一男警還承認看守所曾強行給魏星豔灌食,並透露魏星豔後來是「被沙坪壩分局(的警察)弄走了」。

事實上,魏星豔就讀專業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人們習慣稱為「高壓輸變電」專業。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是重慶大學的王牌專業之一,該專業在魏星豔他們這一屆共有二十幾個學生。

610警察為了掩蓋其罪責還威脅重慶大學師生員工,說魏星豔的事到此為止,一概不准談論和打聽。據知情者指出,凡是打聽魏星豔消息的人都成了當地610警察抓捕的對像。

* 魏星豔同宿舍女生全都突然不知去向

「魏星豔事件」曝光後,與魏星豔同住一個宿舍的女生和同住一層樓有半層樓(一層樓的半邊)的女生突然不知去向,已不在學校,該專業也停課了,她們原住的宿舍也人去樓空。據悉,她們已被610組織秘密控制在其它地方。

* 重大副校長在海外承認迫害政策

明慧網2003年12月7日報導,近日中國重慶大學副校長在美國著名沃頓(Wharton)商學院舉行的中美教育座談會上被提問時,公開承認該校法輪功學員會因為其信仰而失學,引起強烈反響。

12月3日晚,由中國教育部組織的中國大學校長代表團在美國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與中國學生和學者在沃頓商學院座談,交流對中美教育的看法。因在讀女研究生魏星豔在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被員警當眾強姦一案而為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重慶大學,其副校長張四平是出席沃頓商學院研討會的二十位大學校長之一。

此次討論會上,一名與會的沃頓商學院博士生向張四平核實海外媒體廣泛報導過的該校學生因為信仰原因被休學的事情,張四平矢口否認說:「這種情況是沒有的,我們大學不會因為信仰問題使人休學,」但他隨後又加了一句,「除了法輪功。」

當其他與會者問到,「除了法輪功?」「為甚麼‘除了法輪功’?」「法輪功不是一種信仰嗎?」張四平意識到說漏嘴了,連忙改口否認,「啊,不不,法輪功也沒休學,法輪功也沒休學。」最後,這名沃頓商學院的博士研究生向校長們說:法輪功學員是修煉真、善、忍的,確實沒有必要因為信仰和修煉的原因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與會的大學校長們紛紛表示,「我們知道,知道。」

一家華語電視台在現場對座談會進行了全程採訪。

七、野蠻灌食 十多名四川法輪功學員遭殘殺

江澤民集團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放棄修煉竟不惜一切,用盡古今中外之滅絕人性的殘酷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和摧殘。野蠻灌食只是其中之一。據不完全統計至少十多名四川法輪功學員慘死於野蠻灌食。

野蠻灌食採取的手段包括:特意用粗管子、特別是髒管子給法輪功學員灌食,並反覆使用,管子故意不塗潤滑油或潤滑粉,多次插管,從一個鼻孔插入抽出,又從另一個鼻孔插入,過程中,故意反覆抽拉皮管,導致絕食者巨痛,噁心、嘔吐、劇烈咳嗽;撬嘴直接灌食,強行將學員捆綁起,在試圖掰開嘴唇和撬開牙的過程中,受害者的嘴被撕裂、牙被撬掉、喉頭嚴重受傷。這種野蠻灌食方式,很容易將水、食物等強行灌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有的法輪功學員當場被灌死;灌高濃度鹽水、粘稠玉米糊、辣椒水等。有的因膠管插入氣管窒息而死。

* 成都六旬工程師因煉法輪功遭酷刑、灌食致死

方顯智,男,61歲,四川交通廳內河勘察設計院工程師,家住成都市太升北露33號2幢1單元4號,屬東順派出所管轄。因煉法輪功在成都市第一看守所內遭酷刑、野蠻灌食,於2001年2月2日迫害致死。

2001年1月18日,「610辦公室」命令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搜捕法輪功學員,方顯智在次日被綁架入獄,非法關押於成都市第一看守所(寧夏街186號)。1月31日,該看守所突然通知方的家屬去寧夏街附近的一所醫院接人。當家屬趕到醫院時,方顯智已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看守所的警察叫其女兒在釋放證明上簽字,其女見入獄前健朗的父親現被折磨得慘不忍睹,拒絕簽字。回家後方顯智於2月2日早上去世。

據看守所內部人士透露,方顯智入獄後看守所強迫其放棄法輪功,遭到方的拒絕。於是看守所警察唆使牢房的牢頭強迫方顯智在寒冬天氣赤體露天遭受用冷水慢慢淋的酷刑,長達40多分鐘,並對他抽打耳光。

為抗議看守所的非人折磨,方顯智開始絕食。絕食幾天後,看守所警察對其進行了一次強行灌食。灌食後回牢房方顯智開始嘔吐、氣緊。後來只有一口氣時才被抬送醫院。方顯智的死亡消息傳來後,勞教所稱死因是「腎衰竭」。

成都警方命令對方顯智的死亡消息嚴密封鎖,禁止其家屬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方顯智的追悼會布告不准貼到外面去,進出院子的人都要受到盤問檢查。警方還派人去監視追悼會場,非法威逼參加者登記,並跟蹤盯梢前來悼念的群眾。

* 煉功得康復的黃麗莎被成都看守所野蠻灌食、灌藥致死


黃麗莎

黃麗莎,女,35歲,四川省峨眉市人。2002年8月22日黃麗莎被成都市青羊區蘇坡派出所非法關押至成都看守所,黃麗莎8月23日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後被強行灌食、灌藥、輸液,因藥物反應,致使吐血、便血,看守所仍不放人,2002年10月17日,黃麗莎在成都市青羊區醫院(燈籠街)去世。事後看守所副大隊長劉麗娟馬上組織在押犯人做假證說「此人放了」。

黃麗莎,1968年1月28日出生。高中學歷,楊村鋪煤礦人事科聘用幹部,四川峨眉山市龍池鎮,身份證1999年7月20日後被公安機關無理沒收。

黃麗莎因小時患有關節痛,又因婚後孕葡萄胎,醫院疑是癌症,四處尋醫,治療無效。1996年出差樂山、沙灣,有緣得遇法輪功。她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經過一段時間修煉,身體出現了神奇,病沒有了,皮膚白裏透紅,親朋好友見到她都說像17-18歲的小姑娘。

黃麗莎只想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體會告訴人們,隨法輪功學員一道赴京(2次)、省府(1次)上訪,向當政者講明「法輪大法好」。由於她堅持說真話,一再表明要煉「法輪功」,被單位開除黨籍,不給安排工作。被峨眉山市公安局非法抓去拘留所2次,於2000年6月不明不白地押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非法勞教。2001年7月遣返回峨眉拘留所,8月送回本單位。她堅持不寫保證,單位對她實行了每天24小時監管。她回礦時,體型消瘦、面無血色,全身長滿了紅色疹子和膿瘡,臉部還留有被打過的傷痕,家人和好友看到說,人家不就煉功健體、做好人嘛,怎麼把姑娘折磨成這個樣子,真缺德啊!

黃麗莎是8月22日被非法抓進郫縣看守所的,進去後黃麗莎絕食抗議,被強迫灌食、輸液,9月上旬被送往青羊區醫院,每天也是從早上開始輸液,一直輸到晚上,直至死亡。

黃麗莎2002年10月17日早上7點多含冤去世。頭天晚上一直聽著她氣管卡著痰(灌食所致),很難呼吸,手上還戴著手銬,腳上還戴著腳鐐,旁邊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也是如此。看守所警察還罵黃麗莎打攪其睡覺了。他們在黃麗莎躺在床上就要不行了的時候,還動手打過她。給她輸液的護士也經常打黃麗莎,因為絕食抗議太久,血管都找不著了,氣得邊打邊罵。黃麗莎去世的前幾天,護士在迫害她時,麗莎還說了一句話,「不管你們怎麼整我,我都不會怕你們的!」從9月中旬以後,她基本上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那是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看守所眼睜睜地看著人不行了,也不放人。黃麗莎死時,醫護人員也未做任何搶救,幾分鐘後就送去火化了。這就是江××流氓集團及其爪牙的「人道主義」 ──對被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地火化!

* 四川省邛崍市婦幼保健站黨委書記廖朝齊慘遭酷刑最後在野蠻灌食中喪生

廖朝齊,女,57歲,原四川省邛崍市婦幼保健站黨委書記。於2002年10月3日晚十點多被大邑縣公安局虐殺了。驗屍發現,廖朝齊右手內側被銬成血肉模糊,雙側肋骨多處骨折,尤其右側第5-7肋完全骨折。直接殺害廖朝齊的兇手是大邑戒毒所張所長與刑警大隊長周文才。

9月25日凌晨4點過,廖朝齊在大邑親戚家被非法抓捕。刑警大隊長周文才對她拳打腳踢,她左邊臉上留下了很大一團青紫傷痕,那是拳打留下的。後又把她雙手反銬在牢房地釘上36個小時,不准解便、睡覺、喝水、吃飯。廖朝齊開始絕食抗議,被關押到四川省大邑縣戒毒所,期間惡警曾強行捆綁給她輸液。10月3日中午,已絕食8天的廖朝齊被強行灌食,戒毒所張所長叫警察用手銬把她「大」字銬在刑具鐵柵上,他不但指揮手下人,還自己動手毒打廖朝齊,用手一把抓住廖朝齊的頭髮仰面朝天地猛扯向窄於人頭的兩鐵條中間。中午灌了一小會兒未灌進去,下午接著灌。17:30左右,聽張所長嗥叫拿辣椒麵和鹽、拿鐵器撬嘴,好幾個人強行用各種慘毒的手段摧殘折磨她。這時,一些在門口看的吸毒女開始哭泣。一個吸毒女說:「太殘忍了,沒看見這麼凶殘的人。」

過了很久、很久,聽人小聲驚呼:「昏過去了!」兇手殘酷折磨廖朝齊長達2-3小時,從17:00多到天黑了很久,直到她完全昏迷過去。聽去給她灌食的吸毒女說,到醫院她曾甦醒過來,據說還遭了毒打死去。當時聽警察欺騙說已經把廖朝齊放了,她家屬把她接回去了。當時有幾個人目睹從始至終的過程,為了不久她們能活著出面作證,暫時不寫出她們的姓名。

廖朝齊,一個心地善良、純正無私、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好長輩,好幹部,好同事;她是真正為國家、為民族前途未來而捍衛真理、不畏強權的優秀中華兒女。 廖朝齊走了,走得那樣匆忙,帶著遺憾,帶著未了的心願離我們遠去……她說她要回到家鄉邛崍去,那裏有她牽掛萬分的親朋好友、同事、鄰居,那裏有她的丈夫、兒女們用心血建立的家……她說她要回去向他們講清真相……可是大邑、邛崍市的兇手卻奪去了她寶貴的生命。

* 死於野蠻灌食的四川法輪功學員至少還有:

辜興芝

辜興芝,女,64歲,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人。辜興芝於2002年4月2日被警察非法綁架,後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辜興芝絕食抗議迫害,遭野蠻灌食一個月,10月4日早被送到醫院搶救,晚上含冤而死。

胡明全,男,63歲,重慶市江北區三鋼廠退休工人。2000年12月1日上京,7日家屬被通知領屍體,家屬到吉林省懷德縣醫院見了屍體,兒子質問醫生父親是怎麼死的,醫生說是高血壓,兒子說父親沒病,後經知情者說是被從鼻子灌食窒息而死。

龍崗,女,33歲,重慶銅梁縣安居鎮糧站職工。為抵制迫害,她絕食抗議,遭重慶五里店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野蠻強行灌食,至肺部穿孔,於2002年11月6日死亡。

繆群,女,28歲,四川達州市渠縣農民。2000年元月,繆群因赴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和自己的切身體驗,被公安押回渠縣,關押在當地拘留所。她為了爭取合法的學法煉功環境,開始絕食。公安用塑料管插入她的胃部進行灌食。在灌食過程中,公安錯將管道插入她的氣管和肺部,不久,她便氣絕身亡。


劉志芬

劉志芬,女,60歲,四川成都崇州人,遭崇州市看守所強行灌食灌水折磨時,牙全被撬鬆,喉嚨、食道被插壞,含冤離開人世。親屬們要為此事討回公道,警察便叫囂:「都送到火葬場去了,你們去找江澤民去吧!」,並當即強令將屍體火化,

一群只為煉功做好人的善良百姓,卻遭到殘暴恐怖的血腥迫害。令人髮指的還有,四川省達州市洗腦班和資陽大堰勞教所竟對法輪功學員灌屎灌尿,侮辱人格。


王旭志

* 四川省成都市法輪功學員王旭志,男,30歲,四川省成都市自來水公司車隊駕駛員。98年得法後視大法為自己的生命。為講真相被判以重刑。先後被非法拘押在成都駐京辦事處,遣返回來後非法關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後來未經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密判一年半勞教,被送往資陽大堰勞教農場。

王旭志在關押期間,堅持絕食150多天,用生命向政府進諫。令人髮指的是,在勞教所幹警的授意下,200多名被勞教的流氓、地痞等社會渣滓曾圍打王旭志整整一天;王旭志絕食抗議,竟被強行灌下屎和尿。由於經受長期非人折磨,王旭志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為推脫罪責,放王旭志回家「保外就醫」。2000年8月5日晚,王旭志離開了人世。

王旭志在工作單位、在領導、同事們心目中口碑極好,他寡言少語,工作優秀,是家中唯一的獨子。

此外,據明慧網2003年11月26日報導,四川省達州市不法之徒非法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關押洗腦,最近更是採用種種手段進行迫害,據一位從洗腦班裏出來的法輪功學員透露說,現在使用的迫害手段非常邪惡,對於非常堅定、無論如何都不肯屈服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灌屎灌尿,逼迫脫光衣服跑圈的卑鄙手段進行強制「轉化」。

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的直接慫恿下,中國警察竟然幹出這種人性滅絕的事來,可見這場迫害已經瘋狂到何種地步。這是一場直接針對善良無辜百姓的滅絕人性的迫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已經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將面臨法律的制裁和道義的判決。

(待續)